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好好的在你的肚子里
    晨微从来都不知道ben竟会这么喜欢孩子,如果早就知道……她一定不会因为这样的事和ben吵架。

    ben的要求从来都不多,他一直都陪在每个人的身边,不动声色的帮助每一个人。

    晨微摸了ben的头发:“我离不开你……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这句话让ben心脏一缩,ben直起身子看着晨微:“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晨微还想说些什么,有光闯进来,迷了她的眼睛。

    她隐约听到ben的声音:“晨微,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这都不怪奕森和小溪……我们是朋友……”

    晨微想要握紧ben的手,可是有什么在拼命地往回拉扯。

    “不要……不要……”

    ben……我不要离开你……

    晨微骤然睁开眼睛,就对上乔弈森憔悴的脸。

    “你醒了。”

    晨微还没有从刚刚的场景中回过神来,她一时间没有回答乔弈森的话。乔弈森看着晨微清醒,提起的心却丝毫没有放下。

    晨微醒了,阮小溪却现在还在急救室中抢救。孩子是肯定保不住了,乔弈森担心的是阮小溪的身体。

    阮小溪身上的血都像是要流尽一样,乔弈森不敢再回想刚刚一手血腥的样子。

    晨微忽的想起刚刚ben的话: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她环顾着房间,ben……你真的在么?你在我的身边对么……

    乔弈森看到晨微不安的样子,以为他是再担心自己的孩子,勉强的安慰道:“你放心……孩子没有什么事……他好好的在你的肚子里。”

    乔弈森不由得就想到他和阮小溪的孩子,这个孩子那么小……那么虚弱……

    都怪他,都怪他没有能够保护好阮小溪。乔弈森恨不得把自己吊起来狠狠抽打,他不但没有能够救得了ben,也没有能够好好保护了他们的孩子。

    晨微这才看向乔弈森,她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的谅解乔弈森,她一想到ben……是因为帮助她才会死的……就没有办法控制住心里的愤恨。

    可昏迷前阮小溪身前的大片血迹还深深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她沙哑着嗓子问:“小溪怎么样了?”

    乔弈森的声音里满是痛苦:“她还在急救室里……现在还没有出来。”

    阮小溪的手术已经进行了长达九个小时,这九个小时是乔弈森人生中最难熬的九个小时,他看着急诊室门前明明灭灭的灯光。忽然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阮点点。

    前几天医院那边传来了消息,阮点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脱离了生命危险,只是还没有清醒而已。

    这是最近一段时间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了,如果这个时候阮点点再出一些什么事情,乔弈森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就无法支撑下去。

    宋舟鸿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他明明没有什么权势手段,却用自己的卑鄙把他的生活搞到现在一团糟的地步。

    绝对要找到他,把他揪出来,将他碎尸万段。乔弈森咬牙切齿的想。

    晨微看着已经黑暗下来的天色,又看了看床前的表:已经这么久了么?阮小溪竟然还在急诊室之中么?

    晨微脑海中不由得涌现出一个恶毒的想法,要是阮小溪也死了……那样乔弈森就能体会到他现在的痛苦了吧……他明明也应该体会一下自己现在的心情的。

    “我们是朋友啊……”

    ben的话忽然在晨微耳边忽然响起,唤回了晨微内心低的那一点的善良。

    晨微似乎突然回过神来,她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阴暗的想法?

    为什么会有这种变态的念头?难道因为自己的不幸,就要要求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要陪她不幸么?

    ben的脸出现在阮小溪的脑海之中,他仿佛对自己说:阮小溪和乔弈森是他拼了命才救下来的人,难道你作为我的爱人,不应该代替我继续保护他们么?

    乔弈森不知道晨微为什么会突然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他愣愣的看着晨微,生怕晨微接下来还会有什么自残的行为。

    晨微慢慢的抬起头,对上乔弈森的眼睛,乔弈森这才发现晨微的眼睛又恢复了以往的清明,虽然那里面还是有无法抹去的悲伤,但是他终于有变成了那个他所认识的晨微。

    晨微:“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乔弈森被晨微这句话戳中了心窝,他脸上带了点痛苦:“孩子已经……已经……”

    乔弈森心头渐渐涌出来点黑暗的愤恨,很久他才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没有保住。”

    晨微这才知道刚刚自己的行为在失控中也伤害了乔弈森和阮小溪。ben其实并不是乔弈森和阮小溪杀害的,最多只是因为保护他们而死。

    如果反过来,乔弈森肯定也会不顾一切的帮助他们,只不过……只不过……这次遇到的队友太过变态阴险了。

    晨微想起来阮小溪的孩子,心里涌出来大量的自责,她一开始也是非常期待这个孩子的出世,她还记得自己的脸贴在阮小溪肚皮上的时候,那小小的胎动。

    晨微鼻头涌出酸涩,她对乔弈森说:“对不起。”

    乔弈森是没有办法责怪晨微的,虽然他们的孩子离开是因为晨微,但是在当时当时激动的情绪下,每个人都没有保持清醒。

    而且晨微失去的……是她此生最为重要的爱人。

    乔弈森喉头滚动:“没关系。”

    逝者已去,就让他们好好安息吧,与其在这里纠结呢些已经过去的事情,还不如好好担心阮小溪的情况。

    晨微坚持要走出病房,在急诊室门口等待阮小溪度过冗长的危险期,就算乔弈森坚决反对,晨微也还是固执己见。

    她要在阮小溪被推出病房的一瞬间,告诉她自己不应该把所有的责难推脱在他们的身上。

    如果要这么追究责任的话,她一开始和ben大吵一架,放任ben一个人深入敌营,也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