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对不起有什么用!
    晨微哭了很久,乔弈森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一点点宣泄自己心中的痛苦。

    渐渐的,晨微的哭声小了,她温柔的看着怀中ben身体的一部分。

    “ben……你知道么?我爱你。”

    乔弈森心中剧烈震动,痛失爱人之后的绝望,第一次这么深刻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那种悲凉无法抑制的传进乔弈森的内心。

    乔弈森开始无法控制的愧疚自责,前段时间才刚刚被压抑下去的念头又开始疯狂涌起。

    晨微终于站起身来,她看着乔弈森的眼睛,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乔弈森似乎也没有想到晨微竟然会这么快的恢复清醒,他不能告诉晨微,ben死的是有多么惊心动魄,是有多壮烈。

    “我在调查的时候发现的。”

    晨微尖锐的开口,她的声音几乎撕裂乔弈森的心脏:“不可能!”

    乔弈森看着晨微,这个女人对她的眼神里有着无法掩盖的仇恨:“乔弈森……你告诉我真相……我是ben的妻子,我有权利知道一切。”

    乔弈森:“我说的都是真的……可是在调查的时候惊动了宋舟鸿,他才知道我已经调查到了这个消息。”

    乔弈森没有办法告诉晨微真相,真相实在太过残酷,残酷到绝对能够摧毁这个女人的内心。让她对这个世界只有仇恨。

    晨微盯着乔弈森看了很久:“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一想到ben已经死亡的事情,晨微就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颤抖,她不知道怎么才说出这样的话来:“ben怎么可能会死呢?”

    她忽然发狠的揪住乔弈森的衣服,眼神憎恨:“为什么你要让他帮你?你自己的事情为甚么自己不能解决好呢?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向他求助?!”

    阮小溪听到楼下争吵的声音,她不知道乔弈森到底和晨微之间发生了什么,她看得出这段时间乔弈森对晨微的态度并不正常。

    阮小溪在楼上待了很久,她听到晨微崩溃的哭声,她能隐约听到晨微尖锐的声音,可是却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她想了很久决定还是下楼去看看,她实在是不放心乔弈森的状态,毕竟乔弈森这段时间各个方面的状态也并不算是太好。

    阮小溪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走下楼梯就听到晨微歇斯底里的质问和责难。

    “为什么你要让他帮你?你自己的事情为甚么自己不能解决好呢?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向他求助?!”

    “为什么你总是一次次的求助于他?为什么你要把他一个人扔在那个阴暗的地道之中?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阮小溪愣在楼梯上:“什么?”

    阮小溪的声音吸引了晨微和乔弈森的注意。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满脸煞白,阮小溪张开嘴,很久才发出声音:“你们在说什么?”

    乔弈森没想到阮小溪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现在晨微已经把ben离世的悲痛化成了攻击性。她会口不择言的伤害身边任何一个人。

    晨微已经被ben的小溪逼得发疯,她现在不希望任何一个人能够好过,她怨毒的开口。

    “你不知道么?阮小溪……ben死了……”

    “ben他死了……”晨微每每说出一个字,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在剧烈抽痛。

    但是明明已经痛到无法呼吸,她还是要执拗的说出口,她的小腹已经开始剧烈的抽痛。晨微的身体素质不错,这个ben的孩子来的虽然突然,但是他却在晨微身上牢牢的盘住了根。

    可哪怕是如此,也经不起晨微这样折腾。

    “他死了……因为你们。”晨微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就像是一个疯子,一个胡乱控诉朋友的疯子,但是她控制不了自己。

    实在是太痛了,太痛了。

    只要一想到ben已经不可能在出现在她的身边,她就心痛的几乎要炸裂掉。

    “因为你们的任性,因为你们的肆意妄为……因为你们之间的矛盾……”

    “是你们害死他的!是乔弈森和阮小溪!”

    不……不是这样的……

    她不是想说这些话的……

    晨微大脑突突胀痛,她流着泪嘶吼的喊出这样的话来,她没有办法不把ben的死因推在乔弈森和阮小溪的身上。

    她知道自己应该恨得人是宋舟鸿。可是她现在没有办法找到他,没有办法接触到他,她必须让自己的疯狂的憎恨有一个发泄口。

    阮小溪踉跄两步,ben……死了么?

    那个总是会笑着帮乔弈森解决那么多看起来无法解决的问题,笑的张扬放肆,会一直一直陪伴在乔弈森身边的挚友……

    他死了么?

    阮小溪忽然想起来那天在地道中的时候,要不是自己身体不适拖了后腿,ben怎么会死?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恍惚痛苦的神色,尤其是在看到阮小溪虚浮不定的步子的时候,他心中一紧,他向阮小溪走过去。

    乔弈森没有办法去反驳晨微的话,在他心中他也是害死ben的一个帮凶,他太过依赖ben的帮助,他甚至把ben当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他忘了ben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也有自己的而生活,也有自己的妻子爱人。

    他总是在需要帮助的时候对ben伸出手去,却不知道ben到底经历了什么。

    阮小溪内心中的痛苦自责喧嚣而上,要不是他一开始落入了宋舟鸿的圈套……怎么会发生之后这么多的事情?

    她想起来在船上的时候,也是因为自己,才让ben落入宋舟鸿的手中,那铁棒落在ben的身上的时候,骨头断裂的声响是那么刺耳,可ben却没有任何的怨言,甚至还笑着安慰阮小溪说不痛,难道真的是不痛的么?

    “对不起……对不起……”

    阮小溪的眼泪一点点的涌出来,其实并不需要晨微的话的刺激,阮小溪只要知道ben去世的消息,就能因为自己的愧疚把自己逼入绝境。

    “对不起……”晨微看着阮小溪的眼泪,她冷声说:“对不起有什么用?ben再也不会回来了……他再也不能听得到了……”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