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已经答应为你生个孩子
    晨微看着怀中的手臂,她想骗自己这是假的,和ben经历过那么多的大风大浪,每一次都是在觉得不可能生还的时候,ben都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这次怎么可能不是那样呢?

    可是晨微又对ben身上的每一处那么熟悉,没有人可以欺骗她,怀中的这个手臂无异于就是ben的。

    她曾无数次睡在那个男人的怀中,被他的手臂环绕,那个柔软有力的肩膀,现在……

    晨微看着怀中早已经僵硬的死肉,她把自己的脸埋进那个人的手掌:“你摸摸我啊……你摸摸我……我是晨微……我是晨微……”

    晨微哭的几乎无法呼吸,她把ben的手放在自己小腹:“你摸摸他……你摸摸他……他是你的孩子……我已经答应为你生个孩子……我们现在已经拥有他了……”

    “我们再也不会吵架……我再也不会说出让你去死这样的气话……”

    “ben……我求你不要这样吓我……”

    晨微死死抱着ben的手臂,忽的想起来些什么,眼神中露出一点的癫狂:“奕森……乔弈森……”

    “你肯定是藏在他家……一定是在他家看我现在狼狈的样子,只是想让我乖乖听你的话……”

    晨微抱着ben的手臂,跑出房门,ben的血染了她身上干净的衣服,屋外ben的手下看到晨微狼狈跑出来的样子,心口不由得一窒。

    “大嫂……你这是?”

    ben手下原本的心腹这个时候走过来,他知道晨微前段时间去医院确诊怀孕的事情,现在晨微这样乱跑动,是对孩子和自己都没有任何的好处的。

    晨微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现在阻拦她的人,她现在一定要去找乔弈森,一定要问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ben怎么会被砍断手臂呢?

    他可是神啊。

    晨微挥开了所有人,她大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没有想到其他的东西,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从自己的住所到到乔弈森家门口,晨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去的。

    她拼了命的敲打乔弈森家的房门。

    乔弈森今天总觉得心神不宁,他做了一个梦,阮小溪全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之中,他从梦中惊醒总觉得今天的梦是有所预兆。

    所以他今天并没有出门,留在家中陪伴阮小溪。

    两个人正窝在厨房中,他们刚刚吃过了早饭,乔弈森正陪着阮小溪洗着水果。

    疯狂的敲门声想起的时候,乔弈森和阮小溪都是一愣,随后就听到了晨微在屋外的叫喊声。

    她的声音沙哑凄厉,像是从地狱底端蜿蜒出来的一样。

    乔弈森下意识就觉得不对劲,阮小溪抬起头看着乔弈森:“是晨微?”

    阮小溪大概也是不知道晨微为什么会这么疯狂,他看着乔弈森,有些不知所措。

    不详的预感从心底蔓延,乔弈森稳了稳心神,他对阮小溪笑道:“估计是ben的事情,你去屋里等我……”

    阮小溪也会是非常迫切的想知道关于ben的事情,但乔弈森都开了口,她也就只能点点头,洗了手回房间去了。

    敲门声还在继续,乔弈森咬咬牙,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就看到满身都是血迹的晨微,最让乔弈森感觉震撼的还是晨微怀中的那条手臂。

    “你……”

    乔弈森也没想到会看到一副这样震撼的画面,他看着晨微怀中那条手臂,毫无疑问,这是属于ben的。

    晨微看着乔弈森,满脸都是绝望得疯狂,她死死抓住乔弈森的手臂:“奕森,奕森……”

    “ben是在你这里么?”

    晨微的话说完,就开始向乔奕森的身后看过去,下意识的追寻那个不可能存在的身影。

    乔弈森看着那条青紫的手臂,指尖颤抖,他看着晨微,终于还是瞒不住了么?

    晨微眼神中全是偏执的狂热:“奕森,你告诉我……ben他没有事……他没有事……”

    乔弈森知道晨微这是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她没有办法去接受ben不在了的事实,乔弈森死死盯着ben的手臂,没想到宋舟鸿竟然这么丧心病狂,就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

    乔弈森的心中涌现出无法控制的杀意,他深吸一口气,他抓住晨微的肩膀,直视晨微的眼睛。

    “晨微……”

    乔弈森其实是不想说出这个事实的,他的眼框也开始微微发红。可是……这样又能瞒多久呢?ben的手臂已经被送到了晨微的眼前,如果不能尽快找到宋舟鸿的下落,下次邮过来的又会是什么呢?

    晨微只是不敢相信而已……但是她心里真的不清楚ben……现在生还的几率是多少么?

    “ben他……”乔弈森咬咬牙:“死了。”

    晨微听到乔弈森的话,像是一道惊雷在她的耳边炸响,她看着乔弈森,就像是看着一个不认识的人。

    她后退几步:“你说什么……ben怎么可能死呢?他就是神,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乔弈森看着晨微自欺欺人,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戳破晨微的幻想,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他必须要在这个时候让晨微彻底明白,一个人在遭受巨大的打击之时,可能会让她的神志陷入混乱疯狂的状态,如果在这个时候不能帮她理顺清楚,那么她就会再这样的幻想中一直疯狂下去。

    乔弈森狠下心,他一步步接近晨微:“晨微,没有人是神,你我都不是,自然……ben也不会是。”

    晨微捂住自己的脸,她的眼泪没有办法的控制的下坠落在乔弈森门前干涸的土地上,溅落扬起一点的灰尘。

    她无法自制的痛哭,她抱着ben的手臂,哭的像个失去了所有的孩子,乔弈森看着晨微,他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但是他不能软弱。

    ben已经不在了,现在所有的人都在依靠着他,他必须让自己坚强到没有裂痕,ben的离开给每个人都带来了无法愈合的创伤。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