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今天在家里好好陪你
    乔弈森万分纠结,他没有做好一个父亲的责任,咋阮小溪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没有出现在她的身边,难道又要像女儿一样,让她孤零零的出世,让阮小溪自己承受一切生育的痛苦?

    乔弈森掌心紧了又紧,终于叹了一口气,对着阮小溪露出一个笑容:“我今天在家里好好陪你……”

    “以后也保证会天天回家……”

    乔弈森的手竖起,仿佛是在发誓的模样。

    阮小溪这才轻轻笑出了声,她拍了乔弈森的手背:“用得着这么正式么?”

    乔弈森的手没有落下,他依旧是那副温柔的模样:“当然了,因为我还有话要说。”

    阮小溪睁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乔弈森,似乎是想要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我乔弈森发誓,这辈子只爱阮小溪一个女人……”

    阮小溪:“这个可是没什么新意,你再结婚的时候就这么说的。”

    乔弈森吻了阮小溪的额角:“并且要用我的生命起誓,我要用自己的一生来呵护她,保护她不受到任何的伤害,用自己的性命来保护她。”

    阮小溪这时候才觉得有点不对:“你今天是怎么了?”

    乔弈森一把把阮小溪抱进怀里,以前的时候乔弈森总觉得死亡这件事情离得他们这么远,直到ben的惨死,才让他感觉到死亡的可怕,他以前总觉得人生还有很长时间,现在他想了又想。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载,他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浪费,和小溪在一起的每一秒钟都极为珍贵。

    阮小溪伸出手回抱这个男人,乔弈森最近变了很多,以前的时候乔弈森是不怎么喜欢直接把自己的爱意说出口,至少不会这么坦然。

    现在的乔弈森更像是个孩子,害怕失去身边的一切,他努力握紧手珍惜身边的一切。

    阮小溪和乔弈森回到了家,吃完饭后,乔弈森就陪着阮小溪睡下。

    这是两个人这段时间以来,唯一的一个好梦。

    乔弈森早早的醒了,在阮小溪的头上落下一个吻:“早安,小溪。”

    阮小溪迷迷糊糊的而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落在额间,她很少睡的这么踏实,也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含含糊糊的回应了句自己也听不明白的话。

    乔弈森笑盈盈的看着阮小溪半睡半醒的可爱样子,整理好自己的衣裳,准备去接手昨天没有完结的工作。

    ……

    另一方面,宋舟鸿本来是以为自己的一盘录像带会在乔弈森和晨微之间造成无法弥补的裂痕,就算是乔弈森没有告诉晨微,他也一定会大受打击,进而一蹶不振。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盘录像带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任何的音信,甚至没有引起一丝波澜,乔弈森甚至开始着手清理他的残留势力。

    宋舟鸿脸色越来越沉,他开始怀疑乔弈森是不是真的看了那盘录像带。

    宋舟鸿咬牙切齿的想,他就不信乔弈森的性格在这种非常时间,一盘来历不明的录像寄到自己的家门口,他不会打开查看。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乔弈森没有把这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告诉旁人,甚至脸阮小溪都没有告知。

    宋舟鸿一想到自己在这个暗不见天日的贫民窟和一具尸体日日夜夜待着,可乔弈森和晨微却在太阳下依旧幸福的生活着。他的内心就开始变态的愤怒。

    宋舟鸿咬着手指:“我要让所有人陷入痛苦……”

    “让你们看到什么才是不幸。”

    宋舟鸿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乔弈森你不是不想晨微知道这件事么?我就偏偏要让她知道……

    晨微从没有放弃过寻找ben的下落,这天,晨微忽然接到一个包裹。

    晨微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她可不记得自己是有什么邮寄过什么物品,可上面的寄件人写的却是阮小溪的名字。

    “?”

    晨微一想到阮小溪那张干净天真的脸,就不由的笑了:“这个机灵鬼有给我了什么惊喜?”

    晨微怎么也没想到刚刚拆开箱子,就闻到一股浓烈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这是什么?!”

    晨微看到箱子中的东西被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小溪难不成是弄了条鱼给她?

    怎么可能?小溪怎么会做这种无聊的事?

    晨微难以控制的干呕,她最近一直胃口不好,看到骨汤都觉得恶心,更不要说是现在这样浓重的血腥臭味了。

    晨微正犹豫要不要继续打开,忽的看到箱中竟然有一封信。

    她直觉是什么不好的东西,这东西绝对不会是小溪给她的,小溪绝不会画蛇添足的在物品中夹信给她。

    有什么事情,明明直接就打电话就好了啊。

    可晨微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她打开了那封信。上面的笔迹是晨微岁不熟悉的。

    信上写道:

    晨微,怎么样?

    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么?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个时候送这个东西给你么?

    你要是想要知道……就去问问乔弈森,我可是送了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给他。

    提笔人:宋舟鸿。

    晨微一瞬间手脚冰凉,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他在看到这封信之后,有种不祥的预感就陡然从胸腔中升起,直接把人整个淹没。

    她看着眼前那个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她忽然联想到什么东西,他颤抖的拿出盒子中的东西,一点点解开封得严严实实的袋子。

    越是松开手上的东西,就是越来越浓重的血腥味道,晨微之间打颤,甚至到了最后,她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她疯了似的打开手中的袋子,里面是一个人的手臂。

    手臂从肩被砍断,干涸的血液滚满了整个手臂。

    几乎是一瞬间,晨微的眼泪就用了出来,她看着眼前那条手臂,很久很久,才疯了一般的嘶吼出声。

    那声音混了血肉,刺进人的耳朵里。

    “ben……”晨微忽然抱起地上的手臂,死死勒进怀中:“ben……”

    “这是假的对不对……这是假的对不对……这不可能是你……不可能的对不对?”

    晨微抚摸着ben手指上的戒指,眼睛是癫狂的猩红:“这是别人偷来的吧……一定是这样。”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