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用说对不起
    可他看到阮小溪明媚的眼睛,那里面全是清澈的光,她孤独的站在阳光之下,笑面如花。他的脸上点了点不好意识的羞红,明明是不是太过出色的相貌,可是她在阳光下的笑脸竟然是纯净得那么惊心动魄。

    祁哲耀竟然被恍了神志,美人一笑倾国倾城怕也不过如此吧。

    祁哲耀也不忍心把阮小溪一个人放在这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大马路中间,她现在已经有了身孕,据他所知宋舟鸿应该还没有被找到,把阮小溪一个人放在这里的你感情也是过来,她也是放心不下。

    阮小溪在祁哲耀的邀请下坐上了祁哲耀的车,毕竟乔弈森都说了没有问题,那就应该是真的没有问题把。

    阮小溪本以为祁哲耀应该会死不会能和她聊得来,毕竟祁哲耀这种一眼看上去就是天之骄子的人,他们心中应该更多的都是公司运营上的大事吧。

    结果祁哲耀竟然是出乎意外的幽默,直把阮小溪逗得一直轻笑。等待的额时间倒也不觉得难熬。

    并没有多久,一辆轰鸣的兰博基尼就飞速停在了身边,阮小溪一眼就看到驾驶座上的乔弈森。

    阮小溪没有在意乔弈森的脸色,她们久日未见,他再次看到乔弈森,从心底就无法克制的快乐。

    她马上打开祁哲耀的车门,匆匆冲到了乔弈森的身边。

    乔弈森看到阮小溪急切的动作,甚至中间还不小心的绊了一下,乔弈森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也从车上下来,一把搂住阮小溪的腰肢。

    祁哲耀看着空荡荡的驾驶座,不由得有几分的失落,他再看向阮小溪和乔弈森之前的甜蜜,叹了口气:还真是个绝情的女人,前一秒还在和自己言笑晏晏,现在就能把自己扔下来。

    乔弈森原本你脸色不善,现在也被阮小溪的笑脸所感染,刮了下阮小溪的鼻子:“你都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

    阮小溪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没有说话,随后又想到了刚刚帮了她的祁哲耀,拉着乔弈森的手说:“你和ben的朋友真的很好,他刚刚还和我讲了你们以前的小趣事。”

    小趣事?

    乔弈森冷眼看向祁哲耀的车内,他怎么不记得和这个祁家的大少爷又什么趣事。

    乔弈森是人的祁哲耀的,这个人在堵场内的表现也是十分扎眼,就是阮小溪这个没有脑子的小傻瓜才会一点也没有对她有什么印象。

    乔弈森既然决定哄骗阮小溪,就没有打算在这个时候拆穿祁哲耀的谎言,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但他确实没有对阮小溪有什么不轨的行为,甚至在某些方面来说,他是真的帮助了阮小溪。

    “你好……好久不见。”

    乔弈森对祁哲耀伸出手去,他们在赌场上一别,也确实是有很久未见。

    祁哲耀跳下车,也握住了乔弈森的手,他对乔弈森并没有任何的恶意,而且那天乔弈森和ben在台上的表现确实是让人折服,他没有必要在这样一个堂堂正正的真男人面前缩手畏脚。

    “好久不见。”

    两个男人之间暗潮涌动,乔弈森:“谢谢你今天能够帮助我的妻子,改天我定有厚谢。”

    乔弈森和祁哲耀寒暄几句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尴尬到阮小溪都有察觉,阮小溪心中不由生出几分疑惑。

    两个人不是好朋友么?为什么这个自称祁哲耀的人和乔弈森说起话来还不如和自己熟稔?

    乔弈森和祁哲耀两个人都做戏样的客套几句,乔弈森就带着阮小溪走了。

    路上乔弈森的表情恢复了和缓,她知道阮小溪之所以会走出房门是因为想念他,他不能因为爱人的想念来对她责难。

    乔弈森叹了一口气,阮小溪只是太不知道现在形势有多困难了。

    阮小溪看着倒乔弈森又不禁皱起眉头,她摸了摸乔弈森的额间,似乎是想扫平他的忧郁:“你又皱眉,脸色也不大好,是不是休息的不好?”

    乔弈森何止是休息的不好,他几乎是几天来未眠未休。

    他一闭上眼睛都是ben鲜血淋漓的画面,他没有办法做到真的释怀,ben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的一个人,所以他才要尽快的揪出来这个阴险的小人,把他碎尸万段。

    乔弈森拉下阮小溪的手吻了吻:“还好,不要担心。”

    阮小溪怎么能不担心?乔弈森现在就像是一个过度使用的精密机器,看起来似乎还是那样坚不可摧,其实已经是摇摇欲坠。

    阮小溪握紧乔弈森的手:“你今天能留在家里陪我么?”

    阮小溪很少向乔弈森提出什么条件,这次竟然会因为这种事情开口,乔弈森也是没有想到的。

    他应该答应的,阮小溪的要求实在不过分,只是……

    乔弈森一想到ben的尸体还在宋舟鸿的手里,那个人可能在黑暗的老鼠洞中,还在蹂躏折磨ben的尸体。

    乔弈森没有办法忍受ben的尸体在那样的地方腐烂发臭,他这辈子是最对不起ben的,他不能到了现在还只想到的是自己的幸福。

    ben已经为了他们做出的太多了。

    乔弈森踩下刹车,他这几日不眠不休,好不容易已经有了一点的线索,他不能这个时候放弃,如果是谁晨微先找到ben的尸体,他又该怎么面对这个ben最爱女人呢?

    乔弈森深深的看着阮小溪:“对不起。”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憔悴深陷的眼眶,心中逐渐涌出酸楚,她其实不是要浪费乔弈森的时间,她是实在看不下去乔弈森几乎自虐一样的工作方式:“你不用说对不起……”

    “你从来都没有对不起我……”阮小溪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只是你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拼命,我不想我们的孩子出世,看到的就是一个这么憔悴的父亲。”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的肚子,医生不止一次的告诉他,阮小溪现在的身体不好,作为孩子的父亲,不论什么时候最好都出现在阮小溪的身边,如果一有不测,就要立刻联络他们,否则很可能会落得一尸两命的下场。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