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听他提起过你
    乔弈森想拿起旁边的被子帮晨微盖上,没想到刚刚抖开被子,还没有盖在晨微的身上,就被晨微一把环住了脖颈。

    乔弈森皱眉,刚想要挣脱……就发现晨微眼睛紧闭,竟然是没有醒过来的。

    他听到晨微的梦呓:“ben……ben……你不要走……你回头看看我……”

    “你为什么不看我一眼呢?”晨微的声音带了鼻音,是那么无助又难过,乔弈森心痛的全身一震。

    他原本推开晨微的手停下,他轻轻拍了晨微的背:“你放心……ben是不会走的,他也不会不回头看我们一眼……绝对不会……”

    乔弈森想起在视频中ben的眼神,对他们,对视频外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着十分的眷恋不舍,又怎么会头也不回呢?

    乔弈森不知道,自己这副安慰晨微的样子,恰好被不放心乔弈森的阮小溪看的清清楚楚。

    阮小溪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

    乔弈森的话仿佛是有魔力一般,原本还在噩梦中挣扎的晨微慢慢的安静下来,也终于放开了抱紧乔弈森的手。

    乔弈森帮晨微盖好被子,关上灯和房门。

    他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怕陷入那个噩梦,他走进自己的书房,掏出那个邮寄给他的光盘,再次塞进了电脑。

    屏幕上的微光闪烁,乔弈森整整一夜都没有移开自己的眼睛,他一遍又一遍的看着ben被生生虐杀的视频。

    一遍又一遍。

    乔弈森自虐般的把每一个画面都印刻进自己的脑中,ben的血似乎是透过了屏幕,染红了乔弈森的眼睛。

    从满天繁星到第二天朝阳初起,乔弈森没有闭上过自己的眼睛。

    最后,乔弈森抽出那张光盘,狠狠把他掰碎。

    他看着漆黑一片的电脑屏幕,脸上的表情冰冷而木然,只是把对宋舟鸿的憎恨一点点藏进眼底。

    “兄弟,你放心。我绝对会为你报仇。绝对会……”

    宋舟鸿应该的的确确是已经到了极限,他给乔弈森送过来的光盘竟是原版,是没有经过刻录的。

    应该是被逼的狗急跳墙的宋舟鸿没有时间刻录,也没有机会从他的老鼠洞中偷偷摸摸的爬出来再去刻印,所以才会这样吧。

    这样最好。

    这个光盘只有他一个人看到,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不会有人在有机会看到这个让人触目惊心的画面。痛苦的人还是越少越好……越少越好。

    所有的罪孽就让自己承担就好了。

    乔弈森天亮时分就出了门,阮小溪在床上也同样是整整一夜未眠。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去怀疑乔弈森。

    他们两个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才会有机会再次相遇重逢,才有现在彼此之间的平静相处,难道又要因为自己的猜忌让两个人再次分离么?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阮小溪在清晨时分听到门外关门声,心里不由得有几分的失神,他出去了么?

    昨夜的一切肯定是因为晨微最近找不到ben,虽然表面上依旧乐观内心其实十分的痛苦。乔弈森只是在安慰她而已。

    接下来的几天,阮小溪都几乎没有看到乔弈森的踪影,她不知道乔弈森在忙碌着一些什么,但是大概能够想到应该是关于ben的下落吧。

    阮小溪在家中独自待了几天,她每天都会失眠,她能感觉到乔弈森的身体状况其实也并不大好,他最近经常会吃一些不知名的胃药,这样奔波劳碌真的可以么?

    她实在是放心不下。

    她想要见乔弈森,十分想念这个男人。

    阮小溪没有手机,但她记得乔弈森的手机号码,她在拉斯维加斯第一次走出房门,来到一个电话亭,想要打电话却又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电话卡。

    她是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语言不通,也不曾有任何熟识的人。

    她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心头涌出来大片大片的迷茫。

    阮小溪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辆劳斯莱斯一个急刹车忽的停在身前。

    阮小溪迷惑的抬头,她可不记得自己在拉斯维加斯有什么这么有钱的朋友,也不认为自己的姿色可以在大街上逼停一辆豪车。

    祁哲耀吹了声口哨,为自己的运气欢呼。没想到自己竟然随便出来逛个街都能偶遇美人,实在是没想到。

    祁哲耀自从那天在赌场中见到阮小溪之后,就怎么也忘不掉这个女人,之后他也尝试着利用肉欲,找过不少的男男女女,可那张脸却越来越清晰,没有半点的模糊。

    祁哲耀是真的对这个女人有浓厚的兴趣,他后来也曾查找过阮小溪的资料,后来知道她是乔弈森的妻子,宋舟鸿貌似曾经是阮小溪的前男友,面对旧爱总是无法把持,以卵击石的和乔弈森作对,直接把自己搞了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祁哲耀看着阮小溪素净的脸,不由得十分好奇,一个女人的皮肤怎么会这么的好?只是看上去就有让人轻吻的冲动。

    阮小溪开口:“你是?”

    祁哲耀挠挠头:“你不认得我是吧……我曾经……曾经……”

    祁哲耀总不能说自己是在堵场上见过你的半裸照吧,他苦思冥想才编出来一个蹩脚的借口:“我是ben的朋友,我听他提起过你。”

    果不其然,一听到ben的名字,阮小溪眼中的怀疑全都消失:“是么?你是ben的朋友?你知道么ben最近失踪了,我们都找不到他……”

    祁哲耀脸上惊疑:ben竟然会失踪?作为拉斯维加斯这里最大的黑手党的头目,ben作为主张大权的人,怎么会失踪呢?

    祁哲耀当然不能表现出自己不知道的样子:“当然知道……我可是也在找他,我十分担心……”

    阮小溪没想到拉斯维加斯到处都是ben的朋友,又想起自己的窘境,脸上露出一点的不好意思:“那个……我能借用一下你的手机么?”

    祁哲耀觉得阮小溪十分有趣,一般的女人只要见到他的车,就会想要拼命地往上爬。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