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心里早就横出一道巨大的伤痕
    阮小溪看着乔弈森,她不能告诉晨微,她其实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乔弈森有了这么大的反应,自从从宋舟鸿那里回来,乔弈森就一直魂不守舍,但今天的他明显是和之前又是不同。

    今天的乔弈森比之前更加的难以琢磨。

    乔弈森看着晨微明媚的微笑,更加坚定了不能让晨微知道ben出事的事情,他不想这样的笑容从晨微的脸上消失。如果知道这件事,晨微绝对会失去笑容,甚至可能会想要去追随ben的脚步。

    可ben明明是想要别人都好好的活着,他之所以会自我牺牲,之所以在视频最后说出那样的话来,就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好好的活着,不要过分自责。

    乔弈森握住阮小溪的手:“是啊,失而复得的喜悦可是让我每天都以泪洗面。”

    晨微今天心情看起来是格外的好,甚至没有了前几天的阴霾:“我今天来本来是想要告诉你们一件好消息……可是呢……”

    晨微脸上露出一点狡黠:“你这们这么久都没有给我开门,我改变主意了……等到找到ben的那天我再告诉你们你们绝对会大吃一惊。”

    听到ben的名字,乔弈森脸上表情微变,阮小溪感觉到乔弈森握着她的手明显颤抖。

    乔弈森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笑道:“那我可要期待了……”

    晨微被留下来一起吃饭,原本总是上蹿下跳的性格,现在却是十分的安静,她坐在座位上,身上是安静了,可是嘴还是依然犀利。

    晨微是希望乔弈森和阮小溪能够好好生活的,以前她和ben做了那么多的努力,现在ben也依旧是为了这两个人下落不明。

    阮小溪和乔弈森终于是好好在一起了……如果ben知道了,肯定会长舒一口气,然后笑着对着她说:“你看那两个人了么?可算是放过我们这群和事老了。”

    餐桌上阮小溪询问了晨微关于ben的消息,晨微丝毫也不担心的样子:“他那个人就是野惯了,上次在非洲也是一消失就是十几天,我们都以为他gameover了,可是转眼间他就又窜出来了。”

    晨微嘴里塞满了食物:“他这个人命硬,就连阎王爷也不会收他,他硬要去也得被轰出门来。”

    乔弈森看着晨微和阮小溪脸上的期待,每个人都在等着ben突然出现,就像以前一样……就像以前一样,每次都能转危为安。

    乔弈森从没有一刻这样憎恨宋舟鸿,如果不是那盘录像带,现在他也可以和每个关心ben的人一起,一起幻想着ben回来时候的样子。

    有了期待才会有活着的希望,可宋舟鸿的一盘录像带彻底摧毁了乔弈森所有的幻想,把他拉近万恶之地,拉近无法欺骗自己的沼泽之中。

    不知道的人总是幸福,只有知道现实险恶的人才最痛苦。没有虚幻的美梦,没有梦幻的泡沫,只有血淋淋的现实和,满是痛苦的心脏跳动。

    乔弈森看着满桌的食物,没有丝毫的食欲:“是的,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晚上,乔弈森做了个梦。

    梦中他回到了那个鲜血淋漓的现场,他眼睁睁的看着ben被打断一根根的骨头,被宋舟鸿施虐,被割下头颅。

    乔弈森心里全是无法抑制的崩溃,可他却只能看着眼前的一切发生,没有办法阻止,甚至没有办法发出一点的声音,他的手脚被黑暗死死缠住无法动弹。

    他就这么看着ben的眼睛,看着他的眼神从神采奕奕变成灰暗。

    宋舟鸿最后捧起那颗被血污浸透的头颅,送到乔弈森面前,他脸上全是狰狞的笑容:“怎么样?你喜欢我的礼物么……”

    乔弈森从噩梦中惊醒,他呼吸无法控制的急促,额头上满满都是冷汗。指尖忍不住的发抖。乔弈森握住自己的脸,这个梦实在太过真实,真实到他真的以为自己身临其境,真实到他几乎真的能够闻到那满屋子的血腥味。

    乔弈森转过头看了眼阮小溪。阮小溪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还好,没有把她吵醒。阮小溪这次怀上这个孩子全是那时候自己的不小心,连续的怀孕已经对阮小溪的身体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阮小溪经常会一整夜的失眠,就算自己在她身边也是一样,宋舟鸿的事情已经成为了每个人心里的一个巨大的疙瘩,乔弈森不想问阮小溪到底经历了什么,恐怕阮小溪也不想说。

    乔弈森本来是有信心帮阮小溪走出这段阴影的,可是宋舟鸿那段视频也摧毁了乔弈森的心理防线,他现在看起来似乎还是原来那个无所畏惧的乔弈森,可他心里早就横出一道巨大的伤痕。

    乔弈森一想起宋舟鸿这个人就恨得咬牙切齿,他要他死,要他碎尸万段,要他给ben偿命。

    乔弈森几乎无法控制自己心里的恶魔,如果不是他还有一分的理智,他还想杀掉宋舟鸿全门,让他们一家人给ben偿命。

    乔弈森心跳如雷,他坐在黑暗中良久,才看了眼窗外的月光。

    他起了身帮阮小溪盖紧身上的被子,看着阮小溪紧紧闭合的眼睛,在她额上落下一吻。

    乔弈森不知道,在他转身出门的时候,阮小溪就睁开了眼睛。

    晨微今晚没有走,吃完饭阮小溪和晨微两个人说了些不知道什么悄悄话,不住不觉就已经非常晚了,晨微索性也不走了,直接留下来睡在了客房。

    乔弈森本来想走进自己的书房,他看到晨微房间没有关好的房门,里面还隐隐约约露出灯光,不由得叹了口气,还没有睡下么……

    乔弈森走过去,却看到晨微早就抱着抱枕睡得死沉,她腿上还放着笔记本电脑,上面是最近搜集过来的ben的信息。

    乔弈森心里一痛,虽然晨微表面上依旧是这样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实则是比谁都要担心的吧。

    乔弈森把晨微的电脑从她腿上拿下去,ben已经不在了,他是为自己死的,晨微是ben的妻子,他能感觉到……ben在临死之前,是想要告诉他,希望他能好好照顾晨微的。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