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喜欢我送的礼物吗
    乔奕森拿起这盘录像,带总觉得它有千斤。重的他右眼皮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

    不祥的预感把他整个人笼罩,乔奕森看了这盘录像带很久,最终还是把它插进了电脑里。

    开始是一片漆黑,随后而来的画面冲击着乔奕森每一根神经。

    画面血腥而残暴,一群人在挥舞着棍棒,击打着一个人的身体。

    镜头由远及近,当乔奕森看清楚那个人的脸时,他险些把电脑摔在地上。

    屏幕中的那个人就是ben。

    男人身上遍体鳞伤,他原来英俊的脸上沾满了鲜血。鲜红的颜色几乎蔓延出屏幕,地上的血刺破眼球般的殷红。

    明明是这样凶残的场景,受着这样痛苦的折磨,可那个人依旧笑着,任铁棒挥舞在他的骨头上发出咔嚓的声响。

    乔奕森听到宋舟鸿的声音,那个人脸上带着冷笑,阴狠的说:“你现在是有什么样的感觉?你的确是救回了阮小溪,但是你永远失去了一个朋友。”

    宋舟鸿说着,把镜头移向ben的身边,那个人身上的骨头多处断裂,有些地方已经戳破了皮肤,露出森森的白骨。

    可是他脸上却没有丝毫面对死亡时的恐惧,他依旧是顶天立地的笑,着那么张狂,那么肆无忌惮,那么不把宋舟鸿放在眼里。

    宋舟鸿脸上带着一种恶毒的的阴险,他感叹道:“我来以为,任何一个人在这种条件下,都会下意识地求饶……可是他没有。”

    “某些方面来讲,我对这种硬骨头还是有些敬畏,毕竟我做不到。”

    “看吧!多么伟大的一个英雄,一个朋友,一个兄弟,因为你残死在这里。”

    这个时候,乔奕森才目眦欲裂的发现ben的身上竟然套着他的外衣。

    当时ben让他把衣服脱下来,是为了不引人注目。可是他却披上了这件衣服,专门把那些人引走。

    乔奕森觉得心脏狠狠的发痛,他看着屏幕中鲜血淋漓的人,他的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他的心脏几乎爆裂,他眼睁睁看着ben身上的一根根骨头被打断。

    宋舟鸿的笑声在耳边张狂的响起,疯狂狰狞。

    他看着ben的鲜血染红地面,他一点点讲述ben是如何在绝境中杀掉他大量的人手,他被逼到一个如何的绝境之中被生擒。

    宋舟鸿说着:“以前我还会觉得,留着这个人的命,可以用来威胁你们。可是后来我发现我根本无法掌控他。”

    “就像一个人永远无法真正的掌控一只满口獠牙的雄狮,所以我选择杀掉他。”

    “用最残忍的手段杀掉他,我要让你们亲眼看着这场毁灭。”

    “你们毁掉了我的一切。我也要毁掉你们的一切

    。”

    “懦夫,杀人之前还要录个视频昭告天下?”宋舟鸿的话说到一半,就听到ben的声音。

    ben打断宋舟鸿,鲜血从被锤裂的肺部反溢出嘴角:“你觉得你赢了吗?”

    “不……你没有。”

    ben趴在地上轻咳,他的胸腔每每震动一下,就会呕出更多的血迹:“你并没有得到你想要的,无论是阮小溪,还是你那几个赌场。”

    “甚至,你没有听到我的哀嚎,你没有听到我的呼喊……你其实很不甘吧……”

    ben自恋的轻笑:“自卑如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模样,就算我现在如此了我也比你高尚的多?”

    宋舟鸿明显被这样的话激怒,ben的话直接戳中了他的心。

    他把摄像头放在了桌面上。咬着牙操起啊一根铁棍,劈头盖脸的对ben打下去。

    乔奕森窒息的看着发生的一切,直到最后一秒,直到ben咽下最后一口气……

    那个人都没有露出分毫求饶的表情,他到生命的最后一秒……依旧高傲,依旧自豪,依旧耀眼。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着看到到最后的,乔奕森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了,心脏突突的发痛,血液几乎炸出他的血管。

    他看到ben快要咽下最后一口气,这个他此生最好的兄弟,在最后一秒也依旧是笑着的。他仿佛知道这个录像是给谁看的。

    ben在血泊中被血浆迷了双眼,他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说道:“兄弟……这不怪你……”

    屏幕离得有些远,乔奕森几乎不能听清楚ben最后和他说的话。

    “今天……发生的一切……我从来……从来……咳咳……没怪过你……”

    “所以说,当你看到现在的场景……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你要是敢一蹶不振……那样我才会看不起你……”

    接下来是死一般的沉默。乔奕森只能听到**击打时候的声响。

    直到死,他也没有再发出一点儿痛苦的声音。

    中间他似乎又喃喃的说了什么,可乔奕森不敢多看。

    他不敢看,真的不敢。

    那个人是他出生入死的兄弟,这么多年他们之间说是互相扶持,其实ben付出的比他多的太多。

    就说这次,在那个走廊中……ben用他的生命在帮助他,当时他可能就报了回不来的心吧……

    所以他才会那么义无反顾那么奋不顾身。

    乔奕森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眶火辣辣的疼。

    他伸出手才发现自己在流泪,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为了ben流泪,这是他从没想过的。

    ben着个人活的像是太阳一样光芒四射,他的人生到处都是能量,仿佛有了他生活中就不会再有过不去的危机一样。

    可是现在,他却死在了这么阴暗狭窄的地方。他被宋舟鸿活生生遮蔽了光芒。

    ben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宋舟鸿用刀砍下了他的头。

    宋舟鸿抓起ben的头发,把他的头颅放在摄像机面前。他脸上的表情已经接近于疯狂,ben的血喷溅他的身上,把他全身上上下下地方染得血红。

    他对着摄像机说:“怎么样喜欢我送的礼物吗?”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 快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