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好不容易才再次找到你
    当天晨微派了人把这个赌场内内外外搜索了一遍,也没有发现ben的影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是现在的情景。

    因为晨微来得及时,赌场中的人只是被迷晕而已,一干宋舟鸿的手下还没来得及把人一个个的射杀,晨微救下了数以计千的人,却没有发现ben的踪迹。

    乔弈森心中同样的焦虑,宋舟鸿的赌场真的是被搜的底朝天,也没有发现ben的踪迹,当时是ben说的要帮他拦住来人,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乔弈森的心中是最为难受的。

    ben成了几个人谁都不敢提及的话题,尤其是晨微,她看起来虽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却已经一连几天都没有能闭上眼睛。

    阮小溪躺在床上,乔弈森端了温热的粥一口口喂她。

    阮小溪看着自己的手指,仿佛上面还是沾染着鲜血一样,那天在赌场中发生的一切,深深印刻进她的脑海。

    “奕森……”阮小溪开口:“ben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乔弈森心中一痛,他对上阮小溪的眼睛,阮小溪正忧心忡忡的看着他,在也没有了往日的开朗。

    乔弈森不想见阮小溪没有了笑脸的模样,他摸摸阮小溪的头,安慰道:“ben不会出事的,他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兄弟,我们都应该相信他的能力。”

    阮小溪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日子一连过了几天,晨微都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乔弈森也不想去见晨微,他不知道如果晨微问他当初为什么把ben一个人留在那里,他该怎么回答。

    阮小溪看出乔弈森的失神,她不知道自己该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安慰乔弈森,毕竟ben之所以会这样不顾一切的救她,那不是为了她阮小溪,是为了乔弈森。

    乔弈森这几天也过得极为魂不守舍,但是面对阮小溪的时候,他依旧是没有露出丝毫的情绪。

    阮小溪知道乔弈森一向喜欢把所有的事情扛在自己的身上,不想让她去接触这些难以解决的问题。

    晚上,阮小溪睡在乔弈森身边,她摸了摸乔弈森紧皱的眉头:“你要知在这么皱眉下去,孩子估计生出来就会学你,变成个小老头了。”

    乔弈森这几天一直在想ben的事情,不但这次搜查没有搜查到ben的下落,就连宋舟鸿也没有找到,宋舟鸿只要放在外面一天,就不能让人安稳。

    万一ben落在宋舟鸿的手中……ben一连破坏了宋舟鸿好几件大事,宋舟鸿对ben恨之入骨,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ben的。

    他的情绪一直紧绷,此时阮小溪温暖的手抚摸上他的眉间,乔弈森原本孤寂的心灵瞬间得到了安慰,他转过头笑着看着阮小溪:“我现在像个老头么?”

    阮小溪窝在乔弈森怀中:“你现在不像个,可要是这样下去,那就不保准了。”

    乔弈森:“我可不会一下子变成老头,我要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我好不容易才再次找到你,时间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才好。”

    这样忙忙碌碌寻找了几天,依旧没有发现ben的下落。

    乔奕森在拉斯维加斯没有太多的势力,他耗费大量的金钱,买通人力物力寻找,然而还是一筹莫展。

    晨曦利用ben的势力寻找宋舟鸿个和ben的踪迹,然而宋舟鸿像消失一般销声匿迹。

    晨曦总觉得ben的消失和宋舟鸿之间有必然的联系,但是她不肯相信ben会在地下赌场被宋舟鸿挟持。

    在晨曦心中,ben就是个无所不能的神,虽然她有时候会赌气说让ben去死,但是她是无比深爱着ben的,内心是无比希望ben能好好活着。

    乔奕森这样浑浑噩噩过了几天,幸好还有阮小溪陪在他的身边。

    忽然有天,乔奕森打开房门,接到一个包裹。

    乔奕森心中疑虑,他在拉斯维加斯没有任何的朋友亲人,除了晨微,也没有什么人知道他在这个地方,是谁会寄一个包裹给他呢?

    乔奕森面露迟疑,问道:“这个东西是谁邮过来的?你还能记得他的长相么?”

    快递员还有一大堆邮件堆积在车里,他不耐道:“谁会记得这些东西,只不过看起来是一个磁带,或者是是一个录像带的样子。”

    “刚开始这个东西是并没有添加包装的,在拉斯维加斯,一般不会有人会随意邮寄带着包装的东西。”

    “这些年来拉斯维加斯犯罪频发,所以说……快递行业也不好做,如果不看清楚是什么东西……一般不会有人敢接收,为了避免麻烦,我们都会在打包前稍微注意。”

    乔奕森点点头。

    磁带?录像带?

    为什么有人会寄这种东西给他?是让他知道什么吗?

    乔奕森开始没有贸然接受,他考虑到如果这个东西是宋舟鸿邮过来的定时炸弹,或者有毒粉末该怎么办?

    现在邮递员的话,已经解决了这个疑虑。

    乔奕森思索再三,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东西收下。

    他把包裹拿进屋子,阮小溪看他在门外呆了许久,走到在他身边,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乔奕森也不知道包裹里究竟是什么。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决定把这包裹独自打开。

    如果里面是什么危险的东西,也不会伤害到阮小溪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乔奕森笑笑:“没有什么,应该是家里人寄过来的某些合同吧……”

    乔奕森不想阮小溪担心,他总觉得这个东西不会有那么简单。

    如果是他是宋舟鸿,是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邮寄过来定时炸弹,因为这样有可能会伤及阮小溪。

    其实乔奕森大可以不管不顾,毕竟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东西,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查看为好。

    但是乔奕森觉得,这个东西可能和ben有一定的关联。他心里有一个想法,这个包裹如果今天他没有接受,恐怕会抱憾终生。

    乔奕森一个人走回房间,他把房门关好,打开自己的电脑。

    拆开包装,盒子里面果真是一盘录像带。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