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那可是她的英雄
    脚步声已经从走廊一边越发清晰,ben推了乔弈森一把:“你先带着小溪走,我很快就追上去。”

    乔弈森深深看着ben,不肯动作,直把ben气的跳脚:“怎么?你还不相信我的身手么?”

    乔弈森当然是相信ben的身手,但是现在和以往绝不相同,先不说ben的腿已经是强弩末弓。

    再说ben就算是再厉害,他也不是神,是无法用自己的**和钢铁枪弹反抗的。现在他们手上就只有两把枪,就算是ben全部都带走,也只能是有三十发子弹而已,可宋舟鸿的人马哪里是三几十人可以形容的。

    ben知道乔弈森在担心什么,粲然一笑:“放心吧,我还没有这么容易死,这辈子我还没有和你做够兄弟。不过你要是再浪荡下去,小溪的身体就支撑不住了……”

    乔弈森看着已经因为失血和疼痛昏昏沉沉的阮小溪,又想起晨微应该已经开始做出了精心的布属,他之所以会拖延这么长的时间,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晨微。

    咬咬牙拍了拍ben的肩膀:“好,就交给你了……”

    乔弈森刚刚走出几步,又被ben拉住了衣裳。ben指着乔弈森身上的西装:“你这身行头太招眼了,脱下来。”

    乔弈森听着也觉得对,他把身上的西服脱下来扔在地上。

    ben满意的点头,对乔弈森挥挥手,示意他可以带着阮小溪走了。

    那个时候乔弈森不知道ben竟然会回头捡起他的衣服,伪装成他的样子,去把追兵引到和他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

    乔弈森带着阮小溪跟随铁秩的脚步。

    阮小溪我在乔弈森的怀里,觉得腹部生生的坠痛,这个孩子来的意外又忽然,他没有给阮小溪任何时间适应,也来的这么不合时宜。

    阮小溪瑟瑟的发抖,身下的血越流越急,阮小溪抱住乔弈森的脖颈,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觉得我们的孩子要离开我了。”

    乔弈森忽然想起在病房之中的阮点点,点点也是他的孩子,可现在他也是身在重病监护病房之中,不知道生死。

    失去的痛苦和恐慌涌上心头,乔弈森以前觉得自己这辈子神鬼不惧,可现在他却害怕的要命。

    他怕得而复失,怕妻亡子散,怕阮小溪现在闭上眼睛就再也不会睁开。

    乔弈森握住阮小溪沾满了血迹的手,温热的热度一点点渗透进阮小溪的心里:“不会的,我们会好好的走出去,这个孩子也会好好的……”

    乔弈森的目光落在阮小溪微微起伏的小腹上:“他的爸爸妈妈都是这么晚厉害坚强的人,他又怎么会在种地方就陨落呢?”

    兴许是乔弈森的话真的有安抚人心的能力,原本在阮小溪肚子里躁动不安的小家伙,这个时候忽然平静下来。

    铁秩在乔弈森和阮小溪身前,她其实也对这一块的路径并不熟悉,宋舟鸿虽然对他信任,却也不是知无不言,也不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都告知。

    这个地方已经是宋舟鸿最机密的地方,他记得宋舟鸿曾经提起过这个地方是有个秘密通道,可以直接延伸到外面。

    铁秩按照宋舟鸿曾经告诉他的路线走着,这一路上还是颇为平静,竟然没有任何人追上来。这让铁秩也能心无旁骛的回想这条路线。

    三个人兜兜转转,竟然还真的走了出来。

    乔弈森看着到久违的阳光之时,眼睛下意识的眯起,阮小溪更是把脸紧紧缩在了的乔弈森的怀中。

    阮小溪腹中的疼痛虽然是暂且停了,可她的身下依旧在渗出艳红的血液,乔弈森看着阮小溪惨白的脸色,心脏急剧的收缩。

    铁秩也发现阮小溪的情况不妙:“要不直接送到医院?”

    阮小溪这个时候已经接近于半昏迷的状态,乔弈森脸色阴沉:“没有时间去医院了,我们现在马上去正门。”

    铁秩犹豫的开口:“正门?”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现在又要去正门?难道不是找死么?

    乔弈森抱紧阮小溪,脚步没有丝毫的停留:“晨微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宋舟鸿的人马应该都集中在刚刚的地下。如果没有猜错,以晨微的能力,现在正门处应该已经被她占领。”

    果不其然,乔弈森抱着和铁秩一起走到前门的时候,就看到了门前心急如焚的晨微。

    晨微的视线在三个人身上扫过,没有发现ben的身影,她眼中露出淡淡的失落,最后还是落在了血迹斑斑的阮小溪身上。

    “天啊,怎么会这么惨?”

    晨微忙的叫乔弈森抱着阮小溪去一旁的车上,还好她一开始就觉得会有人受伤,再来之前带了ben的总部最好的医生过来,现在可算是派上了用场。

    乔弈森的眼神全都放在阮小溪身上,他没有看出晨微现在眼神中的急切和疑问。

    医生淡淡的开口:“应该是受到惊吓和营养不良造成的应激性流产。”

    阮小溪这个时候还有点神志,她抓住乔弈森的手,脸上全是悲伤。

    乔弈森在阮小溪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转头问向医生:“流产?孩子保不住了么?”

    医生的手指在阮小溪腹部略过:“现在应该还没有到那种保不住的地步,只不过令夫人的身体真的不太好,如果下次再会出现出血状况,那就绝对是回天无力了。”

    乔弈森松了口气,他的手掌落在阮小溪的腹部,脸上的表情渐渐平静。

    晨微看着乔弈森和阮小溪久别重逢之后的温馨,她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小腹,慢慢走下车。

    ben你到底在哪?为什么没有和乔弈森一起出来?难道你还在这危险重重的地下么?

    这么想着,晨微的心脏猛地一跳,似乎是有什么极为危险的念头在脑袋中响起。她的右眼皮突突的跳着,根本没有办法保持平静。

    不幸的预感就像是巨大的网笼罩住晨微的整颗心。晨微想起ben那张英俊的脸,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个笑容。

    ben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失手,那可是她的英雄,所有人的英雄。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