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难道想让小溪陪你死在这里
    ben笑盈盈的说道:“好在我的运气不算差,这么随便一找还真被我找到了……”

    阮小溪看到ben不自然的走姿,担忧的说道:“你现在还好么?”

    ben一个大男人被阮小溪这么担心,脸色微晒:“当然是没什么事的,就是现在腿骨长得还不是太好……也并没有什么大事。”

    乔弈森拍了拍ben的肩膀,示意他做的真棒。

    宋舟鸿所有的诡计都被识破,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被乔弈森用枪顶住头走在最前面。刚刚他切断了信号通讯,这个时候反而成为了宋舟鸿的催命符,他无法把自己的指令传播出去,无法得到自己手下的救援。

    宋舟鸿眼睛四下扫过,他心里开始有了更多的算计。

    现在他只是被乔弈森挟持,但是他答应了铁秩不会取去他的性命,以乔弈森的骄傲,他是绝对不会轻易违背自己的誓言,所以说现在看来他还是没有生命之忧。

    只要他能找到自己的手下,顺利的从乔弈森身边脱出身来,乔弈森ben和铁秩这三个人虽然厉害,但也不可能以一敌百。

    宋舟鸿心里有了算计,脚步就轻快起来。

    阮小溪这段时间待在宋舟鸿的身边,久日未好好进食让她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一定地步,走了没多久她肚子中的孩子就开始天翻地覆的闹腾起来,疼的阮小溪一身冷汗。

    她咬着牙忍耐,已经到了现在,每个人都是为了救她才深陷这泥潭之中,她怎么能在这种重要的时候拖了一行人的后腿?

    乔弈森的心思暂时都放在了宋舟鸿的身上,这个男人阴险狡诈,如果一个不留神可能就会引来大祸。

    阮小溪死死抓住乔弈森的手臂,她努力让自己不被落下,可是她的身体根本承担不起这样高强度的行动,渐渐的她身下已经开始逐渐出现湿润感。坠痛突突的在腹部炸响,她咬着牙忍耐剧痛。

    ben和铁秩在阮小溪身后,发现了阮小溪的奇怪,ben是在场最知道阮小溪的身体情况的人,开口问:“小溪,你还好么?”

    阮小溪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事。

    乔弈森被ben的话吸引回头,这才看到阮小溪煞白的脸色,和苍白的唇色,心下一紧:“小溪,你怎么了?”

    阮小溪扶住乔弈森的手腕:“我没事,走吧。”

    宋舟鸿听到阮小溪的声音,心中的恶毒更甚,他最听不得阮小溪在乔弈森面前这种强撑出来的坚强。

    房间内灯火微弱,乔弈森没有能看到阮小溪额头上的冷汗,他握紧阮小溪的手,让阮小溪身上大部分的力气都承担在自己身上。

    一行人又走了一会,阮小溪脚下一个踉跄,几乎摔倒。

    ben看着阮小溪身后的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一道血淋淋的拖痕。

    “小溪!”

    ben心中陡然一跳,他死死拉住了乔弈森的手臂,严肃道:“不要再走了!”

    乔弈森转身,也看到了地面上那条触目惊心的血痕,乔弈森心脏几乎都要骤停,他一把抱住阮小溪:“怎么了?怎么竟然会流这么多血?”

    ben看着阮小溪的脸色,抬头对乔弈森说:“这样下去绝对不行,她的身体已经撑不住折腾,如果再这么下去,孩子不但保不住,大人也会有危险。”

    乔弈森被ben的话骇的心神剧颤:“什么!”

    乔弈森情绪上出现大幅度波动,自然就不会有精力再去盯紧宋舟鸿,他的枪口才微微下移,宋舟鸿眼中精光大盛,他不动声色的慢慢后移身体,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阮小溪身上,飞速闪身逃进黑暗的转弯处。

    阮小溪喘着粗气,转眼就看到原本被挟持在队伍最前面的宋舟鸿没了。

    “宋舟鸿!”

    乔弈森和ben这个时候才发现宋舟鸿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就在刚刚他们都把精神注意到阮小溪身上的时候。

    乔弈森那里还有心情去管宋舟鸿究竟是什么样子,他现在只担心阮小溪的身体。

    ben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咬牙道:“宋舟鸿这个人阴险莫测,我们现在不知道被他引到了声赌场的哪个部分,他现在一旦逃走,就一定会去招领自己的手下对我们痛下杀手。”

    阮小溪听到ben的推断,这才发现自己给大家带来了对大的麻烦:“对不起。”

    ben看着阮小溪苍白如纸的脸色,温和的笑笑:“这怎么能怪你,毕竟我们都无法左右罪恶和危险的发生,现在发生的危险,那全都是宋舟鸿的过错,而不是被假象蒙蔽的人的过失,这都不怪你。”

    虽然ben的话是这么说了,但是阮小溪还是没有办法完全适从,只是内心中的自责减退不少。她深深的看着ben一眼,眼神中全是感激。

    宋舟鸿已经跑了,乔弈森也不用再抽出一只手来用枪对着宋舟鸿,他把阮小溪抱起,乔弈森对阮小溪的重量简直不可置信。

    阮小溪在宋舟鸿身边的这段日子究竟是吃了什么样的苦,竟然瘦到了这种地步,她身上还有个半大的孩子,也能轻到如同纸翼的地步。

    ben听到走廊中逐渐响起的脚步声,脸色越来越沉,他看了眼身下血污渐起的阮小溪,捡起地上的枪,对乔弈森开口:“让铁秩带着你们先走,我在这里帮你们应付一会……”

    乔弈森知道ben的状况也不是全盛,他的腿将会很大程度上限制自己的行动,刚刚在赌桌上他就知道ben看起来依旧是那副君临天下的模样,其实也是在强撑着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

    毕竟虽说是恢复能力惊人,但是要让自己的骨伤在短短不到一周之内修复,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乔弈森断然拒绝:“不行。”

    ben脸上再也没有了不羁,他正视乔弈森的眼睛:“到了这地步你还在犹豫,你难道想让小溪陪你死在这里?”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