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乔弈森开口:“你其实也不用太过于责怪手下,手下毕竟是手下,你把他当一颗棋子,就应该想到会不会有这么一天。”

    宋舟鸿恶狠狠的盯着乔弈森:“你们是设么时候勾结在一起的?”

    乔弈森掰了掰手指头,最后在宋舟鸿面前竖起一根:“一天前。”

    “一天前?”宋舟鸿怎么也不会想到,乔弈森竟然会对这么一个刚刚结盟一天的人推心置腹,甚至把自己的命都能赌的进来。

    “对。”乔弈森笑的光明磊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是我一贯的作风。”

    “……”宋舟鸿恨得咬牙切齿,他在进入密室之前以为乔弈森是死得透了,他没有任何防备的就到了这里,也没有带上任何的武器,没想到乔弈森就是要他现在的得意忘形状。

    阮小溪一定是被宋舟鸿藏在了个极其隐蔽的地方,她在宋舟鸿那里越久就越危险。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把宋舟鸿的地方翻个底朝天,再说了以宋舟鸿的手段,他一定把阮小溪放在了什么不可能的位置。

    其实乔弈森现在说的这么有底气,在真正实行的时候,乔弈森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如铁秩在最后一秒背叛他,他没有打在自己的身上,而是一枪爆头,那么乔弈森就是必死无疑。

    但是乔弈森为了阮小溪一定要赌上这一把。赌这最凶险的一把。

    阮小溪这个时候才从刚刚的迷乱中回过神来,她在乔弈森的身后,男人宽厚的背脊把她挡的严严实实,像是她最坚实的堡垒。

    现在的情况复杂,她十分愤怒乔弈森开始对她的欺骗,就算是用了计谋,为什么要在她哭了这么久的时候才戳破计谋?

    要知道她刚刚还真以为他死了!那种生无可恋一心求死的感觉实在是绝望到让她不敢再回想。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合追究,她们还有大把的时间,等他们回去,她再好好的把这账算回来。

    宋舟鸿认定必死无疑,他看着乔弈森:“怎么,你不想杀我?怎么还不动手?”

    乔弈森看着门边的铁秩:“我自然是想让你死的,你要好好感谢自己样的一只好狗,他说他可以答应自己的计划,但是一定要留下你一条命。”

    宋舟鸿冷冷的看着铁秩:“那我还要感谢他么?”

    乔弈森知道宋舟鸿是想着,自己如果不被背叛是绝对不会落到这个地步的。

    “你可能不知道……”乔弈森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语气之中全是蔑视:“被你绑架的那个男人,那个被你打断了腿的ben,他是拉斯维加斯黑手党的新任教父。”

    “什么!!!”宋舟鸿不可置信的开口;“你说ben是……”

    “你以为在ben回去之后你还能留下一条命?”乔弈森说道:“要不是铁秩,恐怕等待着你的下场你一定会凄惨到不忍直视,你不会想象到的。”

    宋舟鸿被逼入绝境,他恶狠狠的看着乔弈森,眼神满是玉石俱焚的毁灭。

    “你以为我没有最后的打算?”

    乔弈森皱眉,不明白宋舟鸿的意思。难道他还有什么别的准备?

    宋舟鸿从口袋中拿个引爆器:“我虽然没想到今天会落到这种地步,还好我早在建立这座赌场的时候就想过会被别人端底,我绝不可能让别人拿走它……”

    宋舟鸿的脸色狰狞:“绝对不能!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吧!”

    原来宋舟鸿在建立这个赌场之时就想到会有一天被人鸠占鹊巢,他在这个赌场墙壁之间的某些夹层中添了大量火药,将这个地方做成了随时随地可能会带上众人上天堂的危险之境。

    阮小溪没想到宋舟鸿竟然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她忧心的看着乔弈森,乔弈森是为了救她才会落到这种险境中的,难不成他们都要死在这种地方了么?

    乔弈森没有露出一丝惊慌,他看到阮小溪忧虑的眼神,伸出手去抚摸她的脸颊,在阮小溪脸上落下一个吻:“怕什么,就算是真的死了,我们也是在一起的。”

    阮小溪眼前略微有些湿润,点了点头。

    宋舟鸿就看不惯乔弈森和阮小溪之间的你依我侬,他囚禁了阮小溪这么久什么便宜都没占到,他看着阮小溪在乔弈森身边温柔安心的模样,恨得咬牙切齿。

    “小溪……”

    宋舟鸿叫着阮小溪的名字,他希望阮小溪能够多看他一眼,可阮小溪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他。甚至连一个鄙夷的眼神都不屑给他。

    “啊!!!”

    宋舟鸿发疯似地吼叫出声,像是要把自己胸肺都撕扯的碎掉。他面目狰狞的按下了引爆器。

    阮小溪闭上眼睛等待即将而来的粉身碎骨,可房间内却是依旧安静,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宋舟鸿不敢置信的多按了几下手上的按钮,没有反应……没有反应!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宋舟鸿神经质的一直按下手上的引爆器,随后狠狠把手上的东西摔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踩上去。

    “怎么会这样?”

    ben带了点轻笑的声音送走廊中传过来,ben一点点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宋舟鸿你的脑子应该是坏掉了吧……我这么大的危险你都能放出去,找了那么两个草包跟踪,你还是真的小看我啊……”

    宋舟鸿目瞪口呆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人:“是你……你怎么会……”

    ben看着宋舟鸿滑稽可笑的脸,悠悠说道:“我怎么知道?这还不是得益于你么?”

    “你把我关押在你的密室之中,那地方空气湿冷阴寒,却隐约有种硫磺的味道……我在那个地方呆了数日,总觉得是有哪里不对……”

    “我用你手下送饭时候放在汤碗中的勺子在墙上抠挖,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我发现了你这个人简直是阴暗至极,竟然会在自己的赌场夹层之间做出这些东西,我刚刚就是为了去找到你引爆器的线路……”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