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恨不得把他生吞入腹
    “闭嘴!”阮小溪对宋舟鸿喊道:“不要说了。”

    阮小溪开始害怕,她害怕宋舟鸿说的都是真的,怕乔弈森真的想要见她,而误入了宋舟鸿的圈套……

    宋舟鸿终于看到阮小溪不再是原本木讷的样子,他似乎是不想让阮小溪能有一瞬间的安心:“小溪,他可是为你而死的……”

    阮小溪看着宋舟鸿,眼神异常坚毅:“我不信。”

    “不信?”宋舟鸿细细品味这句话,继而笑道:“我也知道你是不会信的,所以我专门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礼物?”阮小溪可不相信宋舟鸿会给她什么想要的礼物。

    宋舟鸿笑的异常温柔:“是啊,专门给你的礼物,一个我一直想要送给你的礼物……”

    宋舟鸿没有给阮小溪迟疑的时间,他直接打开房门,浓重的血腥味从门外飘进房间,阮小溪向门外看去,就看到铁秩手上拖着个血迹斑斑的尸体。

    那人已经被血迹染红,他僵硬的被铁秩在地上拖过,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痕。

    阮小溪呼吸忽的一窒,指尖颤抖,她直直的看着地上那个人,这个人的身形是那么熟悉,熟悉到早已印刻到阮小溪的心里。

    “弈森……”阮小溪下意识就叫出那个人的名字。

    “……”

    没有人回答,房间中只有越来越浓重的铁锈味道,安静到能听到宋舟鸿粗重急促的呼吸声。

    阮小溪早就已经被从那个铁笼中放出来,她颤抖着从凳子上起身,一步步走向门前那个躺倒在地上的人。

    “奕森……”

    阮小溪不肯相信,这个毫无声息的人,一定不会是那个永远都能笑着主掌大局的乔弈森,这个人一定是假的,是宋舟鸿为了刺激她找来的人偶。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阮小溪的双脚还是一点点的往那个人的方向走去,她蹲在那个人身边,捧起他的脸。

    熟悉的眉眼,就连那双唇也是一样的弧度,她还记得这个人吻她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柔软。阮小溪伸出手去触碰那冰凉的唇,再也没有往常的热情。

    宋舟鸿把阮小溪的悲伤尽收入眼底,阮小溪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数情况都是如同个木偶一样的面无表情。

    现在的宋舟鸿的心态已经到了种变态的地步,为了得到阮小溪的表情,他可以不惜一切手段去伤害她,这样才能让他觉得阮小溪是活着的,不会如同天地间一个虚无的人影,不会下一秒就消失在自己眼前。

    “怎么样,小溪,你喜欢我送你的礼物么?”宋舟鸿在阮小溪身边哈哈笑道。

    “弈森……乔弈森……”阮小溪在确定这个人是乔弈森之后,她并没有像宋舟鸿想象中的那样嚎啕大哭,她只是默默的流泪,一遍遍的叫着乔弈森的名字,仿佛她这样一直呼唤,这个人就会回来一样。

    虽然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激烈的场面,却更让人觉得惊心动魄。

    阮小溪的眼泪落在乔弈森脸上,她明明不是想哭的,可眼泪却一直大滴大滴滚落。开始的恐惧在真正确认这个人是乔弈森之后就完全的变质。她竟然不在害怕,在拥抱到这个人的时候她甚至没有了这几日的迷茫。

    一种安定从心底蔓延而出,哪怕这个人只是一条冷冰冰的尸体,她也觉得像是到了家一样。

    这个时候阮小溪早已经听不到宋舟鸿在身边说着些什么,任凭宋舟鸿在身边嘈杂,她也听不进去一句。

    阮小溪抱着乔弈森哭了好久,久到宋舟鸿已经忍不住开始伸手拉扯。阮小溪这个时候才忽然笑了,她说:“奕森……你带我一起走吧。”

    阮小溪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是笑着,她近在咫尺,可宋舟鸿却感觉到阮小溪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带走似的。他不允许,绝对不会允许。

    “好啊。”

    一道声音带了男性特有的低沉声线,在阮小溪的耳边响起。阮小溪不可置信的看着怀中的“尸体”,唇上却添上了一丝温暖。

    阮小溪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死气沉沉的人忽然睁开眼睛,男人的眼中依旧是沉稳温柔的光。

    乔弈森一把抱住阮小溪,他深深吻上阮小溪的唇,两人久别重逢,乔弈森手上的力道根本无法控制,他几乎要把阮小溪揉进身体一样的用力。

    乔弈森的吻热情却又浅尝辄止,他放开阮小溪,抚摸着阮小溪哭的泪眼朦胧的眼睛。

    “好啊,我带你走。”

    宋舟鸿是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一出,他看着乔弈森“死而复生”,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

    “你怎么竟然……你竟然还活着。”

    阮小溪还没从刚刚的失神中恢复过来,她在乔弈森温暖的怀抱中瞪大眼睛愣愣的看着男人。

    乔弈森不动声色的把阮小溪护在身后,他的枪口直接对准了宋舟鸿,直接面对宋舟鸿的恼怒:“你是在好奇我为什么没死么?”

    乔弈森慢慢脱下的外套,里面的防弹衣直接暴露在宋舟鸿面前,乔弈森伸手从衣服中掏出一包血浆:“就这个东西又腥又臭,藏在衣服里实在是恶心。”

    事到如今,宋舟鸿早就已经明白了,乔弈森是在厕所中穿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防弹衣,带上准备好的血浆。他从一开始就是有备而来。

    他以为一步步落入陷阱的是乔弈森,其实一步步走近陷阱的是自己。

    “是谁!”宋舟鸿已经濒临崩溃,如果不是内部出了叛徒,乔弈森是不可能在他赌场下的厕所中找到防弹衣和血浆包的:“是谁背叛了我!”

    乔弈森看了眼在门边的铁秩:“你看到我好好的站在这里,而且我起身的时候铁秩没有直接对我开枪,你不就十分明白了么?”

    宋舟鸿看向门外的铁秩,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铁秩,你背叛我?!”

    铁秩对宋舟鸿鞠了个躬:“对不起。”

    宋舟鸿现在的情况哪里是这么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能解决得了的?他看着铁秩的眼神恨不得把他生吞入腹。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