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ben在从宋舟鸿的牢笼中逃出来的时候,就先和晨微取得了联系,晨微为把这件事告诉了乔弈森,告诉他大胆的去做这些事情,ben马上就会出现,不要有所顾虑。

    只不过,她需要乔弈森拖延时间。

    事情其实一直是在按照乔弈森和晨微的计划进行下去的,一开始的迎战到现在的让宋舟鸿反落入自己的陷阱,这都是乔弈森一手策划好的。

    只不过中途他没有想到的是,ben竟然用了这么久才到了现场,他险些就要撑不住场面了。毕竟他的赌术真的很烂,非常烂。

    ben拉了乔弈森一把,现在的宋舟鸿应该已经崩溃,这场比赛最后的这一点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早已经压垮了宋舟鸿的神经。

    现在他最有可能就是找人来枪杀他们两个,如果可能,现场的人作为这场赌局的见证,也难以逃出他的魔爪。

    祁哲耀可能猜得出来宋舟鸿接下来的举动,他只是来度个假而已,可是不想在这里把自己的命都交代了,虽然他也不认为宋舟鸿手下的那群草包能够对自己做得出来些什么,只是毕竟麻烦。

    他可不是个愿意招惹麻烦的人。

    祁哲耀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时候走出了赌场的大门,这个时候他看到有人急匆匆的跑来,吩咐着让封锁所有的路口,一个人都不能让他们出去。

    祁哲耀伸了伸懒腰,阮小溪的海报仍然在赌场的门口张贴,祁哲耀停下脚步看着画中的女人。她的风情和纯净他早就在台上的时候就领略到了……只是他还是十分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乔家的大少爷这么奋不顾身?

    现在看来虽然一切都像是精心策划,但是乔弈森肯把自己的所有身价作为赌注摆在台面上的那一瞬间,就说明了,在乔弈森的心里,这令外人羡慕的万贯家财比不上这一个女人。

    嗯……

    祁哲耀把画上的女人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有些意思,十分感兴趣。

    那个时候的祁哲耀没有想到自己也将会为了这个女人疯狂,求之不得,思之彻骨。

    宋舟鸿已经下定决心要在这里把众人一并干掉,但是现在他还不想制造出恐慌,如果现在他直接命人枪杀了一众,难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利用通讯设备传出消息。

    他要的是杀掉在场的所有人,而且还要把脏水统统都泼到乔弈森和ben的身上。

    宋舟鸿看起来十分颓废却又识大体站起身来:“我宋舟鸿认赌服输,只不过……我今日一朝成为了个穷光蛋,为了在场所有人的开心,今夜堵场所有的赌注全部退还,输家的欠债一律作废,酒水食物统统免费……也算是我尽一下最后的仁义吧。”

    “至于乔先生也有幸能够得到今晚那位小姐的伺候。”

    “喔喔喔……”

    “真棒!!!!”

    场下的人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经大难临头,纷纷打开手机向自己的家人发出消息,说宋舟鸿人是有多么大方善良,就算是输了也是有心造福大众。

    就在每个人都各自发消息之后,宋舟鸿派人开启了信号干扰。

    乔弈森和ben自然不会像在座的众人一样,上位者对于危险总有种敏锐的察觉。

    晨微看着屏幕上的情况,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黑暗中,已经架出来大片机枪。晨微忙向乔弈森说道:“小心上……滋啦啦啦……”

    尖锐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乔弈森耳朵几乎都要被这尖锐的声音划破耳膜,乔弈森忙的关闭了原本的微型传音器。

    ben看向乔弈森,乔弈森满脸严肃说:“是信号干扰。”

    晨微面前的屏幕也一时间全部变成雪花,她狠狠的锤了桌子:“该死的!”

    晨微能够调动出来的人实在有限,如果这个时候她贸贸然就闯进宋舟鸿的地盘,恐怕也得不了什么好处,只是去送死而已。

    晨微咬咬牙,她现在要做的不是去第一时间赶过去,她必须取得ben手下的信任,这段时间……乔弈森和ben应该可以抗得过去。

    宋舟鸿身边出现几个大汉,每个人都是脸上横肉四溢,宋舟鸿做了个极为绅士的动作:“那请吧……”

    ben向乔弈森投过去一个眼神,乔弈森心领神会,此时也是极为得体的微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ben踉踉跄跄的从座位上起身,拍了拍乔弈森的肩膀:“你就去享受**一刻吧……我可不愿意去做个电灯泡,我就去台下吃吃喝喝赌着玩玩。”

    宋舟鸿最想听到的莫过于此了,ben只要和乔弈森一分开,两个人才会有被单独鸡婆的可能。而且在唱的所有食物之中都下了高剂量的迷/药,是要沾上一点就能陷入昏迷。

    宋舟鸿可不愿意看到尖锐的吵闹声充满他的城堡,让这群垃圾在安静中血流成河才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乔弈森点点头,就跟着宋舟鸿的人走了,ben也深深看了眼乔弈森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轻笑,大步大步的走进人群。

    宋舟鸿开始还派了人去跟踪ben的行踪,可没过一会就得到消息,ben跟丢了。

    宋舟鸿咬牙切齿,这个ben简直就是他这计划中最大的意外,早知道就应该直接杀了他,哪里还会有现在这么多的变化?

    不过……

    宋舟鸿悠然的看着监视器中的乔弈森,咧开嘴放肆的笑,露出口森森的牙齿,只要他死了……这场游戏也是他赢了。

    只要乔弈森走到这个房间,只要他进门,里面怎么可能会有阮小溪,直接就是机枪一片扫射,把他扫射成筛子。

    宋舟鸿的人把乔弈森领到房门口,做了个“请”的姿势。

    乔弈森的手握上门把:“哎呦……”

    宋舟鸿看着屏幕上乔弈森捂住肚子,一副痛苦的模样,他这是怎么了?

    乔弈森对身后两个彪形大汉说道:“我肚子有些难受,先去上个厕所可以么?”

    不可以!!!不可以!!!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