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对是用了什么诈术
    宋舟鸿冷笑,他倒要看看ben能变出点什么花来。

    现在两个人差出来整整十一点,就算是ben能摇出来一个6,也是全然无望。

    但是宋舟鸿这个人毕竟谨慎,在ben拿起赌盒的时候:“停!”

    ben看着宋舟鸿一脸的不耐烦:“你又怎么了?又有什么事?”

    宋舟鸿指着乔弈森:“这场赌局是我和他的,你现在操手是绝对不符合场上的规则,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就等同于中场犯规。”

    宋舟鸿的话语犀利,他绝对不能让ben做出什么能够翻盘的事情,这个人高深莫测,看他拿起盒子时候的动作,就能知道他这人在赌场上应该属于王者之势。

    ben打了个哈气:“我还以为你是要说什么重要的大事,结果就是这种鸡毛蒜皮而已……好,我可以不帮他摇骰……但是……”

    ben对着宋舟鸿身后的美女吹了个口哨:“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吧,你都有自己的人帮忙开盒,我们也不能示弱啊……”

    宋舟鸿脸色不善,要是可以他是绝对不想让ben有机会能够碰到这个盒子,只是现在场上气氛尴尬,台下众目睽睽,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蛮不讲理的拒绝ben的要求?

    再说了ben也不是什么神,就算是他有神魔之力,现在也只是一场空而已。倒不如显得大度一些,反正乔弈森的家财就要统统归自己所有了。

    宋舟鸿狡猾一笑,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料他也翻不了天:“好。”

    ben给了乔弈森个眼神,就是让他放心大胆的赌,绝对没有问题,两个人兄弟多年早就有了默契。

    乔弈森毫不怀疑ben的赌术,ben在拉斯维加斯这么久,也曾在他面前小露一手,赌术之精湛堪称世界之最。

    宋舟鸿有些不耐,着急的催促:“你们还不开始么?”

    乔弈森从ben手中接过盒子,在接手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强大的腕力,ben的手腕细微的抖动着,如果不是乔弈森离他近,是绝对看不出来他此时的小动作。

    两个人刻意把交接的时间放长,直到ben大咧咧的松手,乔弈森才自己拿到了骰子盒。

    ben对乔弈森信心满满的笑,乔弈森一颗心落了下来,他也很期待ben到底给了他一个什么样子的惊喜。

    乔弈森在手上轻轻摇晃两下,就把骰子盒放在了赌桌之上。

    祁哲耀在台下眯起眼睛,如果他没猜错,刚刚在ben和乔弈森交接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些什么,这个时间过于延长,只不过他们一切都做得隐晦,就算宋舟鸿能够看的出来,也没有理由去叫停。

    真的会出现奇迹么?

    乔弈森打开手上的盒子,直接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进去,只见盒子中原本和整整一个的骰子,现在不知为什么竟然被霹裂开来,桌面上赫然出现“5”“6”两个数字。

    “天啊!”“这简直是奇迹了吧……”

    “这怎么可能?!”“还有这种操作?”

    台下瞬间一片沸然,这种能够把筛子分裂开来的技术,只在很早之前赌神出现之时偶然得见,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第二次。

    这个台上血衣斑斑的男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这还是和以往不同,上次至少赌神亲自上手,而这次……他却只是中途去递了个盒子而已。

    宋舟鸿看着对面的两个数字,心跳如雷,他喃喃低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ben看着宋舟鸿的落魄样子,其实他还有一场更大的好戏等着宋舟鸿参演。

    宋舟鸿咬着牙说道:“你现在加起来也只不过是十一点而已,你就算是花架子再多,也没有超过我……我们顶多是个平局!”

    ben冷眼看着宋舟鸿的气急败坏:“是么?”

    “哎?为什么我看着这个筛子好像是缺了一角?”ben推了乔弈森一把,你再好好看看。

    “??”

    台下的人不知台上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听得见ben的声音从扩声器中传出来。

    ……

    晨微看着自己手下在现场传播过来而画面,ben一出现就牵动了她的心,她心惊胆战的,一点点目睹了ben从开始到现在所有的表现,直到这一刻她才松了口气的笑了:“真是个爱胡来的家伙,也不怕宋舟鸿狗急跳墙了。”

    这个时候宋舟鸿才看见,在几乎被骰子盒隐藏的一角,有个鲜红的“1”刚刚被乔弈森刻意的遮挡。

    这下台下瞬间沸腾,就连一向难以有什么激动情绪的祁哲耀也不由得鼓了鼓掌。这可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好戏。

    阮小溪在远处看到乔弈森的胜利,兴奋直接冲上了她的头脑,她就知道乔弈森不会是这么冲动的人,他会这么做一定都是有万全的准备。

    “!!!”

    宋舟鸿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不可能!”他的手死死的指向ben,像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下一秒就要吐出一口血来的模样:“你……你们……绝对是用了什么诈术……这不可能……”

    这一赌本来是想要乔弈森倾家荡产,颜面无存,可现在却变成了他成为了一个笑话。人心不足蛇吞象,不但没有把这一手好牌打出名堂,反而让自己陷入了泥潭之中。

    在拉斯维加斯的产业是他最后的堡垒,他这么多年苦心经营,就只有这些了,他怎么能够让他的心血就这么落入到其他人的手中?

    这么想着,宋舟鸿的脸上就露出几分阴险和恶毒,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升起。

    他要乔弈森的ben的命,而且在场所有人……都要死。

    胜败已分,现在宋舟鸿的话和举动就有点难看了,ben看着宋舟鸿的样子,也知道他快要狗急跳墙。

    其实在乔弈森踏上这个赌桌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晨微的联系,他在自己的耳边装了一个小型的接收器,可以接收到晨微的话。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