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觉得你有能力扭转么
    祁哲耀不由得吐出了一口气这何止是足以下注,简直是亏得大发了,乔家的势力他是听说过的,前段时间在电视上闹得满城风雨,当时许多人都说乔家这次可能是难逃危急。

    可祁哲耀只是冷笑,乔家家大业大,百年树木如今只是被折断了根枝,就闹得这么哄哄闹闹。

    虽然乔家的势力看似只集中在在这个城市,但乔家的势力早就已经蔓延到每个地域,乔弈森这个完美主义者大概是不愿意放弃这个开始的基地,才会这么拼命,其实以乔家的势力,就算在这里被完全挖断,也是不会影响乔家其他产业的进行。

    在祁哲耀的想象之中,乔弈森不应该是个这么武断的人,不然乔家也不可能会在他的手里发扬光大,可现在他究竟在做什么?

    一时之气么?冲冠一怒为红颜?

    未免太愚蠢了些吧……不过……祁哲耀转了个身,端起一杯红酒,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定下结局,说不定会反转呢?

    事情没到最后一步,谁也不能说得清楚。

    宋舟鸿没想到乔弈森竟然会这么爽快,眼睛微微眯起:“好,乔先生豁然是豪爽,那现在就请你现在开始摇筛吧。”

    乔弈森这次也正式起来,他看着手上的赌盒,用力摇了两下。

    只可惜这次乔弈森摇用力摇出来的运气还不如上次,开盒是个“3”

    台下一片嘘声,现在宋舟鸿已经是六加六已经是十二点,可乔弈森这里却是三加四,只是七而已。

    现在两个人已经差出了五点,除非宋舟鸿最后突然失手摇出来一个“1”而乔弈森却是运气大发摇出来一个“6”,这样还能是个平手,否则已经是必败无疑。

    乔弈森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用力的摇出来这么尴尬的数字,一时间也有点气馁。

    阮小溪在楼上看到乔弈森身前的数字,她现在已经完全卸下一口气。没有开始的紧张,只是有些认命而已。

    她怎么能责怪乔弈森呢?乔弈森全都是为了她,现在这场博弈已经没有了输赢。

    乔弈森已经把自己的整颗心都捧到了阮小溪面前,这个男人在用自己的全部告诉阮小溪,我的一切都可以为你而舍弃。

    阮小溪现在已经不想再去责怪乔弈森的莽撞,她能做的只是为这个现在在场中不被任何一个人看好的男人呢喝彩,告诉他就是一个英雄。

    就算是现在败了,他也是他阮小溪的英雄。

    不就是一死?如果乔弈森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她绝对也不单独活下去,宋舟鸿觉得自己是赢了么?

    不她其实才是这场爱情角逐里输得最惨的那个人,他把自己活活演成了一个跳梁小丑。

    宋舟鸿几乎已经看到了乔弈森惨败的样子,他笑的一脸开怀,已经不再是那种虚伪的假笑,这次他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笑了。

    宋舟鸿手上的赌盒摇晃,他这次刻意的摇晃的时间长了些,牵动着在场每个人的心。

    最终尘埃落定,他手上的盒子,里面的数字依旧是一个“6”。

    输了,绝对是输了。

    宋舟鸿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他趾高气昂的对乔弈森说:“我们现在还有比下去的必要么?”

    “有啊……怎么没有?”

    说这话的人并不是乔弈森,宋舟鸿把目光移过去,就看到走路姿势异常奇怪,衣裳上满是鲜血,笑的放肆的人。

    宋舟鸿不可置信的开口:“ben……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可能会……”

    “我怎么可能会自己逃出来是吧……”

    ben吐了一口吐沫,他的嘴里全是血腥味道,他的腿还是并不太好,索性一屁股坐在乔弈森的腿上:“你那个屋子看起来是没有破绽,其实是破绽十足……”

    “你没有告诉给我送饭的人里面关了个多么恐怖的人么?”

    乔弈森推了一把这个恐怖的人:“你滚开,重死了……”

    “我说你还有没有点兄弟情谊?我可是为你被打断了腿,现在又赶过来救你,你竟然还嫌我重?”

    乔弈森无奈的笑笑:“那好,我的好兄弟,为了谢谢你,我决定要好好犒劳……这把凳子还是你来坐……我退位让贤好么?”

    ben不可置否,他腿脚不便,此时更像是个大爷。乔弈森小心翼翼的扶住ben的腰,把自己挪出ben的身下,让ben坐在座位上。

    ben继续想宋舟鸿说道:“面对我这样的人,还把手伸的那么近,让我能够一把揪住,简直是件在愚蠢不过的事情。”

    “我只是抓住他的手,把碗放在地上摔碎,用碎掉的瓷片划破他的手腕,告诉他如果不把我放出去,我们就这么一点点耗到他的血被放干为之。”

    宋舟鸿脸色铁青。

    ben:“你知道一个人最恐惧的是什么么?不是死亡,而是面临死亡……”

    “如你所见,他怕的要命……然后我就被放出来了……”

    宋舟鸿努力想要保持平静,可是微微颤抖的指尖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怎么可能,就算你能出得了那个门,屋外还有那么多人守着……”

    ben看着宋舟鸿就像看着一个笑话:“你还真觉得那群草包能够拦得住我?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

    宋舟鸿的精英手下被说成是草包,这让宋舟鸿无地自容,他努力把话题转移到桌面上来:“无论你怎么厉害,可现在场面如此,现在点数差了这么多,你觉得你有能力能够扭转?”

    “在拉斯维加斯,赌场上的事情没有人能干涉,认赌服输就是这里的法律。”

    ben嘲笑道:“法律?在这里……我就是法律。”

    宋舟鸿满脸惊讶:“怎么?你想反悔?!”

    乔奕森按下ben蠢蠢欲动的手:“不,我们暂时并没有这个打算……但是如果宋老板之后反悔,我们可不保证能够一直保持平和。”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