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那位美人作为赌注
    阮小溪就是在气氛到达最**的时候被推出,暴露在展台上的。

    红绿的灯光下,台下都是一双双贪婪饥渴的眼睛,阮小溪被关在铁笼之中被推出屏风,瞬间就成为了全场的中心。

    阮小溪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魅力,就像她从来都不知道为什么宋舟鸿会对她这样执着。

    阮小溪出场的时候,脸上画了浓重的妆,或许在平日看起来是过于妖艳了,可是放在这个场内,在这个糜烂的舞台上却似恰到好处。

    阮小溪身上全是雪白,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冷漠的看着台下的众人,她小腹处微微隆起,可身上确实竹节般的纤细,她与这豪奢的气氛格格不入,她就如同误入凡尘的仙子一样被困在铁笼之中,她像是一面镜子毫不留情的反衬出舞台下的人,每个人是多么的污浊。

    可就是这样的女人,她把自己的纯情锁在了那个放荡的铁笼之中,叫人忍不住想要去撕裂那牢笼,把她侵犯占有。

    开始的时候,光是看到海报,还有人觉得这次的赢家实在是亏本,就只能睡一个这么姿色一般的女人,现在他们都是长大了嘴,目瞪口呆的看着台上。

    乔弈森就在人群之中,他看着阮小溪清纯被逼迫着放荡的模样,他没有向别人一样的兴致盎然,他仔细的看了小溪全身上下,确定阮小溪这段时间并没有遭受到什么虐待,只是她瘦了很多。

    原本还能称的上圆润的身材,现在完全已经被抽干了活力,她的锁骨锋利的像是嫩竹,美则美矣,但是在在是太过虚弱了,这样的美丽仿佛是是一张白纸,只要一捅就会破裂。

    阮小溪不知道台下有乔弈森,突然暴露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她感觉到强烈的不适,她蒙住自己的脸,不想看到下面各种形形色色的人,像个物品一样被展示在台上,这让她感觉到强烈的羞辱。

    乔弈森看到阮小溪的痛苦,他非常想现在就走上去,保住这个女人,告诉她自己就在他的身边,让她不用担心。

    可乔弈森在这里并不能这样做,这个脱离了法律管制的地方,是没有人性可言的,阮小溪现在越是美丽,对众人的诱惑越大,就越是让事态难以控制。

    乔弈森手攥紧。

    小溪,你不要担心,今天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主持人在台上慷慨激昂:“既然现在奖品已经展示过了,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那么接下来大家就为了得到她好好努力吧!”

    乔弈森看着阮小溪又被带到幕后,虽然晨微说过这场游戏就是个陷阱,他完全没有必要身入险境,但是乔弈森真的没有办法做到置之不理,万一宋舟鸿真的把阮小溪置之不顾,那么小溪要遭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这个是乔弈森不敢想象的,所以明知是陷阱,明知是泥潭,乔弈森也必须要闯一闯,绝对要闯一闯。

    乔弈森虽然没有多么厉害的的赌术,但他有的是钱,不消片刻他的名字就已经出现在了显示屏上。

    晨微是已经派了人潜伏在人群之中,她看着屏幕上乔弈森迅速向前的名字,嘴角露出点难以察觉的笑容:“这个乔弈森啊……果然是个妻宝。”

    乔弈森今天运气不错,他只是为了凑够流水而已,赌注随意投出的,现在竟然没有亏本,甚至还小赚了一笔。

    宋舟鸿在办公室内看着乔弈森的名字名列三甲,他端起一杯红酒放在阮小溪的嘴边:“你看你的男人还真是厉害,为了你明知是虎穴都来闯一闯……”

    阮小溪下意识的拒绝,可却被宋舟鸿钳住下巴直接灌了进去,阮小溪被酒水刺激得咳嗽出声,眼泪别烈性的红酒逼湿眼眶,她看着玻璃窗外的人名榜。

    她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宋舟鸿要做出这么一场大戏来,竟然是为了要把乔弈森套在网里。乔弈森竟然也来了拉斯维加斯,他肯定是为了自己来的,看到宋舟鸿的海报肯定心急如焚,时间紧迫,ben又在宋舟鸿的手里,他一定会慌了手脚。

    阮小溪越想越觉得可怕,她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害怕,她怕乔弈森会受到危险,她怕他会因为自己……没有了理智。

    宋舟鸿满意的看着阮小溪的表情:“这么多天你终于有点了人的感情……”

    “只不过竟然是为了别的男人……”宋舟鸿想着就开始咬牙切齿,他猛的摔下手上的玻璃杯:“阮小溪,你今天就好好看着,我是怎么让乔弈森倾家荡产,然后死在乱枪之下的。”

    “那个场面,你一定会一辈子都记得清清楚楚……”

    阮小溪被宋舟鸿的话吓得全身发冷,让乔弈森倾家荡产?死在乱枪之下?

    阮小溪死死抓住宋舟鸿的手腕:“你要怎么做?”

    宋舟鸿嘴角含笑,他的手指细细抚摸过阮小溪的眼角:“这就是一个最大的舞台,你好好看着我怎么演出一场最完美的戏给你看……”

    “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做……”

    宋舟鸿拍拍手,就上来几个人保镖,把失控的阮小溪控制,他整了整身上的西装:“我可以的……小溪你要知道……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是不被允许的,也没有什么是不可能……”

    阮小溪唇色惨白,她被重新关进那个牢笼,宋舟鸿出了门,作为赌场的经营者,在这种时候,总是要出去主持大局的。

    宋舟鸿从阮小溪面前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就是在阮小溪看得到的玻璃窗外了。

    宋舟鸿走上台子,脸上是那种虚伪的笑容:“今天大家都玩得高兴,但是看屏幕上,现在为止的幸运儿是这三个人。”

    灯光闪烁在前三甲的身上,阮小溪看着其中乔弈森的身影,呼吸几乎都停止了。他真的来了……真的是他……

    乔弈森毕竟还是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也从来没有过了解,他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玩过,虽然出手阔绰,但是他弄不清楚什么是翻出的倍数最大的,所以这个时候他还并不是第一。

    宋舟鸿笑道:“为了大家能够尽兴,我们决定给大家来个大的……”

    “那就是用我这家赌场和刚刚那位美人作为赌注,我们来赌一赌谁是赢家……”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