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就要成为我的人了
    晨微松了口气:“你现在想想怎么搞掉宋舟鸿的势力才是最重要的,ben的势力我只能操纵最肤浅的一部分,他的内部组织运行及其严格,那是我碰不了的。毕竟承认我身份的只是一部分人而已。”

    乔弈森细细想了想,他忽然想起铁秩来……她把铁秩的事情多多少少给晨微讲了讲,晨微眼神一亮,一拍大腿道:“这个人绝对可以一用,他既然一直对宋舟鸿忠心耿耿,现在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违背宋舟鸿的指令,那说明他肯定是很在乎这个女人,在某些程度上因为这个女人产生了一些动摇。”

    乔弈森点点头:“但是铁秩这个人可不是那么简单……要是想要他反叛,恐怕一个阮静怡不够……”

    晨微摇头反驳:“我问你,你乔弈森这个人简单么?如果阮小溪有危险,你把你置换成铁秩,如果现在阮小溪是阮静怡,你会怎么做,你能保证自己不会背叛?”

    乔弈森被晨微的比喻弄得哭笑不得,虽然这个比喻是粗浅了一点,可也的确让他设身处地的了解的铁秩的想法。

    晨微:“所以说你现在该考虑的是如何能和铁秩碰上面,而不是用什么样的条件能够收买他,他其实不需要你的收买,他就已经背叛了宋舟鸿。”

    乔弈森不得不承认晨微的话有道理:“这样你先去动用ben的一部分势力,在这块地方上,只要ben一点的力量就可以让宋舟鸿难以招架了……”

    “然后我就在去好好查一查这个铁秩。”

    ben被关在牢笼里这几天,其实也算是安逸,宋舟鸿不敢让任何人进入这个监禁空间,因为ben这个人实在是太过于危险,如果只是把他关在这里可能还不会出什么事情,但是如果有人进入这个空间,任何东西任何人都可能会成为他的工具。

    到时候场面可就不会那么容易控制的了。

    ben动动自己的腿,现在已经可以勉强动弹了,ben可是在大场面中活下来的人,从小到大的高强度的锻炼已经让他的身体到达了一定的高度,一般的小伤痛不足以让他倒下,这种程度的伤也能很快愈合。

    ben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宋舟鸿真的是对他煞费苦心了,这房间里还真是什么都没有,可能他觉得这样就可以困住自己吧。

    ben打了个哈气,又到了送饭的时间,送饭口忽然打开,ben慢悠悠的挪过去,他看着盛着稀粥的碗,陶瓷在通风口的阳光下闪出冷冷的光。

    “你看,这不就是最好的凶器?”

    ……

    阮小溪这几天过得十分痛苦,宋舟鸿每天都会来看她,那样野兽一样放肆的眼神在她身上扫过,仿佛她是赤身**。

    阮小溪搞不明白宋舟鸿的想法,前天他还在让自己去拍摄那样放荡的照片,让她像个娼一样成为什么所谓的奖品。

    现在又摆出一副对她保护欲十足的样子。

    宋舟鸿这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喜怒无常?阮小溪想了想,似乎这个人男人他从来就没有看懂过。

    宋舟鸿把一口口稀饭喂进阮小溪嘴中:“小溪,马上……你就要成为我的人了。”

    你既然说自己喜欢乔弈森,放不下别人,那么他要是死了呢?

    终于还是到了阮小溪出夜场的时候,阮小溪被强按在凳子上上妆,乱七八糟的东西抹了一脸,掩盖了她原本的容貌。

    宋舟鸿满意的看了阮小溪神鬼不知的模样:“很好,我非常满意。”

    阮小溪本来长相就是清纯,这个时候浓妆艳抹起来实在是不伦不类。阮小溪看着镜子中那个滑稽女人,没有说话。

    阮小溪紧紧抿着嘴唇,昨天宋舟鸿就和她说起过今天要她接客的事情。当是宋舟鸿仔细的盯着阮小溪,似乎是想从阮小溪脸上看出一点不甘不愿,他想让阮小溪示弱,他想让阮小溪向他求饶。

    可宋舟鸿的计划注定是要落空,阮小溪只是面无表情的听着,她看着宋舟鸿的脸,就像是看着空气。

    宋舟鸿忽然明白,在阮小溪心里宋舟鸿和那些嫖客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甚至阮小溪还比那些陌生人更要厌恶他。

    这个认知让宋舟鸿恨得咬牙切齿,他对阮小溪说:“你知道你即将遇到什么样的人么?或者他会是个色情狂,或许是个五六十岁的虐待狂……”

    阮小溪听着宋舟鸿的话,像是事不关己一样的平静:“不管是谁,都比你要好。”

    阮小溪这个时候已经不愿意在宋舟鸿面前掩盖自己的尖锐,她执意要用自己的刺把宋舟鸿刺得遍体鳞伤。

    “好好好……”

    宋舟鸿最后只落下这么三个字,就甩了袖子拂然而去。

    ……

    宋舟鸿经营的赌场内,灯光闪烁,群魔乱舞,灯红酒绿中全是堕落的纸醉金迷。

    今天是宋舟鸿经营的赌场这季度最大的盛会,每个人眼睛中都闪露出贪欲的光,没有人不为金钱而疯狂,尤其是对这些瘾君子而言。

    这个地方早就没有了一点踏实的感觉,每个人都是漂浮在云端,他们一掷千金,他们光鲜亮丽的踏进这个地方,可能你这一刻看到的他西装革履,下一秒就会因为自己的豪赌而倾家荡产。

    而在这里,宋舟鸿他们的任务就是用出吸引人的东西,勾引每个人的**,让他们投入自己的全部。

    十赌九诈,这个道理明明每个人都懂,但是还是有人总会抱着侥幸的心理来这里跃跃欲试。开始总是会小赢一笔,但随即而来的就是运气不佳,有的人还是有些理智,见好就收。

    但总有一些人,贪婪迷惑了他们的眼睛,就会想要把之前的东西全部都赢回来。这个时候等待他们的就是满盘皆输,倾家荡产。

    开始人们只是跃跃欲试,在气氛逐渐到达**之时,主持人终于大手一挥:“今天在场内制造出交易流水之最的人,就会得到她……”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