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真的很讨厌我么
    ben一边扭正自己的骨头,一边嘲笑宋舟鸿的手法。

    断骨这种事哪里需要在船上宋舟鸿噼里啪啦一顿打那么麻烦?他也就是看起来厉害了一点,其实关节错位这种事情,专业的人只需要一点巧劲就完全可以。

    所以说宋舟鸿这个人其实就是看起来花架子比较多而已,要是说能力,倒真的有些不足,不过这个人的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掩盖了这一点。

    人么,有的时候豁出命去,总能闯荡出来点什么。

    ben正好自己的骨头,掰着手指算计着大概几天他能恢复行动。

    七天……

    ben看着窗外那一点光亮,笑着低喃:“奕森,这七天你可得顶住。”

    ……

    阮小溪实在是虚弱的厉害,在船上的时候没有条件,现在回到了大本营,宋舟鸿第一件事就是叫来了医生给阮小溪照看身体。

    阮小溪本以为已经蒙混过关,可她实在没想到刚安稳没片刻,转眼间宋舟鸿请来的医生已经到了床边。

    宋舟鸿笑盈盈的看着阮小溪,他已经换下了那一身泥垢的衣裳,又是那个一本正经西装革履的宋舟鸿。

    阮小溪看这个人就觉得恐怖:“舟鸿,我真的没事,你不用这样担心我……”

    宋舟鸿这个时候又摆出了那副深情的模样,他抓住阮小溪的手轻吻:“那怎么行,我可是十分关心你,身体不舒服就要好好看医生。”

    宋舟鸿一向心机深沉,阮小溪第一次对看病这件事发生抵触,宋舟鸿就隐约察觉到了些什么,可是那个时候ben装的老中医还真的把宋舟鸿蒙蔽了过去,但谎言终究是谎言,该来的东西总是该来。

    阮小溪毫不配合,宋舟鸿看着阮小溪只是轻飘飘落下一句:“你可别忘了,ben可是还在我手上,你要是想让你这个好朋友多活几天,就最好全都听我的……”

    阮小溪呼吸一窒,她想起了ben,现在他怎么样了?宋舟鸿会不会对他十分残忍?

    宋舟鸿看出了阮小溪的迟疑,他吻上阮小溪的手背:“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听我的,我绝对不会为难他……所以说他的境遇取决你的选择……”

    阮小溪不可能不管ben的生死,宋舟鸿这一番话拿捏到阮小溪的死穴,ben和阮静怡和他的女儿是完全不同,以前阮小溪被逼的急了,还会生出一种大不了就带着女儿和阮静怡一起死的念头。

    可对ben她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ben这样一个帝王样的人物,他有的太多,不是他这种小人物可以连累的,他有自己的事业和爱人。他之所以落到宋舟鸿的手上,全是因为自己。

    宋舟鸿的威胁之后,阮小溪没有任何挣扎的接受了这场宛如自杀的检查。

    好在宋舟鸿并没有在现场监督,刚刚回到拉斯维加斯,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现在的情况虽然看似没有任何风波,但他必须好好查管自己的力量。在乔弈森那里上次吃的亏太大。他现在必须十分严谨。

    阮小溪站在医生面的时候,小腹处明显的隆起暴露在人前。医生看着阮小溪的眼神变了变,似乎是有几分迟疑。

    阮小溪走投无路,咬牙对这个素未相识的人开口求助:“你能不能帮我保密?求求你……这是条生命……你就行行好……”

    医生大概是没想到阮小溪竟然就这么直白的开口:“你这不是……宋哥的……?”

    宋舟鸿在拉斯维加斯干的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事情,在这里早就没有人叫他宋总。

    阮小溪咬紧了嘴唇摇摇头。

    这医生也是吓了一跳,他本来就只是来检查个身体而已,没想到就撞破了宋舟鸿的丑闻。

    听说这个女人是宋舟鸿极其喜欢的,现在这绿帽都已经戴在了头上,他竟然还毫不知情,以这个衣冠败类以往的行径,他知道了他这么丢脸的事情,是绝对不能活的。

    阮小溪不知道眼前的人心里已经百转千回:“医者父母心,他要是知道了,是绝对不会让他活着的……”

    医生看着阮小溪苦苦恳求的模样,他的确也是不忍,可是他也有一家老小,他想了想压低声音说:“我可以先帮你隐瞒,但是你应该怎么做你也知道吧……我看你的肚子也得有小三月……”

    “这段时间本来是不太明显,可你最近营养极度不良,这样的话你是没办法隐藏的……”

    “我这里几天会帮你开一些维生素片,是不会对你身体造成任何影响,但是你必须强迫自己吃下东西。不然以你现在的身体,能不能剩下这个孩子还未可知。”

    阮小溪感激的点点头。

    那医生心乱如麻,他是绝不可能帮阮小溪隐瞒太多时间,他如果今天回去就立马带着一家老小逃命,或者还有一线生机。

    今天的检查已经是按部就班的进行,他从阮小溪手腕上抽了好几管的血,就匆匆的离开。

    晚上宋舟鸿回来的时候,看着木然一张脸躺在床上的阮小溪,问身边的人:“医生今天说了什么?”

    在门外监视的是宋舟鸿另外一个心腹王猛,虽然不如铁秩一样堪以大用,但是也同样是忠心耿耿。

    “他没说什么,只是说要先回去检查一下,请宋哥不要着急。”

    宋舟鸿皱了皱眉,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就一点其他的也没说么?”

    王猛仔细回想了一番:“真的没说什么。”

    宋舟鸿本来正要脱下身上的西装,这个时候忽然开口:“你最近帮我好好盯着这个医生,他可能有些问题。”

    一般来说这种请来的私人医生,都是能从病人大体的体貌特征推断出,病人身体的大概情况,可这人却是一句话都没说?

    阮小溪看到宋舟鸿回来,抬眼看他,眼底有无法掩盖的厌烦。

    宋舟鸿也不恼,他坐在阮小溪身边:“小溪,你很讨厌我么?”

    阮小溪没有说话,只是她木然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