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
    阮小溪心脏猛地就回归了原位,这些日子都是阮静怡陪她过得,静怡这个人虽说是有一些缺点,但绝对不是个坏人。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

    铁秩更是踉跄了两步,才稳住自己的心神。

    阮小溪在庆幸之后,忽然想到刚刚ben的说辞,他大概是想从铁秩这里找到缺口,可是都因为她的失控落空。

    阮小溪恨不得掐死自己,ben看出阮小溪的自责,笑道:“担心自己的姐妹那是人之常情,也没有什么好自责的,你要是不这样,才不像我认识的那个阮小溪呢……”

    之后三个人各怀心事,都没有说话。

    宋舟鸿不一会就再次回来,这天也就这么阴郁的过了。

    距离拉斯维加斯越来越近,ben能明显感觉到宋舟鸿的兴奋。他嘴角勾起一点冷笑,拉斯维加斯么?

    宋舟鸿只觉得乔弈森在这里没有势力延伸,但他也不想想为什么宋家的手从来没有向这块肥沃之地伸出,那还不是因为……

    拉斯维加斯才是他ben最大的帝国所在地。

    ben勉强动动自己的腿,只要稍微动作都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他咬着牙看着阮小溪,阮小溪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两个孩子的时间间隔太短,她根本没有时间来修养自己的身体。原本就瘦弱的人看起来更羸弱几分。

    要是她身形圆润,那么还有可能会隐瞒住这个孩子,可她现在的身体……只要下船时候一起身,这个孩子绝对会在宋舟鸿面前必漏无疑。

    其实宋舟鸿早就已经有所怀疑,不然也不会让他在伪装的情况之下,帮阮小溪照看身体。

    如何保住阮小溪的孩子是现在最大的难题。

    晚上,宋舟鸿在船舱之中遥望,他的眼睛中精光闪烁,忽的对阮小溪说:“小溪,你看……那里……”

    阮小溪根本不愿理会宋舟鸿的话,可ben却对她点了点头,阮小溪不知道ben是什么意思,但也只好裹着被褥勉强抬起身体,向窗外看去。

    拉斯维加斯的夜繁华而糜烂,它腐朽而香甜的气息飘荡四周,早已经四溢出这个城市。

    宋舟鸿让阮小溪看向波澜壮阔的大海,他指尖的方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点光亮,那是拉斯维加斯的夜光。

    宋舟鸿脸上露出点疯狂的神色:“你看到了么?那灯光就是我的天堂……”

    阮小溪想起ben的眼神,她认为ben是想知道他们现在所在地区大概的位置,张口回应:“哪里有光?也太远了点吧……”

    宋舟鸿含笑看着阮小溪:“哪里远了,就我们现在的速度,最多一天就可以到那个地方……等到到了那里……”

    “什么乔弈森,什么威风凛凛的ben,都只不过是过街老鼠而已。”

    ben听到宋舟鸿狂妄的话,嘲讽的笑笑,打了个哈气。

    宋舟鸿的推测果然没有错,仅仅一天而已,原本飘忽不定的船,果真到岸了。

    宋舟鸿一改这几天萎靡不振的形象,在船舱打开的那一瞬间,脸上重新露出那种气定神闲的微笑。

    ben开始还担心宋舟鸿会在阮小溪下地的时候发现她身体的异样,可宋舟鸿明显是为了炫耀,直接抱了阮小溪下船,宋舟鸿的手下一窝蜂涌进船舱,把ben拖了出去。

    乔弈森不知道ben已经落入宋舟鸿的手里,他走的空路。早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却迟迟没有ben的消息。

    乔弈森联系过ben在船上的手下,可他们只是说出了ben的计划。

    乔弈森咬牙切齿,ben这些蠢货,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宋舟鸿是不会对阮小溪下杀手的,可是对ben就不一定了,他恨ben和自己恨得牙痒,这次一旦露出破绽,ben的性命岌岌可危。

    乔弈森听到ben已经连着一周都没有音讯,下令叫ben的手下不要再管什么他的命令,直接冲进去看看两个人的情况,可ben的手下全都是有严格的命令制度,ben的命令不可违抗,任凭谁也是一样。

    乔弈森这个时候恨极了ben手下的唯命是从,但是他现在大概是知道了宋舟鸿乘坐的船只。

    如果劫船的话大概有多少胜算?乔弈森仔细掂量,宋舟鸿的人马应该也知道宋舟鸿的信息,要是他在宋舟鸿登船的时候下手,简直是最愚蠢不过的行为。

    现在乔弈森两个最重要的人都在宋舟鸿手上,他不但被卸掉了左膀右臂,还被扼住了脖颈。

    阮小溪被宋舟鸿安置在一个全是雪白的房间,宋舟鸿总说阮小溪就是他的天使,所以白色是最衬她的颜色。

    阮小溪简直无法忍受宋舟鸿疯狂变态的固执,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使,更不是什么上帝派来拯救宋舟鸿整颗肮脏黑暗心灵的精灵。

    ben则是被拖到了宋舟鸿的囚室。

    这牢笼潮湿冷寒,ben被扔进其中最深处一间,只不过这次他的双手被松开,宋舟鸿可不想找个人专门喂这个狡诈的男人吃饭,任何人接触他都有危险。

    他关押起来的可是一只受伤的雄狮,而不是一个被废了腿的狗。

    宋舟鸿透过小小的窗户看着ben,眼睛里全是怜悯:“你应该庆幸我没有趁机肆意折磨你,而是让你在这‘安乐窝’里。”

    ben无所谓的耸肩:“那我可要好好谢谢你了……”

    宋舟鸿被ben这副没脸没皮的态度气的咬牙,每每一对上这个人,宋舟鸿总是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做才好,这个男人总是让他不知道下一秒应该如何应对。

    ben如愿把宋舟鸿气得半死,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夹杂着怒气远离,ben这才凝重下来,他看着四周的墙壁,只有一遍墙侧有个窄小的通风口,是绝对不可能有人能够从这里出的去的。

    除此外就只有个送饭的口子,只能通过一个碗的大小。

    看来宋舟鸿真是为了关住他煞费苦心。

    只不过……

    ben尝试动了动自己的退,前段时间被宋舟鸿打断的腿已经开始向着扭曲的方向愈合,这可不是真么好事。

    ben一手抓住自己的膝盖,“咔擦”一个用力,就把自己的腿骨再次卸断。

    要ben说宋舟鸿还是太嫩……没在刀尖上滚过……又怎么能了解他这种人的厉害?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