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不该有的感情
    没有了针对,ben自然是乐的自在,腿上的伤没有任何医疗手段,如果按照这样愈合下去,难免骨头会长歪,到时候还要重新打断再让伤口愈合。

    ben一日三餐吃的极多,宋舟鸿几乎觉得是养了只猪放在屋子里。

    ben倒是无辜:“我这个人天生的胃口大,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生的这么威武雄壮?”

    宋舟鸿在某些时候真的是佩服了ben的没脸没皮,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乐的逍遥,真不愧是个英雄。

    只可惜……他和自己道不同不相为谋。

    阮小溪开始还担心ben的身体,可ben却是能吃能喝,还吃的比谁都多,宋舟鸿每天瞪着ben的眼神简直是……好笑。

    宋舟鸿可能这辈子都没踢到过这么硬的铁板,你要是打他,他不出声,让你自讨没趣你要是不理他,他还能疯狂生长。

    阮小溪的境遇却尴尬起来,她的肚子日益明显,宋舟鸿对她的意图也越发不再克制。

    一到晚上,宋舟鸿就往阮小溪床上爬,阮小溪发了疯一样的拒绝,甚至以死相逼,才让宋舟鸿息鼓灭烟。

    趁着宋舟鸿出门拿饭的时候,ben也曾和阮小溪眼神药流过,阮小溪身上的衣服宽松,如今还能掩盖的住自己的身形,可如果乔奕森再不找到她。

    她是绝对隐藏不了多久的。

    阮小溪经常会担心ben的境况,他的腿究竟有没有大碍。

    宋舟鸿不在,铁秩看着阮小溪忧心忡忡的模样,看似漫不经心的提醒:“阮小姐要是想让他活的久一点,就最好收敛起你那没有必要的担心……”

    “要知道……宋先生可是对阮小姐一切在乎的东西饱含杀意。”

    ben眉头微皱,他看不懂铁秩这人,要说他是忠心于宋舟鸿,为什么会对乔奕森的女儿和阮静怡网开一面,放了他们一条生路。

    但要说他不忠心于宋舟鸿,他的确每时每刻都在为宋舟鸿着想,不然他不会在危急关头挟持了阮小溪,用阮小溪的生命作为威胁。

    ben:“铁秩,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吧……”

    铁秩原本擦拭桌子的手停下,目光如炬的对着ben:“你什么意思?”

    ben笑道:“阮静怡和乔奕森的女儿,你难道不想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阮静怡的名字如同响钟在铁秩心头炸裂,他微微踉跄一步,脑海中全是阮静怡中枪时那种不可置信的表情。

    静怡……

    她现在怎么样了?那一枪对她的身体有没有造成严重的伤害?

    ben这个人从来都是机敏,如今铁秩露出这么大的破绽,他几乎能够猜到铁秩究竟是什么想法了。

    铁秩他从来都对宋舟鸿唯命是从忠心耿耿,听从他的命令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可他有为什么会在那个危急关头放过了她们?

    阮静怡和乔奕森的女儿,她们之间有一个人对铁秩来说极为重要,重要到甚至可以为了她反抗宋舟鸿的命令。

    乔奕森的女儿就只是个小屁孩而已,连话都说不清楚,就算铁秩是个恋童癖,也肯定不会喜欢上这种还在襁褓中的婴儿。

    那他……

    竟然是喜欢阮静怡么?

    ben不由得对铁秩的口味深深鄙视,就阮静怡那种虚伪拜金的女人,他曾经也不知道领略过多少。

    ben冷声说:“阮静怡死了。”

    铁秩指尖猛的颤抖,急声道:“不可能,我明明……我明明没有下死手的!”

    ben心里了然,看来铁秩是真的对阮静怡有了什么思凡的想法:“可是你忘了,她身怀六甲,你那一枪让她惊吓过度,当场流产……我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失血过多……”

    铁秩唇色惨白,明显是相信了ben的说辞。其实ben的谎言并不高明,只要铁秩多想一想肯定就能发现其中的破绽。

    只是当局者迷,他陷入了害死阮静怡深深地自责之中。

    失忆之后的阮静怡是个那么单纯的人……她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天使,竟然……竟然他就这么杀了她么?

    ben仔细观察着铁秩的举动,判断铁秩这个人有多大的机会可以为自己所用。

    阮小溪听到ben的话,一时间目眦欲裂:“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坏了!

    ben看向阮小溪,阮小溪明显已经陷入了崩溃,他刚刚只顾着设计铁秩,完全忘了这里还有个和阮静怡血浓于水的至亲。

    ben拼命向阮小溪使眼色:“小溪……你冷静点,不要激动……”

    “我怎么冷静……静怡可是我的妹妹……”阮小溪神智涣散,她忽的看向铁秩,眼神阴冷仇恨:“是你杀了静怡?是你杀了她?”

    “她那么喜欢你……她每天每天都想待在你的身边……”阮小溪终于从床上起身,这几日她为了掩藏身孕,一直都把自己裹在厚重的被子里,这时候她一步步走下床,隆起的小腹毕露。

    “她为了让你开心,她……亏我还以为你对她也是真心……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阮小溪哭的全身颤抖,她一步步逼近铁秩,手上抓起桌上切水果用的尖刀:“我以为你和宋舟鸿是不一样的……没想到你的心也早就黑透了!”

    ben眼看着阮小溪情绪失控,阮小溪是他们四角中最干净的一个,怎么能让她因为一个谎言手上沾满鲜血?

    “我骗你的……”

    ben咬咬牙,直接说出了真相,他本来想利用铁秩一时间的迷惑找机会突出重围,宋舟鸿每天买饭的时间大概是二十分钟左右,只要可以突破铁秩这条线,他和阮小溪就可以从这暗不见天日的地方逃出去。

    可他没想到阮小溪对这个妹妹竟然是有这么深的感情,自己的谎言竟然直接让她崩溃。看来老天是真的想让他深入敌营,做乔弈森的后盾了。

    阮小溪愣愣的回头:“你说什么?”

    ben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再去欺骗阮小溪和铁秩:“我刚刚是骗他的,我想看铁秩是不是对阮静怡有什么不该有的感情……”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