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可千万要好好珍惜现在
    铁秩不知道阮小溪现在的身体状况,他只觉得阮小溪这个女人实在太过柔弱,只要这么一脚就完全软在了自己的怀里。

    眼看着铁秩第二脚又要踢上去,ben咬咬牙,直接扔下手上的枪:“我投降。”

    任凭宋舟鸿这样狡猾的人都没有想到ben竟然这么轻易就会缴械认输,一时间还以为他是留了什么后手。

    可ben只是面色凝重的站在那里,完全没有了刚才玩世不恭的气势。

    ben十分担心阮小溪的身体,她有了乔奕森孩子的事情,看来宋舟鸿并不知道,否则这孩子绝对是不可能留到现在。

    宋舟鸿上下扫过ben的身体,确认他没有携带其他武器,才用绳索把他捆了个结实。

    宋舟鸿重重一脚踢在ben的身上:“想不到有天你也会落在我的手上。”

    ben咬了牙忍下身上的痛楚,调笑道:“我的确是想不到我竟然有天会落在你这种人的手上……”

    ben的声音自嘲又讽刺仿佛落在宋舟鸿的手里真的是天大的耻辱。

    宋舟鸿冷笑:“你也就现在有时间耍嘴皮子,等到了拉斯维加斯,你就是个过街老鼠,我想碾死你轻而易举……”

    ben不可置否的笑笑,仿佛只是把宋舟鸿当成个笑话。

    ben的身份已经暴露,宋舟鸿反而放心下来。

    毕竟一个手无寸铁知根知底的老仇人,总比一个来历不明的老庸医让人省心。

    阮小溪知道如果不是为了救她,救她肚子里的孩子,以ben的身手,是绝对不可能被宋舟鸿和铁秩这样的渣宰所擒。

    宋舟鸿一向视ben为眼中钉肉中刺,这下把人活生生抓到,可是出了口恶气,动辄就对ben非打即骂。

    宋舟鸿的身手虽说是不如ben好的,可他的阴险心肠却是谁也比不上。

    ben还有用处,这个人现在不能死。

    谁都知道ben是乔奕森的左膀右臂,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只要抓住了ben,要想威胁乔奕森做什么,实在是轻而易举。

    只是ben这个人身份成谜,他的能力完全不亚于乔奕森,甚至在身手上比起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厉害。

    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就等于是一个重型炸弹,稍微不慎就会玉石俱焚。

    夜里,宋舟鸿看着被捆在角落里的ben,一个恶毒的念头慢慢涌上心头。

    宋舟鸿抓起放在门旁的自卫用的铁棍:“我虽然现在不能杀了你……但是却可以先废了你……”

    阮小溪本来都要昏昏沉沉的睡着,宋舟鸿忽然开口,让她神智瞬间清明。

    阮小溪隐约可以猜到宋舟鸿想要做什么,喊道:“宋舟鸿!你住手!”

    宋舟鸿含笑望着阮小溪,眼神却是冰冷:“小溪……我知道你是心疼他……”

    “可是你再大喊大叫,引来了什么不必要的人,第一个死的就是他……”

    阮小溪心急如焚,可ben却像是毫不在乎的样子,甚至望向阮小溪的眼神中还添了几分安慰。

    ben用眼神告诉阮小溪,不用担心。

    可阮小溪又怎么不知道他此时的境遇?

    一切都是怪她!如果不是自己不相信乔奕森,错信了那几张来历不明的照片,怎么会害得身边的人接二连三遭遇不幸呢?

    ben脸上挂着无所谓的笑:“宋舟鸿,你无非是怕我还有机会逃了……你大可以打断我的腿骨,来安慰你那惶恐的内心……”

    宋舟鸿被ben直接戳破心思,索性也不再隐藏自己的狰狞:“你说的轻松,就怕你一会骨头碎成渣渣的时候,就不会这么嘴硬了……”

    说罢,闪烁着金属光芒的钢管就对着ben的小腿狠狠砸下。

    强硬的力度夹着凛冽的风声,落在ben的身上。

    阮小溪目瞪口呆,呼吸几乎都要停止。接二连三的**碰撞声音传入阮小溪的耳膜。

    “不要……不要……”

    阮小溪心脏几乎炸裂,她疯了一样向前扑冲,试图阻止宋舟鸿的暴行,可她刚有动作,旁边的铁秩就把她死死按在床上,用毛巾堵住了嘴。

    疼痛在ben腿上炸起,其实这样滋味他并不是第一次尝到,刀枪箭雨生死边缘他都熬过来过了,又何况是现在只是断骨呢?

    ben额角渗出细细的冷汗,生理的疼痛无法克制,可是他却没有任何卑躬屈膝的态度,他脸上仍是放荡不羁的笑,倒显得宋舟鸿低了一等。

    骨头断裂的声音在阮小溪耳边响起,ben终究还是溢出了一点声音,不是示弱,而是冷笑。

    “怎么样?现在可还算是满意?”

    ben身上已经被冷汗湿透,他抬起头目不斜视的对上宋舟鸿的眼睛:“你现在还怕我么?”

    ben的眼神如同深林种负伤的雄狮,虽是身处不利,群狼环绕,境遇危险……周身却依旧是种王者的傲气。

    就是这种与生俱来光芒四射的傲气,是宋舟鸿这种从阴暗的角落里攀爬出来的人所从未具备的。

    他是从沼泽泥潭中蚕食同伴成长,在肮脏中滚过,裹了洗不干净的阴暗,混杂出来的一团浊气。

    无论他今后包装的如何光鲜亮丽,也掩盖不住身上的污浊。

    宋舟鸿咬牙切齿,每每只要一对上ben或者是乔奕森这种天之骄子,自卑的情绪就从心底疯狂蔓延。

    宋舟鸿抓住ben的头发:“你以为你十分成功吧……家庭优渥,妻子美丽,父母安康……你可千万要好好珍惜现在……”

    “因为恐怕没多久……他们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ben无所谓的耸肩:“我可不认为你这种过街老鼠,能够杀得了我……”

    宋舟鸿一把踢开ben:“那你就伸长了脖子,好好看看这把刀什么时候会落下来。”

    阮小溪看着宋舟鸿恶毒的表情,似乎是第一次认识这个男人。

    他一次又一次刷新着自己的底线,一次又一次。

    接下来四个人度过了还算是平稳的一段日子,宋舟鸿没有再刻意为难ben,兴许是怕船上医疗力度有限,要是ben这颗重要的棋子在这里就死了,可是对以后没有任何帮助。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