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的下人挟持了你的女人
    想明白之后,ben索性也不装出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他哈哈一笑,用藏在掌心中的刀片割开捆绑在手腕上的绳索,大方起身站在宋舟鸿面前。

    ben身外是裹了层质地良好的人形橡胶,他原本在角落里全身都是畏畏缩缩的气质,此时却完全都不一样了。

    ben身上的气势极足,虽然他手上没有拿着枪,但是现在却一点也不会显得比宋舟鸿弱,甚至宋舟鸿还要落到下风……

    宋舟鸿看着ben他知道这个人,他就是乔弈森的挚友,也是他的左膀右臂,这次之所以乔弈森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就搞垮宋家,ben肯定也有不了忽略的一份功劳。

    “你竟然敢单独出现在这里,是该说你太自信还是太愚蠢?”

    ben拍了拍身上的剥落下的死皮:“当然是太自信?”

    “我怎么可能把自己的生死安危置之不顾?”

    宋舟鸿把枪口对准ben的额头:“你太愚蠢了,我一枪就会结束你的命……”

    ben无所谓的耸肩:“现在外面都是我的人,你要是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你就是我的陪葬。”

    宋舟鸿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不起乔弈森甚至还要难对付,他冷声说:“你的意思是说这还有你们的人?”

    “那当然,你觉得我是那种会蠢到以这种身份深陷泥潭的人?”

    “……”

    宋舟鸿一时无言,ben的出现打乱了他所有计划,他必须重新考虑时间应该怎么进行。

    ben看出宋舟鸿的犹豫,他一把抓住宋舟鸿的枪口,只是一刹那间,形式就发生了变化,宋舟鸿被ben一脚绊倒在地板上,用枪抵着头。

    ben冷笑:“呵,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想对我露出爪子?”

    宋舟鸿没想到ben竟然有这么强的近身搏斗技巧,他低着头没有说话,他是不能输的,还有三天就要到达拉斯维加斯,那里有他的基地,如果现在被ben打垮,以乔弈森对他的憎恨程度,是绝不会让他有机会活下去。

    ben看了眼阮小溪,他本来是没想这么快就暴露身份,刚刚他说的话其实完全是在虚张声势。

    船上确实是有他的人,这次的行动也的确是有只会给下面的人。

    但是他在变装之后,为了不引起宋舟鸿的注意,他曾拒绝了手下的跟踪,毕竟宋舟鸿也是在拉斯维加斯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手闯荡下来的人,他可不认为他会看不出有人尾随。

    ben曾经说过,如果不是他摇响集合铃,绝对不要出现,以免打草惊蛇。

    集合铃其实也就只有一个手指头样的大小,它上面是有一个开关,只要打开就会发出巨大的声响,平时可以装作衣服上的挂饰,也不会有人怀疑。

    可宋舟鸿毕竟谨慎,他在入门之前就把ben全身上下搜了个干净,把他身上不必要的挂饰全都丢掉,以免装有追踪或者监视器。

    现在倒好了,宋舟鸿还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把ben负责联络的信号用具扔到了海中。

    ben挥挥手:“小溪过来……”

    阮小溪看着ben神武的样子,她脸上露出点安慰的笑容,可她刚刚有所动作,铁秩的枪口就对准了她。

    铁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刚刚他静静躺在那里,就是为了模糊自己的存在。

    铁秩一点点靠进阮小溪:“别动!”

    ben没想到铁秩会有所行动,他听了乔弈森的解析,本以为铁秩放走了阮静怡和乔弈森的女儿,他的心中还是有几分的善良,想要弃暗投明。

    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ben只有一把手枪,他没办法做到在对准宋舟鸿的情况下还能击杀铁秩。

    铁秩这几日修养的还算不错,他走到阮小溪面前,把阮小溪挟持在怀里,一胳膊卡住她的脖颈,一手用枪抵住她的太阳穴。

    ben阴森森的盯着铁秩,似乎是在揣摩他的行为。

    他踢了身下的宋舟鸿一脚:“你的下人挟持了你的女人!你就不管管么?”

    宋舟鸿无所谓的笑了:“我反正都要死了,就让小溪陪我一起又怎么样?我活着得不到她,死了还不能么?”

    宋舟鸿的话说的恶心至极,他桀桀的笑着,像极了一个小人。

    “卑鄙!”

    ben最看不起的就是宋舟鸿这种男人,他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自己多么喜欢阮小溪,可是事到临头,他依旧是想用阮小溪做挡箭牌,他想的不是怎么保护自己爱的女人不受伤害,而是自己的安危。

    铁秩敢直接对阮小溪开枪,现在他们处于僵持的状态,他其实并没有占得先机……他们就赌一把阮小溪在ben心里的位置。

    阮小溪看着现在的情形,ben前几天被宋舟鸿刺伤的腿部依旧没有包扎,现在伤口崩裂,流出鲜红炙热的血来:“不要管我!不要被他们的话迷惑……呜呜呜……”

    阮小溪的话被铁秩捂住,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

    阮小溪说的轻松,可ben又怎么能真的对它置之不理呢?阮小溪可是乔弈森最重视的人……

    铁秩不敢真的杀了阮小溪,可那不代表他不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虐待阮小溪的身体,毕竟阮小溪是个女人,就算阮小溪同等的伤放在宋舟鸿身上那全都是不疼不痒。

    铁秩膝盖用力磕在阮小溪的小腹,要是平时,阮小溪也就忍了,可是他现在毕竟不同于往日,她肚子里可是有个还未成形的孩子,铁秩这一脚毫不留情。

    阮小溪咬了牙没有发出声音,可是身体终究还是软了。

    孩子从未受到过这么大的冲击,此时这力道下来,就开始在腹内疯狂的翻绞,阮小溪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脸色惨白。

    ben的脸色瞬间变了,在场的人只有他和阮小溪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ben现在十分清楚这孩子绝对不是宋舟鸿的,不然宋舟鸿怎么会这么淡然看着自己的孩子承受生命危险?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