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真是大喜啊!
    宋舟鸿觉得那人表情太过奇特,他盯着老头,想看看从他嘴里能说出来点什么。

    “啊……”那人拍了拍手:“真是大喜啊!”

    阮小溪脸色惨白,生怕他就这么拆穿自己的身体状况。

    宋舟鸿眼神冰冷:“怎么个大喜?”

    老头笑呵呵的开口:“令夫人身体康健,没有任何疾病,也没有任何隐疾……这还不是最大的好事?”

    宋舟鸿不信,他又问了一遍:“真的?”

    “你不信我,为什么还把我绑过来?”老头瞪起眼睛,似乎是对宋舟鸿现在的怀疑表示不满。

    要不是现在情况危急,谁稀罕你这种野鸡医生?

    阮小溪不懂日文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着宋舟鸿毫无波澜的样子有些奇怪。

    宋舟鸿回头对阮小溪安慰道:“没有任何事情,他说你就只是晕船而已。”

    阮小溪眉间露出一丝怀疑,这人说自己身上什么事都没有?

    难道是她自己想多了?阮小溪看着自己略微隆起的小腹,难不成真只是自己长胖了?

    宋舟鸿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把老头结结实实的绑了起来,他现在还不能杀他,这人还得帮他照顾铁秩的伤口。

    这天晚上,宋舟鸿去帮他们领取食物,屋内只剩下了其余三人。

    阮小溪自从知道自己是没有怀孕之后,就不再掩饰自己的呕吐,她现在在海上,颠簸的船只让她十分不适应。

    铁秩因为伤口发炎,吃了消炎药睡了过去,现在只剩下阮小溪和老头子两个人清醒。

    阮小溪忽然听到在墙角一直瑟瑟缩缩的人开口问:“那孩子是谁的?”

    “啊?!”阮小溪一时迷茫,竟然不知道是谁在开口。

    要说这个老头也是奇怪,他自称精通中国医术,可他却从没说过一句中文,嘴里和宋舟鸿嘟嘟囔囔的都是一口日语,现在……

    是怎么回事?

    阮小溪扭过头看着那人,却发现那人一改往日的颓唐狼狈,现在双眼中精光闪烁,正直直盯着她。

    ben觉得自己简直就变成了乔弈森的万能小帮手,他当时就觉得以宋舟鸿的性格和现在的境遇是绝对不会走空中的,毕竟现在的航空机关十分严格没除非他能有一架私人机。

    可明显的宋舟鸿在国内的势力还未发展到那样的程度。

    如果是水路的话,宋舟鸿是会走那些肮脏的偷渡船还是正经船只呢?

    如果是只有他和铁秩两个人的话,估计两个人就会走偷渡,可是加上阮小溪……

    ben查了最近的海上船只,只有这一艘是最符合他的猜测,结果宋舟鸿还真的在这里,ben乔庄打扮就是为了吸引宋舟鸿的注意。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来到这里却发现阮小溪竟然怀孕了……

    他清楚的摸到阮小溪的手腕的脉搏,他虽然不是真的精通中医,可有段时间晨微的膝盖总是会隐隐作痛,他为了掌握按摩手法,曾小学过中医,没想到现在倒是用上了。

    ben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记得这段时间阮小溪是一直和宋舟鸿住在一起的,难道……

    阮小溪看过去,正对上那双审视的眼睛。

    ben无法想象乔弈森这么爱阮小溪,当他知道阮小溪现在已经有了宋舟鸿的孩子会做出来如何残忍疯狂的事情。

    他本来是想以这样的身份潜进宋舟鸿身边,先看看阮小溪的情况,没想到宋舟鸿竟然这么谨慎,一连几日都死死盯着他,他根本没有机会和阮小溪说上话。

    今天要不是他在铁秩的消炎药里下了手脚,他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和阮小溪说话。

    阮小溪这才发现这个眼神分明是ben的,她一刹那间心脏就提到了嗓子口。

    ben为什么为扮成这副模样出现在这里?他知道不道自己有多么危险?要是晨微知道了该会有多么担心?

    宋舟鸿手里是有枪的,现在ben独身潜入,知不知道是有生命之危的?

    ben估摸着时间宋舟鸿快要回来了,他看出阮小溪脸上的惊恐:“你不用担心,这附近都是我的人,我绝不可能一个人到这里来,你就放心……”

    “小溪……你先告诉我,这孩子是谁的?”

    ben现在最关注的就是这个事情,如果这是宋舟鸿的孩子,那就需要考虑到太多事情,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乔弈森能不能接受。

    阮小溪知道ben担心的是什么,忙的开口:“这孩子是弈森的……”

    阮小溪的话空口无凭,她最近几乎都没有和乔弈森有见面的机会,却和宋舟鸿日日夜夜住在一起。

    她的话按理说是任凭谁都不肯相信的,可ben听过之后,却没有任何怀疑:“那就好……你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

    他笑了笑:“我可是非常期待这个小侄子的……”

    ben听到门外的动静,他眼神一遍,想着阮小溪的方向轻瞥,阮小溪登时就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

    宋舟鸿端着盘子回来,就看到旁边昏昏沉沉睡着的铁秩,他眼神中瞬间就透露出几分的惊疑,可转瞬间就有平淡了自己的想法。

    他把手上的饭菜放在桌子上,他平时都会先喂了阮小溪,再去把剩下的东西端去给铁秩。

    因为阮小溪一向是没有胃口,宋舟鸿总会逼着阮小溪一口口吃下去。

    可今天十分奇怪,宋舟鸿先去叫醒了铁秩,把饭放在铁秩面前。

    这种小事在阮小溪看来是不以为意的,可ben这种在生死边沿挣扎的人,却明显察觉出了有几分异样,果然还是太心急了么?

    阮小溪怀孕的事情打乱了他的思绪,他本来是不想做出这么大的动静,毕竟他出现的太过离奇,宋舟鸿不可能毫不怀疑,不然也不会时时刻刻都监视着自己。

    宋舟鸿端着饭来到ben的面前,他笑盈盈的把饭放在ben面前:“吃吧……”

    ben知道如今宋舟鸿大概已经猜到自己是乔弈森的人,可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果他觉得自己是个没有用的小人物,肯定会杀之后快,他如今要是还不表明自己的身份,宋舟鸿下一秒可能就要杀掉他。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