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现在的人都是狗眼看人低!
    宋舟鸿想到乔弈森就恨得咬牙切齿。

    想来他辛辛苦苦创造下来的宋氏现在已经是乔弈森的囊中之物了。

    阮小溪忍住恶心问:“这是哪?”

    “再去拉斯维加斯的路上……”宋舟鸿在阮小溪的身后垫了个垫子:“你不是一直都想去那里么?我现在就带你去……”

    阮小溪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想去那个奢华的赌徒天堂了。

    阮小溪环顾四周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也没有看到阮静怡:“嗯?宝宝和静怡呢?”

    宋舟鸿自然不可能告诉阮小溪铁秩已经把他们都杀了,只能安慰道:“乔弈森对宋氏攻击的来势汹汹。我没有能力带上他们过来……”

    阮小溪眼神明亮,那也就是说明……

    静怡和孩子已经脱离了宋舟鸿的魔掌么?

    宋舟鸿看着阮小溪开心的模样,一阵冷笑,你大可以开心,现在阮静怡和那个乔弈森的孩子可能早已在火葬场化成了一阵骨灰。

    接下来的日子,阮小溪被软禁在这船的某一个房间,宋舟鸿每天都会过来陪阮小溪聊一些有的没的。

    阮小溪打心眼里的烦他,所以经常就是宋舟鸿自顾自的说着,阮小溪闭着眼睛不予理会。

    只是这段时间阮小溪身体出现了不适,经常会呕吐,还隐隐约约有嗜睡的倾向。

    开始阮小溪以为自己是晕船,可过了几天就发觉自己现在的情况和当初怀孕的时候极为相似。

    嗜睡呕吐停经,还时常会情绪不稳。

    阮小溪忽然生出来积分害怕……她明明没有和宋舟鸿发生任何身体上的关系,为什么会……怀孕呢?

    阮小溪忽然记起,那天晚上在酒店和乔弈森发生的荒唐一夜。

    当时乔弈森并没有带着任何防护措施,两个人的情绪极为激动,所以最后也闹得不欢而散。

    难不成就是在那天?

    是了……也只有那天了。

    阮小溪咬咬牙,她才刚刚生下女儿没有多久,她的身体最近一直都在高压的状态之下,这种情况真的适合拥有这个孩子么?

    他的带来会不会不幸?

    宋舟鸿又会放过他么?

    阮小溪不敢多想,她现在已经发现自己的小腹开始微微凸显,只是平日了穿着宽松的衣服看不出来,看宋舟鸿有恃无恐的样子,他在拉斯维加斯应该还有一段不小的势力。

    乔弈森会来救她么?就算是他来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又能顺利么?

    阮小溪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忧心忡忡,她知道这事绝对不能被宋舟鸿发现,否则以那个男人的变态,一定不会放过乔弈森的孩子。

    阮小溪正这么想着,宋舟鸿看着阮小溪这段时间的不正常,他也开始担心她的身体,虽然他知道现在还属于流亡的阶段,但是阮小溪的身体是重中之重的,就算冒着被发现的风险,也需要有人来救治。

    晚上宋舟鸿在船上的甲板上散步,他带了一个黑色的鸭舌帽,脸上贴满了厚重的胡须,混在人群之中听着人们的窃窃私语。

    忽然他被一个人的高谈阔论吸引:“我可是日本北海道有名的医生,为什么不能给我特别待遇!”

    侍者恭恭敬敬的鞠躬,回应道:“因为您这是普通舱,我们是没有办法向您提供您所说德高档服务的……如果您想要享受高档餐厅的餐饮,可以加钱……也是可以……”

    “只不过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免费提供那些餐饮。”

    “钱钱钱!”那个男人歇斯底里的喊叫起来,他嘴里说的是日语,好在宋舟鸿曾经在堵场的时候也曾接触过一些日本的上流家庭,为了他们专门学过些日文,现在他的话也勉强能够听得懂:“现在的人都这么现实的么?我的医术可是价值千金!”

    宋舟鸿看着那个男人面红耳赤的模样,不由得在心里鄙视,但是是觉得这个人正是今晚他要找的人。

    两个人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个健壮的水手到了甲板上嚷嚷:“发生饿了什么事?”

    那老男人看到水手强壮的肌肉,气势一点点弱了下去,不敢出声了。

    这种争执是常有的事,所以人们也没太过在意,不一会甲板上的人又恢复了原本熙熙攘攘的热闹样子。

    宋舟鸿看着那个老男人一脸挫败的回到座位,他走上去,拍了拍人的肩膀:“嗨,兄弟我看到你刚刚的壮举了。”

    老男人一脸窘迫,他以为宋舟鸿是来嘲笑他的,此时脸色都发了红:“你……”

    宋舟鸿笑笑:“你放心!我绝对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刚刚说的太对了……现在的人都是狗眼看人低!”

    “他们眼睛里全都是万恶的金钱,把我们这些真正有才华有能力的人看扁!”

    宋舟鸿说的义愤填膺,好像自己真的是个落魄潦倒的才人似的。

    老男人这个时候脸色才稍微正常:“那是!我的医术可是将军公主都要预约才能请看到的……”

    宋舟鸿听着他吹牛,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落魄到这种地步?

    男人似乎是看出了宋舟鸿的不信:“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和你说,我只要看一个人一眼,就能知道她是有什么病症!”

    “就说你吧,脸色蜡黄,唇瓣干枯,舌苔厚重,这是典型的火积脾肾的症状,你虽然身体上没有什么大的毛病,但是最近一定经历了什么很火大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显出一副狼狈之态。”

    虽然宋舟鸿心里开始对这个男人一脸的不屑,但他听完这番言论,竟然涌出来几分佩服来。

    他说的还真的是对的。

    既然如此,那么他还是有能给小溪查看身体的能力,不完全是个废物。

    宋舟鸿拍手叫好:“你说的太对了……我爱人现在身体也有点不适,不知道你能不能……一道帮忙看看?”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