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砰!
    阮静怡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她看到铁秩双目通红的看着她,她想站起来摸摸铁秩的眼睛,可是却被一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挡住了她的动作。

    阮静怡好奇的摸着铁秩手上的枪管,笑面如花,对着铁秩咿咿呀呀的叫唤,似乎是在问:这是什么?

    铁秩咬牙,你这个傻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就要死了,怎么还能露出这么开心的表情。

    阮静怡没有得到回答,就对眼前的东西丧失了兴趣,她伸出手想抹平铁秩眉间的褶痕,却被铁秩一脚踹在了地上。

    阮静怡跌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眼神中都是委屈,似乎是不知道铁秩为什么忽然间就对她使用暴力。

    铁秩咬咬牙,不去看阮静怡哭泣的样子,直接开了枪。

    “砰!砰!”

    两声枪响在房间内响起。

    ben本来正在房外和保镖们周旋,听到这声音暗道:“不好”。

    ben挥挥手,从旁边的车内涌出大批人马,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场火拼。

    ben趁着屋外混乱,忙的进到屋内,要是阮小溪真的发生了点什么,乔弈森还不会直接崩溃?这女人对乔弈森来说,早已经是比生命还重要的存在。

    ben进到屋里顺着空气中的血腥味道找进了间屋子,屋内早已没有阮小溪的踪影,只看到阮静怡倒在大片的血污之中,睁着双空洞洞的眼睛,濒死般的漆黑。

    ben心里一惊,忙看了看婴儿车里的孩子,那孩子也被血液浸泡,不知死活。

    宋舟鸿在偏巷之中左拐右转,终于甩掉了背后的跟踪者。

    他扔下车跑进个偏僻的小巷角落,扔掉自己的手机,这个号码已经不能再用了,估计早就被乔弈森所监视了,他掏出另外一个极小的手机,上面只有铁秩一个人的号码。

    铁秩是他最大的心腹,也是他唯一可以信得过的人,永远不会背叛他的人。

    宋舟鸿喘着粗气,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那辆车实在太显眼,他不能在引人注目了。

    宋舟鸿打通了铁秩的电话:“喂,事情做好了吗?”

    铁秩那边依旧是恭敬:“已经做好了。”

    宋舟鸿不疑有他:“去老地方集合,这地方已经保不住了,回大本营。”

    “是。”

    ……

    乔弈森接到手下的电话,竟然把宋舟鸿跟丢了。

    “废物!”

    乔弈森狠狠地挂断了电话,虽然他也没有指望自己手下的人能够真的搞定宋舟鸿那只老狐狸,但听到这样的消息,他还是会愤怒。

    谁知道ben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呢?

    乔弈森掏出手机想和ben联系,恰巧这个时候ben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乔弈森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找到小溪了么?”

    ben咬咬嘴唇,终究还是开口道:“奕森……我们的行动还是慢了一步……宋舟鸿应该是已经发觉,阮小溪已经被转移了……”

    乔弈森说不出话来:“……”

    ben继续说:“而且……你的女儿和阮静怡是在现场的……她们的情况也……”

    然而铁秩也并没有下去死手,阮静怡只是被射伤了大腿,乔弈森的女儿也是安然无恙。

    只是当时的情况看似十分危急,到处都是血迹,ben下意识就以为是宝宝和阮静怡出了事。

    只是……当时ben明明听到了两声枪响,为什么现在却只有一个人受了点不疼不痒的伤?孩子身上的血是谁的?为什么又要做这样的事呢?

    ben想不通这些事,可乔弈森却想得明白。

    应该是宋舟鸿下了杀令,可是下手的人不忍,但又不敢违背宋舟鸿的命令,毕竟在场的还有那么多宋舟鸿的人,如果当时场面没有那么惨烈,到时候传进宋舟鸿的耳朵里,那可能就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根据dna检测,孩子身上的血竟然是宋舟鸿手下最忠的一条狗铁秩的。乔弈森略微思索,为什么铁秩会留下阮静怡和孩子一条命呢?

    心软么?

    怎么可能,铁秩身上的人命,没有过百也有八十……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会突然心软呢?除非是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了,而且是很出人意料的事情。

    乔弈森抱着女儿,轻轻在女儿额头上吻了吻,这么久了他终于带回了自己的女儿……

    这是他和阮小溪的孩子……是他们相爱的结晶。

    只是看着孩子稚嫩的手掌,乔弈森的心脏就被温暖包裹。

    至于阮静怡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打在她腿上的那枪并不算太严重,可这个女人就像是死了一样。

    乔弈森虽然一向不太喜欢阮静怡,可她毕竟是小溪的妹妹,就算是再不喜欢,该看望的也应该看望。

    宋舟鸿的势力一时间悉数崩塌,曾宝琴和阮少安也被救了回来,乔弈森实在不愿意看到那两个人的嘴脸,他现在还在担心小溪的安危,对他来说这些人都是可有可无。

    但是乔弈森还是放出了的小溪,孩子和阮静怡已经被杀害。

    乔弈森看着阮静怡呆滞的眼神,忽然想到些什么,铁秩当然不可能对他和阮小溪的孩子产生什么情谊,那会不会是阮静怡呢?

    乔弈森看着ben调查来的信息,他记得宋舟鸿最大的据点是在拉斯维加斯,这个地方他虽然不熟悉……可是……

    乔弈森冷笑出声,如果宋舟鸿没有愚蠢到带着阮小溪逃走的地步,他还能就此放过宋舟鸿,不去沾染宋舟鸿在国外的势力……

    现在……宋舟鸿注定是要满盘皆输了。

    阮小溪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是在一艘船上,她躺在床上,宋舟鸿和铁秩正坐在床边,不知道在说这些什么。

    宋舟鸿看到阮小溪睁眼,马上就扭过头回来,他看着阮小溪嘘寒问暖,阮小溪看着宋舟鸿虚伪的样子只觉得一阵恶心。

    宋舟鸿殷切的说:“小溪,你醒了,饿不饿?”

    阮小溪摇摇头,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闷了,空气不流通的后果就是阮小溪一阵阵的作呕,那里还想吃什么东西。

    看到阮小溪拒绝,宋舟鸿也不恼,这次的行动是自己大意了,还害得铁秩受了伤,当初踌躇满志的出来,现在他们却狼狈逃窜回去,想想也实在可笑……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