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空有一副漂亮的外表
    铁秩被宋舟鸿的话震到。

    杀了……

    杀了么?

    宋舟鸿这段时间不在,但又担心阮小溪会自己逃走,索性就直接让铁秩监视。

    阮小溪自然是不愿意理会他的,可失了心智的阮静怡就不一样了,阮静怡本来是极其怕宋家的人,就算是疯了也是一样。

    阮静怡有一天拖着大大的肚子在屋内走来走去,似乎是极其烦躁的样子,阮小溪一心照顾宝宝,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关注着阮静怡。

    阮静怡走着走着也不知道是被什么绊了一脚踉跄两步就要倒下,铁秩心想阮静怡肚子里的孩子是宋舟鸿的,想也没想就伸手去扶了她。

    阮静怡愣愣的抬头,看到铁秩那张冷冰冰的脸,什么不好的记忆在脑海中乍起,她忽然拼了命的尖叫挣扎。

    这个时候阮小溪本来在屋内照顾女儿,听到阮静怡的声音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铁秩正抱着阮静怡。

    “你想做什么!”阮小溪心下一惊,生怕铁秩是也**熏心,想要对阮静怡做点什么。

    阮静怡自从不再被宋舟鸿折磨,原本瘦瘪的脸蛋越来越圆润丰满,现在她已经失了神智,也不再有原本眼神的那股子骚媚的俗气,反而让她看起来纯净了几分。

    阮小溪走过来拉扯铁秩的手臂,铁秩松开手,面对阮小溪的指责没有一句解释。

    反而是阮静怡睁着双大大的眼睛偷偷瞥着铁秩,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似的。

    接下来的时间就比较有趣了,阮静怡经常会偷偷看着铁秩,只是他的偷看技巧实在太差,铁秩几乎装不出不知道的样子。

    开始铁秩还会狠狠瞪回去,后来也就无奈了。

    毕竟谁又真的能对个傻子动怒?

    铁秩记得原本的阮静怡是个什么样子的人,那女人爱钱媚俗,靠着自己的身体勾引男人,没有一丝半点的内涵,空有一副漂亮的外表,内心里却是极其**的灵魂。

    可现在的阮静怡……

    铁秩这样想的时候,阮静怡正蹲在沙发后面,只露出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呼……”

    铁秩喘了一口气,也没有在意那目光,装作没有看到。

    阮静怡很久没有接收到除了阮小溪之外的善意,她现在内心大多数时候就像个稚童一样的纯净,虽然总觉得这个人凶神恶煞,也曾伤害过自己,但那天他扶住自己的手确实非常温暖。

    阮静怡开始经常会在铁秩面前摔跤。

    铁秩不由失笑,这中孩子气的故意吸引,也亏了只有傻子才能做得出来。

    但终究铁秩还是担心宋舟鸿的孩子,他依旧会每每都伸出手去,除了第一次阮静怡大喊大叫之外,余下来每次阮静怡都会在他怀里瞪大了眼睛看他。

    渐渐的阮静怡也不再怕他,被宋舟鸿毒哑之后,阮静怡已经不能再说出话,声音也不再甜美动听,可见了铁秩总会咿咿呀呀的开怀。

    铁秩本来就觉得看守这三个女人的行为极其无趣,道真不如在生死边缘嗜血舔刀来的有趣。

    可阮静怡却的接近,却让铁秩觉得有趣。

    在黑暗中沉浸的久了,总会无比向往光明的。

    宋舟鸿如此,铁秩也是这样。

    有天,阮静怡和阮小溪一起吃饭,阮静怡也不知道脑袋里究竟想到了些什么,竟然挖了一口饭,颠颠跑到他的面前,拿着自己的勺子在他嘴边竖了一口饭。

    阮小溪:“???”

    铁秩:“???”

    阮静怡瞪着双亮晶晶的眼睛,她看着铁秩,眼睛里似乎是有星星一样的明亮。

    鬼使神差的铁秩这个铁石心肠的人竟然张开嘴把饭吃了下去,阮静怡开心的咿咿呀呀的乱叫,像个偷到了糖果的孩子。

    阮小溪觉得这场面实在是太过诡异,她看着铁秩,竟然问了句:“好吃么?”

    铁秩:“……”

    从那以后阮静怡竟然会经常喂给铁秩一口口的食物,铁秩本是想一本正经的拒绝,可看到阮静怡那眼巴巴的表情,推拒的动作本都已经做了出来,可又收回了手。

    渐渐地铁秩也会陪着阮静怡一起看电视里放的肥皂剧,他看着阮静怡心里也觉得这个女人有几分的可怜,如果她清醒过来知道自己正在对一个狠狠伤害过自己的人这么善良,应该会有多么痛苦?

    阮静怡不知道铁秩在心里是多么同情自己这个傻子,她日复一日的纠缠着铁秩,像是幼崽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阮小溪开始还提防着铁秩,可后来在看到铁秩似乎是没有什么伤害的意思,也就放松了警惕,尤其是有天,阮小溪看到铁秩这个刀尖饮血的男人在面对阮静怡的时候,唇角竟然有了一点笑意。

    阮小溪看着阮静怡也是和铁秩玩的开心,也没有理由去分散开两个人。别管阮静怡曾经是多么虚荣,但现在她所经受的,早就已经为自己曾经的性格买了单。

    铁秩这个时候看着身边发呆的阮静怡……宋舟鸿要让他杀了她么?

    阮静怡肚子里可是还有宋舟鸿的孩子啊,难道……铁秩捂住了眼睛,真的要杀掉她么?

    铁秩深吸一口气平定自己的情绪,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又看了眼眼神澄澈的阮静怡。

    阮小溪再开始听到门外动静的时候,就开始想要奔过去,铁秩自然不能让她就这么跑了,用手刀把她劈的昏死过去。

    阮静怡不知道大难将至,看到阮小溪在铁秩的怀里,现在竟然有几分生气,她气呼呼的撅起嘴,扭过头和铁秩赌气。

    宋舟鸿的命令对于他来说,就是铁命,铁秩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一件违逆宋舟鸿的事情,他一直都觉得,违逆这件事情,他从前不会做,以后自然也不会……

    这段日子是铁秩经历过最轻松的时光,不得不说阮静怡是曾给了他许多从未经历过得感觉,不是单纯的肉欲,而是种干净没有任何所图的感情。

    铁秩举起手枪对准了阮静怡的额头。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