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在床单上用血写下救我!
    “你知道乔家的地址吧,记得寄一份离婚协议书过去,看看他会不会被气死……”

    阮小溪如今只要看到宋舟鸿就会觉得恶心,她心中焦躁,闭上眼睛不再去看宋舟鸿。

    宋舟鸿知道阮小溪在和他赌气,这时候也不恼怒,反正刚刚乔弈森都来过了,他来过都没有把阮小溪带走,这下可能是真的死心了吧。

    就算他不打算和阮小溪离婚,但是分居时间如果时间太长,到时候到了法庭上那就不是他乔家一手遮天的地方了。

    “小溪,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宋舟鸿走到阮小溪床边,拉着她的手温柔地开口:“但是我才是以后陪你度过一生的人……”

    “你现在不想看到我也没有关系,反正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到你死为止,我都是在你身边的……”

    阮小溪觉得反胃,要是那样的话,道真不如现在就直接了断饿了自己的命。

    宋舟鸿本就是想等着阮小溪清醒就带人走的,现在终于等到人醒,他直接开口下令,带着阮小溪出了院。

    阮小溪是被宋舟鸿抱着上了车的,她看着这个有乔弈森的医院,眼神里全是期盼。

    乔弈森,你一定要发现……

    乔弈森想在再到房门口要自己孩子的时候,却发现早已是人去楼空,他拽着一个小护士问道:“这房的病人呢?”

    小护士被乔弈森身边的气压吓得目瞪口呆:“他们刚刚走了……”

    “走了?”乔弈森看着空荡荡的病房,心里涌出来不知道是什么情绪:“他们为什么这么快就走了?不用在住院了么?险些小产这不是很严重的么?”

    小护士愣愣的看着乔弈森:“小产?你说的是这方的病人么?”

    乔弈森不解:“怎么?”

    “这房的病人是因为自杀进院的……虽然病人家属坚持说这是不小心,但是舌头上那么大的疤痕,怎么可能会是不小心呢?”

    自杀?!!

    乔弈森忽然想起刚刚阮小溪求救的眼神,和她苍白的脸色,乔弈森双目圆睁:“什么!!!你说什么?!”

    小护士被吓得快要哭出声来了:“她的确是舌头上有伤才来的医院,听说舌头都险些被咬掉了……不信你就去问问别人……但是是不是自杀就不知道了……”

    乔弈森松开小护士,他走进房间,屋子里的人大约是刚走,被子上还留有人的余温,阮小溪刚刚就躺在这里……

    乔弈森掀开被子,却看到触目惊心的一幕,只看见雪白的被褥上,有血写成的两个字。

    “救我。”

    原来刚刚宋舟鸿出现的时候,阮小溪就已经恢复了一点知觉,可是麻醉剂打在的位置靠近脖颈,阮小溪无法开口,身上也只是之间能够微微动弹。

    她的指甲在前段时间的反抗中在地面上崩裂,她滑动自己的指尖,把刚刚才开始愈合的伤口蹭开,在床单上写下这两个字。

    乔弈森整个人都被这两个字镇住,她无法想象阮小溪是在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之后才能做出咬舌,留下血字这样悲切的事情来。

    他本以为宋舟鸿就算是个人渣,但是对阮小溪也是很好的,他毕竟是爱着阮小溪,怎么又会刻意的去折磨她呢?

    乔弈森一想到刚刚阮小溪求救又绝望的眼神,心脏阵阵剧痛。

    他发了疯的冲出医院,打了电话给自己的手下,务必要在宋舟鸿回到自己家的时候,把他们拦下来。

    如今,乔弈森整个脑子里全都是当时的情景。

    阮小溪在向他求救……阮小溪在向他求救……

    可乔弈森就算是再厉害,他也不可能逆天改命,这次也是一样。

    宋舟鸿这个人极其狡猾,虽然他很喜闻乐见铁秩刚刚对乔弈森的刺激,但是乔弈森并不是傻子,只要稍稍询问就能知道阮小溪究竟是什么样的病情,到时候可就会更加麻烦。

    宋舟鸿并没有带着阮小溪回宋家,所以乔弈森的人马必定是要落空的。

    他带着阮小溪去了自己在这里另外的一个宅子,狡兔三窟,宋舟鸿又怎么可能没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房产呢?

    乔弈森听到消息宋舟鸿并没有带着阮小溪回宋家,当时他正在开车,狠狠的砸了方向盘,手指都崩出血。

    宋舟鸿!

    ……

    从那天开始乔弈森开始毫不间断的攻击宋氏的企业,宋舟鸿被攻击的毫无还手之力。

    宋舟鸿如今一想到乔弈森就恨得咬牙切齿……阮小溪也发觉宋舟鸿如今的窘迫,他甚至已经没有时间再出现在阮小溪面前。

    阮静怡的肚子越来越大,她现在越来越安静,大多数时间都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发呆。

    阮小溪终日陪着阮静怡,看她孕吐,有的时候阮小溪竟然也会开始觉得恶心。

    女儿总不能一直没有名字,阮小溪索性直接就唤她宝宝。

    阮小溪在宋舟鸿的这里头上随时都像是悬了一把大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砍下来。

    阮小溪不知道乔弈森有没有看到床单上的字,她当时实在没有办法,不然也不能想到这么血腥的办法。

    乔弈森这段时间真的是拼出了命去,ben都看不下去,他拍拍乔弈森的肩膀:“别太拼了……你这命就不要了?”

    乔弈森双目里全是赤红的血丝,他每天平均下来连四个小时都休息不到,他心焦阮小溪的境遇,只要她在宋舟鸿那里多待一天,就会有不知名的危险,他不能拿小溪的命去赌。

    乔弈森闭上眼睛:“没事,宋家虽然来势汹汹,看似在这里迅速成长,但根基毕竟不稳……只要我想……除掉他是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的。”

    “对了,小溪有消息么?”

    ben实在是佩服了乔弈森的用情至深:“没有,亏了你这段时间对宋舟鸿的打压,他根本没有时间离开公司,我们跟踪的人也就毫无用处了……”

    乔弈森低着头想了想,忽的推开眼前的档案:“是时候对宋家的压迫缓一缓了……”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