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他在为我哭呢
    乔弈森在医院等了一夜,终于在黎明的第一缕曙光照射进来之时,急救室的灯光熄灭了。

    乔弈森看着房门打开,他不敢去看里面走出来的人,他很害怕,推出来的会是阮点点的尸体。

    可是这次医生走出来的样子却是异常轻松,乔弈森看着医生,不敢开口询问。

    大夫摘下自己的手套,看着乔弈森笑了:“乔先生,恭喜你……”

    这句话像是一阵鞭炮在乔弈森耳边响起,炸裂出七彩的光。

    “手术非常成功……”主治医生脸上都是兴奋得光:“本来令少爷已经在手术中停了呼吸,在我们都要放弃的时候,他竟然又坚持了过来,这真的是一个奇迹!”

    听着医生的话,乔弈森不知不觉泪就流了满面。

    “而为脑部瘀血的情况也已经得到了抑制,如果不出意外,再过一段时间经过好好的休养,他就能醒过来。”

    乔弈森不敢相信的开口:“真的吗!是真的吗?”

    医生知道天下父母心都是如此,这时候也没有计较乔弈森这个外行人的质疑:“真的,乔总,您的孩子已经奇迹般的转危为安了。”

    乔弈森松了一口气,瘫坐在自己急诊室门外的座椅上,他捂住自己的脸,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有那每一瞬间,他真的以为点点要离开他了,他这唯一的儿子,绝无仅有的儿子。

    好在老天有眼并没有带走他。

    和阮点点相反,阮小溪被送到了医院的特护病房中,她的伤其实并不算严重,至少不会危急性命,但是也非常棘手。

    阮小溪那时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这一口虽然没有咬断自己的舌头,但也伤到了筋肉,如果不好好缝合,可能就会出现大的风波。

    在宋舟鸿请来的专业人员的治疗下,手术非常成功,可阮小溪却迟迟没有醒过来。

    宋舟鸿在医院陪伴了几天,乔家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疯狂进攻他的企业,宋舟鸿原本以为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怎么也能和乔家相对抗争,可他像是实在太过简单了。

    乔家的产业在当地根深蒂固已经到了攀枝错节不可铲除的地步,这样一来宋氏显得单薄多了,面对乔氏的挤压,现在已经站不稳脚步。

    乔弈森比起宋舟鸿的忙碌可就显得轻松多了,他现在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医院照顾阮点点,经历了上次的事情,他深刻知道了点点在心里的重要。

    以前总是觉得总会有时间会照顾点点,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忙,点点一定会理解的,那天点点病危,乔弈森下发现自己亏欠了这个孩子太多太多。

    时间是不会等人的,可能你这一秒没有看他,下一秒他就会不在了,所以珍惜现在的一切吧。别等到失去了在追悔莫及。

    宋舟鸿每天都在等阮小溪醒过来,现在宋氏已经不稳,阮小溪在那所医院随时可能会被乔弈森发现,到时候会不会发生一些脱离掌握的事情,谁也不得而知。

    但是现在阮小溪还没醒过来,他不敢拿着阮小溪的安危开玩笑,万一到时候发生什么意外,那就是无法弥补的了。

    终于有天,在宋舟鸿的耐心即将耗尽的时候,铁秩打来电话:“阮小溪醒了。”

    宋舟鸿大喜过望,几乎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他急匆匆就就往医院赶过去。

    乔弈森这天在医院照顾阮点点,忽然听到有小护士窃窃私语:“你说这特护病房全都被姓阮的占领了……是不是是家族事故啊……”

    小护士转过弯就看到站在墙边的乔弈森,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恨不得要掉自己的舌头。

    “乔……乔总……”

    乔弈森倒是非常好奇,姓阮的人家不算多,怎么会刚刚好在这一个医院能住进来两个?

    “你刚刚说的,那个人叫什么?”

    小护士早就被乔弈森冷冰冰的气质吓得口齿不清:“我……我想不起来了……”

    乔弈森倒是没有生气:“你再好好想想……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是什么亲戚……”

    小护士本以为乔弈森会勃然大怒,没想到这个英俊的男人竟然没有追究,她想了想:“这个人的名字挺奇怪的……貌似是叫……小溪……哦哦,对了!阮小溪!”

    阮小溪?

    乔弈森听到这个名字脸色渐渐变了,怎么会是她?

    她前几天晚上不是还在和自己的新欢寻欢作乐么?怎么转眼间就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呢?

    乔弈森脸色不善:“带我过去看看。”

    乔弈森的阴晴不定着实吓人,小护士战战兢兢的引路,连句话都不敢说。

    终于到了病房门口,乔弈森透过监护室的窗户看了进去。

    阮小溪躺在一片雪白之中,脸色也是一样的惨白,她唇色黯淡,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娇艳。

    阮小溪从浑浑噩噩的梦中醒过来,她终于成功的把阮点点从泥潭中拉了出来,可是阮点点却像是被什么困住,怎么也出不来。

    阮小溪想要帮他,却是力不从心。

    阮点点在梦中笑的明媚:“妈妈,你不用在这里陪我……我肯定能找到办法出去的……”

    “你走吧,你在这里久了,别人会担心的……”

    阮小溪坚决摇头:“不行,我就要在这里陪你,你一个人不会孤单么?”

    阮点点说:“当然不会了,爸爸一直在陪我呢,你虽然看不到,但是我能感觉得到,他在为我哭呢……”

    阮小溪笑了,乔弈森那个人要强的很,怎么会哭呢?

    阮点点开口:“你走吧……我不想耽误你妈妈,你相信我,我都已经活过来了,怎么还会被这困住?”

    阮小溪还想说什么,一阵强光袭来,直接把她拉出了那潭漆黑。

    阮小溪睁开眼睛,久日未见阳光,只觉得周边的一切都无比刺眼。

    “滴答滴答”的声响在房间里格外刺耳,她眯了眯眼睛,看到自己手腕上的点滴。

    屋内一片洁白,这是在哪?在医院么?

    阮小溪环顾四周,发现屋内竟然是有宋舟鸿手下的保镖。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