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打扰了我们的好事
    乔弈森脸色瞬间惨白,他甚至没有时间去开自己的车,随手招了辆的士就往医院赶。

    怎么会这样?

    刚刚的手术不是还算成功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短短时间之内阮点点就下了病危通知书……这……要是点点有个三长两短……

    乔弈森狠狠咬牙,掏出手机给宋舟鸿拨出了电话。

    宋舟鸿这个时候正看着蜷缩在地上成了一团的阮小溪。

    阮小溪身体里有一团火再烧,她身体火辣辣发烫,脸颊也被熏染成桃红,她死死抠挖着地面,指甲都隐隐透出血来。

    “呼……”

    阮小溪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前一层水雾,她模模糊糊的看着宋舟鸿,那个男人正一脸玩味的看着她,像是对她此时低贱的模样十分满意,至少他嘴角是微微勾起的。

    卑鄙!

    阮小溪恨得咬牙切齿,此时她身体敏感极了,宋舟鸿只是转变一个姿势,带起的微风抚在身上,都能让她觉得承受不住的发抖。

    这=药是在凶猛,要时常人这个时候,恐怕此时早就对宋舟鸿扑上去了。

    阮小溪艰难的抵挡着药效,她还记得宋舟鸿满脸嘲讽的模样,那样事在必成的样子简直让人恶心。

    她阮小溪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么一个居心叵测的变态呢?阮小溪不允许自己认输。

    宋舟鸿满意的看着阮小溪渐渐泛红的身体:“怎么?现在还在抵抗?”

    “别做无所谓的抵抗了……这种药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熬得过去……”

    宋舟鸿像是想到了什么画面,脸上的表情越发猥琐起来:“无论什么样的人,在沾了这药之后都会像只发情的母狗。”

    阮小溪隐隐约约听到宋舟鸿的话,她咬破了嘴唇恢复一点神志:“呵……你这么……呼……清楚……是不是自己用过?”

    宋舟鸿脸色陡变,没想到阮小溪这个时候还想着和他顶嘴,真是有胆。

    “不管你怎么嘴硬,你都无法忽略自己身上的反应……至于这药效,估计一会你比谁都还要清楚……”

    “我就坐在这里,如果你实在熬不住了,就过来……”

    宋舟鸿故意把话说的下流,阮小溪狠狠的盯着宋舟鸿,我就算是死也不能如你所愿。

    阮小溪在今天之前还是觉的宋舟鸿应该是有点人性的,今天的这一遭事下来,这宋舟鸿真的已经丧心病狂。

    阮小溪的理智并没有支撑再多的时间,热浪一阵阵滚上头脑,她觉得整个人都在热水中煮滚一般,衣料膜擦身体都会让她兴奋。

    阮小溪嘴中开始按耐不住的发出低低的呻/吟,可始终也没有向宋舟鸿求助。

    宋舟鸿恨极了阮小溪的倔强,但也是爱极了她这一点,毕竟人都是喜欢征服他人,阮小溪越是不肯屈服,宋舟鸿就越是想看她软弱下来的无助。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乔弈森会打来电话。

    至少宋舟鸿是没有想到的。手机屏幕闪烁,上面显示着一个男人的电话号码,宋舟鸿把这个号码记得烂熟,这是乔弈森的电话。

    乔弈森为什么会给他打来电话?难不成是为了示威?宋舟鸿承认这段时间他的确在生意上受了很大程度上的打击,但是在另一方面……

    宋舟鸿看着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阮小溪,他是成功到了极致。

    宋舟鸿犹豫了片刻,就接通了电话。

    “喂……不知是有什么事,能让威风凛凛的乔总打来电话?”

    乔弈森刻意忽略宋舟鸿挑衅的语气:“小溪呢?我有急事找她……”

    宋舟鸿看着在地上因为药效陷入地狱的女人,脸上挂了点恶意的笑容:“她现在正在我身下承欢,乔总电话来的实在不凑巧,正打扰了我们的好事……”

    宋舟鸿声音带了点慵懒,似乎真的是贪欢之后的虚浮。

    乔弈森眼睛陡然瞪大,他记得乔一鸣说阮小溪在宋家暂时居住只是因为要照顾女儿,并且那时候阮小溪还曾表现出对宋舟鸿的不满,怎么会现在就和他滚到床上去了?

    乔弈森手指死死捏着手机,儿子生命垂危,妻子的背叛让他烧红了眼睛。

    乔弈森:“你让她接电话……”

    “这恐怕不行,小溪现在正在享受,你可能听不到她除了呻/吟以外的声音了。”

    这个时候阮小溪也听到了宋舟鸿说的话,她现在神志已经非常微弱,若不是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在她心头如同警钟一样震响,她还真有可能沦为一头**的野兽。

    阮小溪在白蒙蒙的灰暗之中找到了一点光,那光是宋舟鸿口中的一句“乔总”给的。

    阮小溪抬起头看着宋舟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像是濒死一般。

    宋舟鸿想了想,现在的阮小溪估计也说不出什么,反而稍微撩拨都能让她情动。

    乔弈森理智全无,他被宋舟鸿的话所刺激,如今只想听到阮小溪的声音。

    “如果不想宋家的产业在这一秒就悉数崩塌,就马上让她接电话……”

    宋舟鸿脸上愉悦,他缓缓走到阮小溪身边,看着脸色殷红的人,语气温和:“小溪,有人非要坏我们的好事,你想和他说话么?”

    宋舟鸿的手指只是轻轻摸上阮小溪的脸颊,就让阮小溪仅有的理智几近崩塌,她像只幼猫一样忍不住软软的闷哼出声。

    阮小溪的声线细软,此时中了这么激烈的药效,更是加了点妩媚在里面,听上去还真像是正沉浸在**之中似的。

    只是这一声就够了,乔弈森听着阮小溪在别的男人面前露出这样娇羞的声音,一颗心瞬间就被冰封冷化。

    刚刚宋舟鸿说的话他本是怎么也不相信的,在他印象中阮小溪一直是个自爱且倔强的人,一般来讲是绝对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的……这声音他是那么熟悉……那是阮小溪在床榻之间承受不住之时才会流露出来的温软。

    乔弈森不能再听下去,直接挂断了手机。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