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想生想死都不是你做得了主的
    乔弈森蹲下来,似乎的惋惜的看着沐沐血肉迷糊的手:“我会把你身上的骨头一根根打断,看你生不如死的样子……”

    沐沐全身恶寒:“你不能杀了我!绝对不能,我可是知道梁安好……”

    乔弈森狠狠甩了沐沐一巴掌,打断他的喋喋不休:“那个我一点也不在乎,别人是死是活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我告诉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我只是还没有玩够,不想让你死罢了……”乔弈森拍了拍沐沐的头,像是看着一只狗:“你的命在我手里,想生想死都不是你做得了主的……”

    沐沐瞪大了眼睛,这段日子里她虽然受尽折磨,但从没有觉得自己会死,因为这些肮脏的男人是不会有这个胆子的。

    沐沐一直觉得人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万一她有机会从这地方逃出去,有机会让这些恶心的人统统去死呢?

    沐沐抱着这样的念头一直忍耐。

    可乔弈森的出现打破了她的想法,乔弈森是真的想让她死的,是毫不在意她的死活,只要他想,自己最后这一口气都随时会停止。

    “你最好期待我暂时不要想起你,否则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

    乔弈森说完这话,就对在场的男人说:“从现在开始,谁在不折腾死人的情况下,给她最大的痛苦,我有重赏……”

    沐沐这才知道比起ben来说,其实乔弈森才是最可怕的人。

    阮小溪被困在宋家,她不是没有试图逃走过,可是这锁链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虽然细,却极其牢固,她拼劲全力也没有办法扯动分毫。

    每天都会有人送了吃食过来,阮小溪拒绝吃宋家一口一饭,她现在觉得在宋家这么一辈子被监禁下去,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这么过了三天,宋舟鸿终于出现了。

    宋舟鸿这段时间已经被公司的事情折磨的精力殆尽,可阮小溪又闹起了绝食,他是爱着阮小溪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当听到这个消息,宋舟鸿心里最先浮现出来的是担心。

    但回到家里,对上阮小溪倔强的眼神,那担心瞬间变化成了愤怒,他想起阮小溪对她做的事情。

    她用花瓶砸了他的头,还把他捆得像个麻花一样逃走。

    宋舟鸿知道对阮小溪这样的人不能用强,他看着阮小溪:“怎么你不吃东西?是也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和阮静怡和你一起绝食么?”

    阮小溪心如死水:“与其这么下去,让女儿在你这种人身边长大,倒不如我们都一起去了……”

    她忽的轻声嗤笑:“这样你还能用什么威胁我?”

    宋舟鸿冷眼看着阮小溪,他自然是不肯让阮小溪死的:“来人,给她用胃管。”

    胃管这种东西说起来极为普通,在一般的医院里都会见到,就是把一根细长的管子直接插进人的喉咙,把食物灌进去。

    只不过这种灌食方法会让人极其痛苦,会造成当事人产生强烈的呕吐欲。

    “……”

    阮小溪双目圆整。

    乔弈森从酒店出来,就陷入了中无处可归的寂寞感中。

    乔一鸣和程琳一起去了美国,乔母虽然病情好转,但身边也不能长时间没有子孙照料。

    点点的事情他要求乔一鸣和程琳保密。老人家现在已经经不起任何的刺激了。

    现在的乔家已经没有了阮小溪没有了点点,没有他们的女儿,那就真的只是一座空荡荡的房子罢了……

    乔弈森在街头游走,他十分非常想念阮小溪。

    他心思微动,现在他已经知道阮小溪生气的原因了,如果他和阮小溪好好坐下来聊一聊……她会不会原谅他?

    乔弈森这么想着拨通了阮小溪的电话,回应他的只有那边冰冷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乔弈森不知道此时身在宋家的如阮小溪正在遭受怎么样的待遇。

    阮小溪被男人死死按在地上,她的双手被紧紧钳制在身后,没有办法拒绝……没有办法反抗……

    冰冷的管子摩擦她的食道,被插进他的身体。

    浑浊的流食顺着管子注灌进身体,强烈的恶心感让阮小溪陷入极度的痛苦,她眼睛开始渗出大滴大滴的泪珠。

    这不是示弱,只是单纯的生理反应。

    终于宋舟鸿觉得满足,他挥挥手,正在实施折磨的保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并把关系也毫不温柔的抽了出来。

    火辣辣的痛觉顺着胃管延伸进阮小溪的神经,当重获自由的瞬间,阮小溪就开始呕吐,她控制不住的反胃,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被硬生生灌进身体,只能引起排斥。

    宋舟鸿冷眼看着阮小溪的痛苦,他不但没生出怜悯,反而有几分兴起,阮小溪的眼泪实在是太引起男人的凌虐**。

    “我耐心不好,如果你这么不配合,那就只能再继续灌下去……”宋舟鸿勾起嘴角:“我觉得你迟早会喝下去的……”

    宋舟鸿的话从来都非常有执行力,哪怕阮小溪最后都呕出血丝,男人们的动作也完全没有停下。

    这样继续下去,阮小溪觉得自己真的要被折磨的死掉。

    “停……”

    阮小溪终于捂住胸口,她抬起眼看着宋舟鸿:“我自己吃……”

    宋舟鸿嘴角勾起,眼睛里全是笑意,他蹲下来,看着狼狈不堪的阮小溪,语气宠溺:“这才对么……”

    他端起碗米粥,用勺子轻轻搅了,盛出之后放在阮小溪嘴边,一片温柔的模样:“来吧,我喂你……”

    阮小溪简直要被宋舟鸿的阴晴不定折磨到崩溃,她看着宋舟鸿柔和的表情,咬了咬嘴唇,想起刚刚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最终还是吞进了肚子。

    宋舟鸿很满意阮小溪现在的平和,他一勺勺把粥喂进阮小溪的肚子,阮小溪强忍了恶心才没吐出来。

    她是看不起宋舟鸿的行为,可也没有想让自己遭受虐待,她之所以会绝食是因为还是想见宋舟鸿一面。

    虽然这件事是极其风险,但是如果让她被锁在这里一辈子,那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