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看到她手指甲被拔下来
    ben倒是对沐沐这点小心思不予理会,一个人既然还想活着,那就说明这样的生活她还能够忍受,他就看看这个女人能熬到什么地步吧。

    乔弈森就没有ben那么闲了,既然已经知道是宋家给他下的绊子,那么该报仇的时候就要好好算算账了。

    要不是那会公司遇到危机,他怎么会在阮小溪生产的日子都不能陪在她的身边?

    乔弈森越想越是愤怒,他联合ben对宋家施压,宋舟鸿这段日子也是疲于应付,过得也没有那么滋润了。

    阮少安自从被宋舟鸿软禁起来之后,就开始日日夜夜的做起噩梦,他想给宋舟鸿打电话,问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难不成他打算把他们做岳父岳母的囚禁一辈子?

    开始这夫妻两个人还有些趾高气昂,觉得宋舟鸿既然是想娶他们的女儿,就要上赶着讨好,可一旦被这样软禁了一段日子,他们就开始害怕了。

    宋舟鸿根本没有把他们当成一回事,这是要让他们在这里等死么?

    阮少安总归是个男人,脑子多多少少还是有的,他也想过找办法逃走,可外面的人实在是看守的严格,他和曾宝琴的通讯物品全都被没收。

    可在严密的网也总有一天会露出破绽,这天看守的人内急,急匆匆的去了厕所,其实守在门口的人是有两个,走了一个还会有另外一个,可这个人刚好昨夜**久了,晌午的日头暖和,不由得就打起了瞌睡。

    阮少安从猫眼里看到这样的情境,就偷偷开了点门,去厕所的那人手机就放在门外的座位上,阮少安偷偷摸摸把手机扯到屋里来。

    “你在做什么?”

    曾宝琴还是那副愚蠢的样子,他还觉得宋舟鸿不可能害他们,现在在这里带着有什么不好?有吃有喝还要什么有什么?回去还不一定比这过得好。

    的确现在看起来,他们过得还算是可以,有可口的饭菜,电视什么的也可以看得过瘾,只是被限制不能出门罢了。

    可万一有一天,宋舟鸿断绝他们一切的食物,有派了人把他们锁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屋子里,他们是不是只能等死了?

    别说不可能……现在这个男人连软禁他们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事做不出的?

    阮少安不想和她过多解释,时间紧迫,他没有多少时间。

    阮少安这次并没有拨通宋舟鸿的电话,这次他拨打了乔弈森的电话。

    他这辈子就两个女儿,一个招惹到了这个鬼煞宋舟鸿,在他人生里唯一可以与之抗衡的也就只有乔弈森了。

    乔弈森手机亮起来的时候,乔弈森非常奇怪,上面的号码他从未见过,他犹豫了几秒,还是接通了。

    “喂。”

    电话那边是男人急切求助的声音:“奕森快救救我们……”

    宋舟鸿皱了皱眉头:“你是?”

    阮少安已经听到屋外的人回来,他大概这个时候还没发现自己的手机丢失,也没有什么动静。

    “我是小溪的爸爸阮少安啊……”

    乔弈森全身微颤,让乔弈森震动的不是阮少安,而是小溪的名字:“你怎么了?”

    “是宋舟鸿!宋舟鸿软禁了我们……”阮少安的声音急促,听的乔弈森频频皱眉。

    “宋舟鸿?”乔弈森搞不明白了,现在小溪住在宋家,听程琳他们说小溪住过去是为了照顾女儿,宋舟鸿按理说应该对她极好才是,现在怎么阮少安会说是被囚禁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也不知道,不过大概是因为静怡的事……”

    阮静怡?阮静怡有和宋舟鸿有什么关系?宋舟鸿觉得自己已经走到了一团巨大的迷雾面前,这团迷雾包裹着真相,他就差一点光就可以触摸到真实。

    “阮静怡和宋舟鸿一直在交往……宋舟鸿之前也表现出比较亲近的样子,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做出这样的事情……”

    “!”

    阮静怡竟然和宋舟鸿在交往?

    怎么可能,据他所知宋舟鸿一直是喜欢小溪的,怎么会突然间移情别恋?现在小溪就住在宋家,这说明宋舟鸿肯定是对小溪存了爱慕的。

    如果阮静怡和宋舟鸿真的是那种关系,以她的性格怎么会容忍阮小溪住进宋家?

    其实阮少安这些话犹如醍醐灌顶,乔弈森已经可以隐隐约约猜测到什么,他以前怎么也找不到阮静怡的消息,如果是宋舟鸿把她藏起来的话,那就可以解释了……

    阮小溪之所以会和他闹掰是因为阮静怡有天的不告而来,阮静怡和宋舟鸿有关系,宋舟鸿帮助阮静怡隐藏行踪……

    但那是不是也说明……他和阮小溪的误会全是宋舟鸿一手挑起来的?

    阮少安那边已经不能和他说再说了,他再三恳求乔弈森能来救他,说着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乔弈森不知道阮少安那边接下来发生了什么,阮少安既然能这么生龙活虎的给他拨通这个电话,就说明在短期内宋舟鸿是不会对他做什么的。

    乔弈森在桌前略微思考,拨通了ben的电话。

    “奕森啊,我现在真觉得沐沐那女人十分有趣……我看到她手指甲都被一个个拔下来……”

    ben兴致勃勃的讲着血案现场,语气中全是兴奋。

    乔弈森打断他的话,他可不是为了听这些打电话的。

    “今天阮少安给我拨通了电话……”

    ben早就忘了阮少安是个什么人:“那是谁?”

    乔弈森没好气的回答:“小溪的父亲!”

    “哦……”ben对这些人根本没有关注点:“然后呢?”

    “他说宋舟鸿和小溪的妹妹在交往……还说宋舟鸿囚禁了他。”

    ben不由的笑道:“呦,宋舟鸿口味很重啊,一家姐妹通吃不行,还连爸爸也不放过?”

    乔弈森知道ben没正经惯了,这时候也不反驳,只是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完:“我怀疑最近发生的一切全是宋舟鸿搞的鬼……你帮我查查……”

    “哦……记得发工资……”

    ben悻悻回答,就知道乔弈森找他绝对是没什么好事的。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