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
    终于有一天,阮小溪解开了阮静怡的衣服,在进入宋家之后,阮静怡的衣食住行,洗澡之类的琐事就全都有专门的佣人服务,阮小溪再也没帮阮静怡擦拭过身体。

    脱下阮静怡的衣服之后,阮小溪捂住了嘴,说不出话来。

    那是一副伤痕累累的身体,全身上下都是,有些地方甚至被牙齿咬出血来。

    “呜呜哇哇……”

    阮静怡还在发出那种意义不明的声音来,阮小溪这个时候才看出来,那每个音节不全的字的背后,都是对什么的恐惧。

    阮小溪全身发冷,她忽然想起来每天晚上佣人对她的阻拦,难道真的不是怕他发现什么?

    能在这个屋子里有这么大权力,能让每个人都守口如瓶的,还能有谁呢?

    除了宋舟鸿还能有谁呢?

    阮小溪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可怕的陷阱里,宋舟鸿伪善的脸在脑海中浮现出来,阮小溪觉得自己在颤抖,每根指尖都在颤抖。

    阮静怡不知为什么阮小溪会脱下她的衣服,她现在对于裸着身子这件事极其恐惧,她歇斯底里的惨叫着,像是个受了惊吓的小老鼠。

    阮小溪含着眼泪帮她一件件穿上衣服,她没想到宋舟鸿竟然有这么变态的爱好。

    怪不得宋舟鸿再知道静怡怀孕的时候,变现出来那么深的震撼和激动,原来他是喜欢玩弄孕妇的身体的吗?

    不行,必须要带着静怡逃出这个恐怖的地方,逃出这个恐怖的男人的控制。

    阮小溪下定决心,但她现在已经知道宋舟鸿是个如何变态的存在了,她自然不可能打草惊蛇。

    但是想要小心翼翼不动声色的离开宋家,那是件不可能的事。

    阮小溪魂不守舍,正想着身边忽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

    “小溪,你在想什么”

    宋舟鸿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骇的阮小溪心里一抽,她咬了咬嘴唇,勉强堆了个笑对着宋舟鸿。

    “我在想今晚要吃些什么……”

    宋舟鸿是个什么样的人尖子,他一眼就看出阮小溪的不正常,他不知觉得沉下脸来,看了眼旁边吱吱呀呀乱叫的阮静怡。

    “她对你说什么了?”

    宋舟鸿问完就觉得自己可笑,阮静怡现在已经不能说出话来了,怎么可能对阮小溪说些什么呢?

    宋舟鸿换了种说法:“你发现了什么么?”

    阮小溪惊恐的看着宋舟鸿,似乎是没想到宋舟鸿竟然这么快就发现自己的不正常。

    “你怕什么……”宋舟鸿看着阮小溪:“从你三番两次在夜里要出门看阮静怡,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小溪,你还真是好懂,就像是一张白纸……”

    宋舟鸿想着似乎是觉得好笑,他也的确是笑了:“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就不用隐瞒了……阮静怡的身体的确很棒……”

    “你疯了……”阮小溪一步步后退,他真的没想到宋舟鸿竟然能这么恬不知耻的承认。

    “对……我是疯了……”宋舟鸿看着阮小溪,眼神阴郁:“那还不是怪你?”

    “怪我?”阮小溪不知道宋舟鸿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宋舟鸿就像个疯子。

    宋舟鸿眼神疯狂:“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却每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又不让我碰你,我每动你一根手指头你都会拒绝。”

    “我也是男人……怎么就没有**?”

    阮小溪听着宋舟鸿这绝对混蛋的话,不知道怎么回答,难不成因为你控制不住自己的下身,就对一个孕妇做出这样没有人性的事情么?

    阮小溪慢慢后退,宋舟鸿已经在她面前暴露出真实的一面,她现在孤家寡人想要求助都没有门路。

    “宋舟鸿你简直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宋舟鸿笑笑:“谢谢夸奖了,我还以为你会说禽兽不如。”

    揭下面具的宋舟鸿压迫力十足,阮小溪从心里怕他,怕他伤害自己身边的人。

    宋舟鸿看了眼已经骇到浑身颤抖的阮静怡:“不过你既然不喜欢我碰她,我就不碰她好了,反正我也没那么大的执念……”

    宋舟鸿看着阮小溪故作镇定的眼睛,他还不想把阮小溪逼得太紧,这次的事情估计就能让她消化上好几天。什么都是物极必反,如果阮小溪真的想不开那就完了。

    “你继续好好在这里住下去,我不碰她就是了……”

    阮小溪咬紧牙关,现在还说什么让她好好住下去,谁能忍受和这样冷血心肠的人同在一个屋檐下?

    “不可能……”

    宋舟鸿目光锐利,他拿起桌子上被阮小溪遗落的手机:“有什么不可能?你以为自己现在还有什么退路么?”

    “或者说你是想继续让阮静怡受苦?”宋舟鸿神色贪婪:“你现在还有什么能够抵抗我的?”

    阮小溪知道宋舟鸿说的话都是真的,她现在没有任何能力去牵制这个男人,就算是宋舟鸿现在依旧对静怡做出那种事情,她也无力阻止。

    宋舟鸿玩弄的看着阮小溪的手机,按下了关机键:“好好享受在我身边的生活吧……”

    手机屏幕完全黑暗之时,阮小溪似乎觉得光明也从眼前消失了似的。

    “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你……”

    ……

    那天开始阮小溪被软禁了,宋舟鸿不让她出门,没收了她的手机,断绝她一切通讯手段。

    阮小溪也曾经尝试过反抗,宋舟鸿都会冷漠的看她,并且用他女儿和阮静怡作为威胁。

    这天阮小溪陪着阮静怡坐在花园里,宋舟鸿的确说到做到,真的没有再对阮静怡做些什么,晚上还会让阮静怡睡在她的房间。

    阮小溪终日抑郁,她不甘心就这样沦为玩偶,却也没办法逃离。

    阮静怡在那几日地下室的疯狂虐待中,脑子也不再是一片空白,她隐隐约约会记起些什么。

    可那记忆依旧模糊不清,她想要抓住的时候就会从指间溜走。

    阮小溪看似是在问阮静怡,其实是在自言自语:“静怡,这可该怎么办呢?”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