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滚开!你们都滚开!
    难不成这是乔弈森专门给她准备的惊喜?

    梁安好脸上露出喜悦,她伸手打开灯。

    却没看到惊喜,只看到了地狱。

    十几个男人正光着身子对她露出邪荡的笑容,梁安好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她几乎不能思考,就在她愣神的瞬间,门外不知道是谁推了她一把,并牢牢锁住了门。

    “啊!!!!”

    梁安好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是陷入了一个圈套,她疯狂的摇晃门把,试图从这里逃脱出去,可显然是徒劳,她无论怎么做都没有撼动这牢牢的铁门。

    她的尖叫被阻隔在这小小的室内,梁安好惊慌失措的看着屋里的男人们。

    这里的人都是全身脏臭,满脸漆黑的男人,一看就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拾荒者或者建筑工人。

    这些男人哪里见过梁安好这么高级的表子?一时间都被迷了心智,只想把她揪过来好好蹂/躏一发,他们这种人穷得很,平日里哪有钱去解决自己?

    男人的眼睛里一旦蒙上**,那就是凶残的开端。

    “滚开!你们都滚开!”

    梁安好看着男人们一个个起身靠近,她崩溃的尖叫出声,她脱下自己的鞋子对着男人们扔过去。

    “你们不要命了?我可是梁家的人,你们这样做一定会死的!我爸爸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梁安好披着梁家的皮久了,就真以为自己是梁家的大小姐了,这个时候还不忘了了威胁。可男人哪里还管的上这个,他们只看得到梁安好玉白的脚趾。

    那脚实在是漂亮,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她吞下去。

    梁安好的呼救和恳求没多久就淹没在了男人们的喘息声中。

    乔弈森是估算着时间来的,他打开门,就看到一幅群魔乱舞的景象。

    梁安好已经不知有多筋疲力尽了,现在她的眼神已经空洞,应该是反抗的太过激烈吧,她的双手已经被男人们扭的骨折,现在正在软趴趴的荡在身旁。

    抱着梁安好的男人显然是没想到会有人忽然开门,一时间受了惊吓,惹得梁安好呻/吟出声。

    “呵……”

    乔弈森只是简单发出一个音节,所有人的动作都不敢继续。乔弈森不是一个人来的,ben在他身边,还有身后大批的保镖。

    男人们看到乔弈森都安静下来,原本屋子里的辱骂声都小了不少。

    “奕森!奕森!”梁安好看到乔弈森犹如看到了救星:“奕森快救救我……这些恶心的人……他们……”

    梁安好的求救像是带了血一样,他对乔弈森伸出手,他觉得乔弈森一定会来救她一定会……

    “真脏……”

    乔弈森看着在男人中的梁安好,薄唇轻起,无比厌恶的吐出了这个词。

    “什么?”梁安好像是没有听到乔弈森的话,她瞪着眼睛看着乔弈森。

    ben笑了笑:“都停下来干什么?继续啊……”

    ben这话说的恶劣,直接告诉了梁安好,他和乔弈森的立场。

    梁安好看着门外的两个人,忽然间面目狰狞。

    “你们疯了么?我可是梁安好……我是梁家的人……”

    梁安好说这话的时候,全身赤/裸躺在一大群男人身边,看起来哪里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活脱脱是个表子。

    “梁家的人?谁说你是梁家的人?”乔弈森脸上全是嘲讽,他看着梁安好,像是在看垃圾。

    “你已经被梁家抛弃了,你知道么?沐沐小姐……”ben心情很好的开口,他看着忽然间目瞪口呆的梁安好,笑的开怀,似乎是对梁安好现在的境遇喜闻乐见。

    梁安好……

    不现在用该说是沐沐。

    她脸上的血色瞬间完全消退,她不可置信的看着ben,像是看到了魔鬼。

    怎么可能会被发现?怎么可能呢?这件事她明明都已经做了很好地掩盖,任凭谁也不应该发现的啊?怎么会被他们挖到?

    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梁安好的身份是她能够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她如果现在承认了,那就真是毫无生机。

    乔弈森现在还在接受梁家的资金协助,他不能真的惹恼了梁家的人,梁父梁母都相信她是真正的梁安好,只要她再三讨好……说些好话……

    他们不会把她扔下不管的……

    “你们再说什么?沐沐?沐沐是谁?”

    沐沐这话是对着乔弈森说的,看到这个男人沐沐就觉得心脏在滴血,这个男人前段时间的温柔难道都是骗她的么?

    怎么可能?他明明说的那么真实,他明明眼睛对她是有爱的……怎么会一转眼做出这样残忍的事呢?

    沐沐死死瞪着ben,肯定是这个人,绝对是他教唆的乔弈森,是他想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

    “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ben毫不在乎的接收下沐沐想要杀人的眼神,他笑了:“死到临头还在嘴硬,如果可以我还真的想留下你一命……”

    “可惜了……”ben的笑像是最毒的毒药:“你做什么事不好,非要去害点点和他老婆阮小溪……”

    “谁都知道这是乔弈森最碰不得地方,你不但碰了,还把他们都伤的不轻……”

    “老虎尾上拔毛,你觉得自己还能活着么?”

    沐沐这个时候肯定是什么都不肯承认的:“你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和乔一鸣程琳,一个两个都想害我,到底是为了什么?难不成那个表子都和你们睡过,现在你们都这么偏袒她?”

    愚蠢。

    ben看着乔弈森幽暗下来的眼神,阮小溪的坏话是谁都说不得的,更别提这个已经堕入地狱谁都能该踩上一脚的沐沐。

    乔弈森多看这女人一眼都觉得恶心,真不知道自己这几天是怎么支撑下来的:“你觉得你现在说的话还有人相信么?”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