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现在就只能以柔克刚了
    阮小溪已经产生了搬出宋家的念头,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已经到了不能忽视的地步,要不是一鸣和程琳说外面现在不安全,有人在针对乔家的人下手,阮小溪早就已经搬走了。

    “我管不着?”宋舟鸿恶狠狠的看着阮小溪,冷笑着开口:“你在我家住,吃喝全是我宋家一手包办,你现在告诉我我管不着?”

    “……”

    阮小溪没想到宋舟鸿会说出这样的话,如果说阮小溪前一秒还对宋舟鸿这个人有一分感激,现在就全部变成了厌恶。

    阮小溪再搬进宋家之前就把自己所有的钱几乎都给了宋舟鸿,这个人一直的帮助让她觉得受之有愧,所以在金钱上她并不想再有所亏欠。

    “那好,明天我就带着静怡离开这里……”阮小溪说的并不是气话,她本来也没打算一直打扰宋舟鸿,只是阮静怡前段时间身体实在太差,她需要专门的人来照顾。

    可在宋家住了这段日子,静怡的身体现在反而越来越消瘦,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她还会露出一副极其恐慌的样子,看起来像只被吓破了胆的小老鼠,可怜极了。

    宋舟鸿怎么肯让阮小溪走?

    以前的时候他是忌惮乔弈森的实力,现在乔家自顾不暇,阮小溪的性格肯定早就和乔弈森决裂,现在这羊羔已经到了嘴里,他怎么可能会吐出去?

    宋舟鸿甚至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在阮小溪面前伪装,这个女人是自己送到门上来的,她现在没有自保能力,为什么我不能为所欲为呢?

    为什么我不能把她压在身下听她呻/吟喘息呢?为什么我不能把她关在只能看得到自己的屋子里肆意玩弄?为什么我不能让她日日夜夜等着自己的宠幸呢?

    宋舟鸿心里百转千回,他的狰狞面目已经初现,但他还不想直接让阮小溪就憎恨于他,这段日子他辛苦经营不就是为了能让阮小溪主动接受他?

    就这么功亏一篑么?

    “小溪……”宋舟鸿捂住自己的眼睛,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宋舟鸿知道阮小溪一向心软,如果死磕的话,是谁也不能改变她的主意,现在就只能以柔克刚了。

    “……”阮小溪一脸迷茫,她不知道宋舟鸿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喜欢你么?”宋舟鸿叹了口气,他放下手微微弯下背脊:“你这样当着我的面和乔家的人通电话……你知道我会有多难过?”

    “可……”

    阮小溪没想到这个一向高傲的男人现在会这样痛苦,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知道乔一鸣喜欢你,我都知道的……”宋舟鸿看到阮小溪愣神,就知道自己的行为还是有作用的:“你可以不接受我,但不要在我面前和别人这样……这样亲密……好不好?”

    阮小溪看着宋舟鸿的表情,男人脸上夹杂着痛苦和乞求,像是把自己的生死都交到了阮小溪手上。

    阮小溪也曾直接面对过乔弈森当着自己的面和那些新欢旧爱亲亲我我,她知道这样做是何其残忍,只不过她是觉得现在自己和乔一鸣只是朋友而已,也没想到宋舟鸿会这么喜欢她。

    “好……”

    宋舟鸿嘴角不自觉勾出一点诡笑:“我刚刚说的话也很欠考虑,只是气在头上下意识就说了……我很久都没有这样失去理智的争吵了……”

    宋舟鸿这样说还真像是男人因为醋意脱口而出的气话了。

    “对不起……”宋舟鸿看似诚意的道歉:“静怡刚刚不肯吃饭,我才出来找你的,要不要去看看?”

    阮小溪心思被吸引到阮静怡身上,片步都不肯停的往里屋去了。所以她没看到宋舟鸿脸上诡计得逞的阴笑。

    ……

    当完整的调查记录出现在乔弈森面前的时候,ben正叉着腿坐在乔弈森的办公室里。

    “奕森,你也是厉害,看看你自己招惹到了个多么厉害的女人?”

    乔弈森把梁安好的档案拆开之后,越往下看脸色就越是阴沉。

    沐沐……竟然是这个女人……

    ben打了个哈气,这几天可算是累得不轻,梁安好把自己的信息掩藏的完美,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去追根究底,就一定能查出来点什么。

    “要说这个女人也算是有些手腕,她能得到梁家人的认可也是不容易……”ben淡淡的开口:“如果她肯把这些心思用在正途上绝对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可惜啊……”

    乔弈森合上档案,脸色冰冷:“她偏偏就走了一条最阴险肮脏的路。”

    梁安好自从从乔家搬出去,她本以为乔弈森会对她渐渐冷落,却没想到乔弈森竟然对她越发好起来了。

    甚至会请她一起出去吃饭,陪她签一些无关痛痒的合同,只要她说想要什么,乔弈森二话不说就会帮她买下来,他满足她的一切要求,还会宠溺的对她笑,梁安好觉得乔弈森一定是爱上她了。

    一定是这样。

    今天乔弈森约她去宾馆……不用想也知道晚上一个男人约自己去宾馆是什么意思。

    梁安好笑的犹如热恋中的小女人,她精心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还在身上喷了点香水。

    这是她回来之后第一次和乔弈森做,一定要牢牢握住乔弈森的心,让他为自己的身体着迷。

    梁安好等来等去,终于等到日暮西沉,终于等到了快到约定的时间,她踩着高跟鞋愉快地踏上了车,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梁安好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酒店,报上了约好的房间号,梁安好到了房间门口忽然生出来一种不安。

    可她并没有在意,和乔弈森上/床这件事已经占据她整颗心,她怀念乔弈森的身体,她迷恋他身上的所有东西,并且为之疯狂。

    梁安好深吸了一口气,她终于打开了房门,屋子里黑漆漆的,没有开灯。

    梁安好觉得奇怪,这种酒店一般都是有专门的侍从陪伴,而且灯一般在进入之间都是开启的……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