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谁生下来就愿意伺候别人呢
    阮小溪觉得夜里还让下人在门外守着实在是没有必要,可这毕竟是宋家,也不好批判什么。

    “我有点口渴……准备下去喝杯水,顺便看看静怡……”

    这时候阮静怡正被宋舟鸿疯狂折磨着,宋舟鸿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阮静怡日日夜夜缠着他的时候,他对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阮静怡疯了,眼神里全是空洞,他到十分有兴趣了。

    阮静怡手依旧被拷着,这个时候早就因为不断的磨蹭破皮出血……

    “呜呜……”

    阮静怡小声的悲鸣,凄惨极了。

    宋舟鸿越看到阮静怡哭泣越觉得兴奋,一来二去竟然又昂然了几分,抱着阮静怡,把阮静怡死死钉在怀里。

    佣人知道阮小溪的打算马上开始阻拦:“静怡小姐已经睡下了,你现在过去应该会打扰她……她最近情绪一直不是很稳定,您也是知道的……”

    阮小溪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那我下去喝杯水总可以吧……”

    “这种小事,我帮您代劳就可以了,您在这里等着,我下去帮您接……”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你去做你自己的事情,要么就去睡觉,实在愿意在这里守着也行……”

    阮小溪觉得这宋家的人都像是有毛病一样,她有手有脚,为什么非要弄成这副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

    宋舟鸿接到通知,这才从阮静怡身上微微抬起头,阮静怡凄惨的躺在地上,身下隐隐约约红肿,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妈的……”

    小溪为什么这个时候出门?

    宋舟鸿明显还没从**中脱出身:“务必拦住她,否则……你们留着还有什么用?”

    宋舟鸿一声令下,旁人怎么敢不应。

    “阮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们这些下人了……”这佣人知道阮小溪一向心软,这个时候估计是脾气起来了,只能用软的不能用硬的:“我们只是听少爷的,少爷说要我们好好照顾您……我家里还有老老小小……还指望着吃这碗饭……”

    阮小溪本是想硬闯出来的,可一听到这话,就呆在了原地,说不出话来。

    她是知道这些人的辛酸的,他们也是奉命而为,谁生下来就愿意伺候别人呢?

    “好吧……”阮小溪叹了口气,把水杯拿出来:“你帮我去吧……”

    这天晚上的事情就这么被遮掩了过去。

    阮小溪在宋家呆了几天,每日见到的人都是宋舟鸿,她虽然记得乔一鸣的话,但实在不放心程琳的伤势,就打了个电话过去。

    这段时间乔一鸣过得也不好受,程琳自从听了梁安好的挑弄,隐隐约约也察觉出来了些什么,她一次次问乔一鸣梁安好说的是不是真的。

    乔一鸣自然说是假的,甚至还把医生叫出来作假证,这才打消了程琳的怀疑。

    乔一鸣知道那天乔弈森的表现是在骗梁安好,只是他真的搞不明白,乔弈森到底在做什么打算,这个大哥总是会做出些他没办法理解,也没办法猜测的事情。

    “喂,小溪……你有什么事么?”

    乔一鸣现在最不敢接的就是阮小溪的电话,阮点点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他曾去看过阮点点一眼,那个曾经照着眼睛叫他叔叔的孩子,现在在一片死寂的病房里,被大片大片的雪白淹没。

    “没什么事……你上次告诉我这段时间最好先不要出门……”阮小溪心里其实还是挂念点点:“现在事情解决了么?点点还好么?”

    “……”乔一鸣呼吸一窒,他看向程琳。

    程琳听得到那边阮小溪说了什么,她摇了摇头。现在阮点点情况并不太好,梁安好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阴谋,现在阮小溪要是知道阮点点的事情,恐怕惊慌失措中从宋家出来,这不正中了梁安好的诡计么?

    乔一鸣干涩的说,语气喑哑“好……”

    “点点这段时间很好,只是乔家的事情现在很棘手,所以大哥看他看的很严,所以恐怕……不能带他去见你了……”

    阮小溪急匆匆解释:“不,我没有那个意思……”

    程琳和乔一鸣已经为她做得足够多了,程琳身上的伤让她自责不已,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他们呢?

    只是这段时间阮小溪总觉得魂不守舍,尤其是再想起/点点的时候,她满脑子一片空白,总觉得点点是出了什么事一样。

    “既然没什么事就好……我在想要不要去看望程琳?”阮小溪脸上绽放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她最近还好么?”

    程琳也笑了,靠近乔一鸣,对着手机那边说:“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只是这段时间真的不太平,你就别随意出门了。”

    阮小溪在宋家里闷的快要发毛,这时候闷闷的应了下来:“哦……”

    宋舟鸿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阮小溪脸上挂着那种开怀的表情,没有任何的遮掩,她的喜怒哀乐表现的那么明显,她的一举一动满满的都是孩子气。

    为什么她可以对别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为什么她对自己总是有一种若即若离的隔膜?为什么你不能对我放下芥蒂?

    嫉妒在宋舟鸿眼睛里燃烧,不行,她是我的……

    她怎么可以对着别人笑闹?她怎么能和别人说话?她怎么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出/轨?

    “好啊,等到你出院我们一起去……”阮小溪嘴角挂着笑,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宋舟鸿已经到了她的身后。

    “你在和谁打电话?”宋舟鸿鬼森森的在身后问道。

    阮小溪没想到身后会突然出来这么一问,手机都吓的险些扔在地上,她皱着眉头转身,却看到宋舟鸿阴沉的脸色。

    阮小溪直觉得有什么不妙,草草挂了电话。

    宋舟鸿看到手机屏幕上“一鸣”的备注,脸色更是难看,他一步步逼近阮小溪:“呵?一鸣?叫得这么亲热?你想要和他去哪里?”

    阮小溪觉得宋舟鸿简直莫名其妙,她和乔一鸣关系本来就还不错,更不要说她和程琳一见如故,宋舟鸿为什么要干涉?凭什么干涉?

    “这个你也管不着吧……”阮小溪最近越来越觉得宋舟鸿奇怪,以前的时候觉得这是个绅士的男人,可越接触越觉得他深沉。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