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女人的破绽
    当天晚上,阮小溪早早就睡下了,在宋家和在自己家里还是不太一样,这里有很多的佣人,阮小溪被照顾的像是个生活不能自己的白痴一样。

    虽然并不喜欢这样的状态,但阮小溪也能感觉到这样的生活对于她来讲是种负担,可对于阮静怡和自己那还在襁褓中的孩子来说,那就很有必要了。

    宋舟鸿知道阮小溪一向睡得早,他派了人守在阮小溪屋子门口,一旦有什么的风吹草动就马来汇报。

    阮静怡被关在宋家别墅的地下室里,这个地方她在熟悉不过了,毕竟他的洗脑手术就是在这里进行的,这是个让阮静怡畏惧终身的地方。

    可她现在又一次回来了,而且还是那个鬼一样恐怖的男人在她身边。

    阮静怡十分恐惧,宋舟鸿细细品味着阮静怡的无措,他想看出这个女人的破绽,如果她再装疯的话,总会有什么地方是有破绽的。

    可阮静怡真的是疯了,她瞪着一双惊惧的眼睛看着宋舟鸿,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怕他,心里隐约涌出来点点的憎恨。

    阮静怡小腹微微隆起,宋舟鸿知道那里面的是自己的孩子,他很是重视这个孩子,可万一这阮静怡是个大威胁的话,把他们母子两个统统做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好在阮静怡在宋舟鸿面前吓破了胆,表现出来完全是个疯子的模样,可多亏了这点,才勉强的保住了一条命。

    “阮静怡,说实话你还真的给我带了一段时间的欢愉……”宋舟鸿的伪善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对了个疯子还能怡然自得:“所以我现在留你一条命,只不过……”

    宋舟鸿从口袋里掏出来枚药:“你这声音可是留不住了……”

    “不过你放心,这东西并不会让你彻底哑了,不然的话……小溪该会怀疑了……”

    阮静怡在送进地下室的时候就已经被绑的死死的,她只能看着宋舟鸿带了巨大的阴影一步步走过来。

    “这东西只会灼伤你的声道……静怡你见过那些天生声带发育不全的人么?”

    宋舟鸿捏开阮静怡嘴的时候还是那样温柔,甚至是比往日更加温柔了几分。

    “啊啊……”

    阮静怡早就被吓到,宋舟鸿的靠近,让一些本来模糊不清的画面一一清晰,阮静怡脑子中忽然涌出来宋舟鸿也曾经这样逼迫她的情形。

    “你是在回应我的话么?”宋舟鸿看着阮静怡的眼睛,这个女人这段日子被照护的不错,甚至能追的上以前的亭亭玉立了。

    宋舟鸿在阮静怡眼睛上落下一吻:“你以后就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了……真是可惜……”

    “你会发出鼓风机漏风时候那种咕噜噜的声音……”

    药已经被迫塞进阮静怡的嘴里,这药带了巨大的腐蚀性,一入嘴沾了唾液就开始生效,阮静怡被这样的痛苦刺激的神志不清,她拼了命的挣扎,濒死般的嚎叫。

    慢慢的阮静怡叫不出来,她的嗓子火辣辣的痛,只要发出一点声响,就会刀割一样的疼痛。

    宋舟鸿满意的看着阮静怡凄惨的样子,他发现自己还是喜欢阮静怡这样受尽凌虐的样子。

    他慢慢脱下阮静怡的衣服,雪白的**让他情动。

    既然是黑暗中的沼泽种子,最好就越肮脏越好。

    宋舟鸿在阮静怡身上得到了从阮小溪身上不曾得到过的快感。

    阮静怡依旧是神志不清,只不过这样的疯子更能毫不做作的表现出自己的感受,宋舟鸿很享受这样主宰的感觉,他让阮静怡哭,这女人就会在自己身下哀哀流泪。

    第二天阮小溪醒过来,看到的是被锁在轮椅上的阮静怡。

    “呜呜哇哇……”

    阮静怡看到阮小溪就下意识露出一副求救的表情,她虽然不知道人事,但还是知道什么是疼痛的,昨夜那个男人毫不怜惜的予痛,她觉得自己是要死了。

    阮小溪皱了眉头:“静怡,你的嗓子怎么了?”

    宋舟鸿这个时候走了出来,头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

    “小溪,你不要怪我,昨天我把静怡袭击我的事情和医生说了,医生说静怡现在情绪不稳,很有可能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我没有其他办法了……”

    阮小溪听着宋舟鸿的解释,开始他还对把阮静怡绑起来这件事不满,听宋舟鸿这么一说,又觉得这样做很有必要。

    “可你有没有觉得静怡嗓子变得有点奇怪?”阮小溪蹲下身子,抚摸着阮静怡的手,忽然发现她指甲里有深深的泥垢,而且指甲也有劈裂的样子。

    “把她控制起来的时候发生了困难……”宋舟鸿不好意思的说着:“她大喊大叫了好一会,现在应该是哑了……”

    阮小溪不疑有他,她对宋舟鸿还是有几分信任的。

    阮小溪轻信宋舟鸿,这可就苦了阮静怡。

    这几天阮小溪听从了乔一鸣的话,没有出门,宋舟鸿看着阮小溪日日待在家里十分满意,他开始希望阮小溪能再也不踏出宋家大门。

    白天宋舟鸿面对着阮小溪,身上时时刻刻都是发泄不出来的**,晚上等到阮小溪睡了,他就会脱下那层绅士的皮囊,在地下室一次次侵犯没有反抗能力的阮静怡。

    阮静怡身上有着孩子,做这种事情十分危险,可宋舟鸿一旦享乐起来就会不管不顾,阮静怡和阮小溪毕竟是姐妹,长相也隐隐有一点的相似,宋舟鸿就凭借着这一点幻想,在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满足。

    因为宋舟鸿的贪欢,阮静怡和他的接触时间被迫加长,她看着眼前那张男人的脸,十足的恐惧,可宋舟鸿是不会理会的。

    久而久之阮静怡竟然从破碎的记忆里找到了关于宋舟鸿的,这个男人多么可怕冷酷印在阮静怡脑海中。

    这天,阮小溪夜里口渴,刚好屋里的饮水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这时竟然没有热水,阮小溪叹了口气,下床准备去屋外接杯水。

    没想到一出门就看到守在门口的佣人。

    “小姐,您有什么需要?”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