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个阴恶狰狞的念头
    梁安好不知道乔弈森在酝酿着一场多么大的风暴,那即将而来的风波将会像个旋涡一样把她勾缠搅碎。

    阮小溪接到这个不明所以的电话,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不安些什么,可既然乔一鸣都这样说了……

    乔一鸣总不会害她,说不定乔家真的是经历了什么。那么阮点点……

    一想起/点点,阮小溪心口猛然一痛,像是有什么在重重敲击她的胸口,直让人喘不上气来。

    阮小溪踉跄了两步,宋舟鸿在身后扶住了她。

    “谢谢……”阮小溪低低道了声谢。

    “不客气。”宋舟鸿发觉阮小溪这段日子对自己越来越提防,他心里已经开始焦躁,根本无法保持自己理性的头脑。

    他想拥这个女人入怀,他现在对阮小溪产生了一种极强的偏执,他甚是开始希望阮小溪能时时刻刻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阮小溪不大喜欢宋舟鸿碰自己,她走到女儿摇篮前,吻了女儿的小脸蛋,孩子低低的笑出声来。

    宋舟鸿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救赎,身处黑暗久了,难免会对光有种执拗的向往。恰巧在宋舟鸿心里,阮小溪就是那个太阳。

    “静怡呢?”阮小溪抬头问道。

    “她在花园里……”宋舟鸿贪恋的看着阮小溪纯净的面容,他一边向往着这份美好光明,一边又想要染指,他的心态矛盾而复杂。

    这个时间正是晌午,外面的日头那样毒辣,他们把静怡放在外面,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阮小溪看了眼宋舟鸿,叹了口气,这些男人是做不好照顾别人的活的。

    阮静怡这段时间非常安静,安静的就像是个木偶,宋舟鸿也曾试探过,阮静怡就像是不曾看到他一样。

    可越是这样,宋舟鸿越觉得可怕,生怕现在阮静怡虽然不开口,但是要是一说就是什么破了天的大事。

    阮小溪跑到花园,发现阮静怡果然被放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忙把人推进阴凉。

    阮静怡看到来人是阮小溪,这才稍微有了点动作,她对阮小溪露出个大大的笑,可看到阮小溪身后的宋舟鸿之后,又马上露出了畏惧的神色,又端端正正的坐了回去。

    宋舟鸿看着这样的阮静怡觉得害怕,他现在已经慢慢的有了一些人的行为,这让宋舟鸿心存顾虑,看来有必要想些办法……

    阮小溪不知道宋舟鸿现在想的是什么,只觉得妹妹现在生活的比起从前安逸很多,原本瘦可见骨的身子也慢慢丰满起来。

    “静怡……”

    阮小溪蹲下身子,和阮静怡说起话来:“你最近觉得好么?”

    阮静怡疯的厉害,自然不知道阮小溪在和他说什么,只能偏了点头,愣愣的看着阮小溪。

    阮小溪也不泄气,一次次的问:“静怡,你觉得最近开心么?”

    “……”

    在宋舟鸿眼里,他只觉得阮小溪这是在对牛弹琴,可他也不想阻拦,他就喜欢看阮小溪这样温和的样子,和面对自己是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完全不同。

    她是真的关心身边的这些人的。

    “啊啊……”阮静怡似乎是被什么逗乐了,好大一会才支支吾吾的开口:“开……心……”

    这是阮静怡第一次吐露出自己的情绪,也是她第一次正常的回答人的问题,阮小溪开心的几乎能蹦起来。

    “你看到了么?你听到了么?”阮小溪扯住宋舟鸿的袖子:“静怡会说话了!他会回答我的问题了!她……”

    “我知道了……”和阮小溪的开心完全不同,宋舟鸿现在的脸色阴沉不定,他没想到阮静怡现在……

    那是不是说明有一天她也有可能会吐露出什么什么不能说出来的事情?

    宋舟鸿眼睛里迸射出杀气,直把阮静怡吓得缩了缩身子。

    “静怡静怡……你再说一次……”

    阮小溪心思全在阮静怡身上,压根没注意到宋舟鸿的不正常。

    “啊啊……啊啊啊……”阮静怡被宋舟鸿那眼神骇的肝胆欲裂,这个男人非常可怕,非常恐怖……不能再看到他,不能再让他伤害自己……绝对不能……

    阮静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狠狠对着宋舟鸿头上扔了过去。

    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阮小溪不知道刚刚为什么羞羞答答的妹妹,现在忽然变成了这样凶神恶煞的模样,还出手伤人。

    “对不起……对不起……”阮小溪回头就看到宋舟鸿额角全是血迹,忙的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给他止血。

    阮静怡看到血的时候就已经吓得濒临崩溃,她支支吾吾的叫着,从轮椅上跑了下来,在院子里奔来跑去,转眼就不就不见了踪影。

    不过这个阮小溪是不担心的,宋家戒备森严,任阮静怡就这么跑也跑不到哪里去,她现在精神看起来也不太稳定,追上去恐怕不会有什么好处,还会刺激她的情绪。

    “我没事……”

    宋舟鸿神色优雅的接过了阮小溪的手帕,捂在了自己头上,那帕子瞬间就被染得通红,看得人触目惊心。

    “赶快去找医药箱包扎一下,谁也不知道刚刚的东西干不干净,万一破伤风了又该怎么办?”阮小溪只觉得是自己的妹妹伤了别人,自然是要表现出百分之百的关心来。

    “好……”

    宋舟鸿应付着阮小溪的话,一边看向深深的花丛,心中已经生出一个阴恶狰狞的念头。

    阮静怡对他已经有了莫名的敌意,在这么放任下去迟早有一天阮小溪会知道所有的事情。阮静怡现在是有了他的孩子,他不能伤害她的性命……

    但是让一个疯子永远都说不出话来,那不是很容易么?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