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请你不要太为难
    梁安好眼前浮现出阮点点全身是血的样子,他怎么会命这么硬?为什么这么都没有大碍?

    梁安好死死咬住自己的指甲,阮点点必须死,阮小溪也必须死,不然她就永远没有翻身之时,永远没有!

    阮小溪不知道阮点点这个时候情况危急,她在家里照顾好女儿和阮静怡,就出了门。

    程琳是为了她们才受了这么重的伤,她必须多去看望,不然实在对不起成林这段日子对她们母子的照顾。

    “你要出去?”

    阮小溪穿好自己的鞋子,正准备出门,身后忽然传来宋舟鸿的声音。

    “嗯。”阮小溪没有回头,他总觉得最近宋舟鸿的态度越来越不对劲,不同于开始的温柔,现在的宋舟鸿表现出一种偏执。

    比如说昨天晚上,宋舟鸿给她打了电话。

    “喂,小溪,你什么时候回来?”

    宋舟鸿打这个电话的时候,阮小溪已经坐上了回去的出租车:“马上,大概十分钟左右吧……”

    “好,我等你……”

    挂断电话之后,阮小溪没想到会发生突发情况,中途前方发生了交通事故,导致他们堵了近半个小时。

    等到阮小溪回家,就看到宋舟鸿黑沉的脸色。

    阮小溪不知道宋舟鸿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她直觉这个男人现在非常狂暴,最好应该绕开他,不要不小心再把人激怒。

    阮小溪越是想躲,宋舟鸿就越是阴魂不散。

    “怎么回来这么晚?”宋舟鸿盯着阮小溪,仿佛是要把她整个人都穿透一样。

    阮小溪看看手腕上的表“七点十分”。

    晚么?真的晚么?

    “路上遇上了交通事故,堵了车,本来可以在早一些的……”阮小溪虽然觉得宋舟鸿有些莫名其妙,但毕竟现在是住在宋舟鸿的家里,他没有必要去和他争吵,而且她的确是食言在先,让他空等了。

    “真的?”

    宋舟鸿一直都很有很严重的疑心病,阮小溪都已经解释过了,他却依然不依不饶,非要扯着阮小溪把路上所有的情况统统汇报。

    “宋舟鸿,你是不是管得有些太多了?”阮小溪实在是接受不了宋舟鸿疑神疑鬼的态度,虽然她现在是寄人篱下,她现在是答应了宋舟鸿暂且住下来,但是并没有答应宋舟鸿的追求,这个男人一副主宰的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到底是什么意思。

    “……”宋舟鸿哑然。

    “如果你觉得我和我的妹妹在这里暂住会对你有些打扰,我们马上就会搬走,请你不要太为难……”阮小溪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重,这段时间宋舟鸿真的帮了她很多,但是这不代表自己就买给了他。

    宋舟鸿好像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他微微弯了身,掩盖住自己的表情:“对不起,我只是有些担心你……”

    “乔家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他们最近都出了危险,我担心你也会遭到不测……所以一时间有些着急……”

    “小溪对不起……”

    宋舟鸿的话说的真情实意,甚至都要把阮小溪感动了。可宋舟鸿抬头的一瞬间,阮小溪却看到了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阴暗。

    那阴暗消失太快,阮小溪觉得仿佛自己看到的只是虚幻。

    “没事……我有些累了……”阮小溪很累,今天发生的一切都让她自顾不暇,那里还有心情去体谅宋舟鸿的心情?

    阮小溪急匆匆想回自己的房间,所以也没看到宋舟鸿脸上的阴霾。

    “对……”阮小溪说着已经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

    “什么时候回来?”宋舟鸿在阮小溪身后问道。

    什么时候回来?

    他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回阿里?她现在门都还没有出,就要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么?

    “早些吧,最近外面并不太平。”宋舟鸿没有给阮小溪回话的时间,说完就转身走了,只留下阮小溪一个人愣愣站在门口。

    阮小溪到达医院的时候,乔一鸣正在陪着程琳聊天,两个人脸上都是羞涩且愉悦的微笑,不由自主的也感染了阮小溪的情绪。

    “你来了?”程琳微笑着对阮小溪招手。

    阮小溪点点头,把手上的水果放在桌子上。

    乔一鸣给阮小溪让了个地方:“昨天点点也在,你看到了么?”

    “啊?”阮小溪有些恍惚,昨天他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上,跟本没有注意到点点。

    “这小兔崽子,把我的手机拿到哪去了,我想放首歌给程琳听,结果找了半天都找不到,想想才记起原来是被点点带走了……”

    “是么……”阮小溪笑了笑,心说下次看到点点,一定要提醒他不能多玩手机,小心变成个小四眼。

    几个人年纪相当,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及,尤其是乔一鸣本来就性格开朗,不一会就把屋子里的气氛带动起来,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笑的开怀。

    阮小溪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家里的事情一一压下来,让她神经及其压抑,包括今早,她一醒来就觉得心口压了一块巨石,让她呼吸都很困难。

    现在终于是好了很多。

    三个人正是开心,屋外的门忽然开了,走进来的是乔弈森。

    “哥……你怎么来了?”乔一鸣看着阮小溪瞬间僵硬的身体,几个人不觉都有些尴尬。

    “我给你打电话打不通,结果手机竟然在点点的衣服口袋里……”乔弈森说着,没有带任何感情,也没有再看阮小溪。

    他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木然的说:“下次绝对不能让点点一直玩这个东西……否则……”

    “啊啊啊……否则你就打断我的腿……”乔一鸣一把抓住自己的手机,面对乔弈森的唠叨难念有些不耐烦:“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

    “点点呢?他今天没来么?”

    “……”

    乔弈森现在脑子里是医生刚刚的话,阮点点手上太过于严重,性命虽然保住了,但难免不会留下后遗症,也……不保证这个孩子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乔弈森看了眼阮小溪,眼神十分复杂。

    不能让她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

    否则以她的个性绝对会方寸大乱,现在是谁伤害的点点还不由得知,怎么能让她平白无故的担心呢?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