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谁也能看得出来这是一场谋杀
    梁安好害怕的不是杀人这件事情,而是被人揭穿。

    她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阮点点,刚刚管家已经发现了动静,怕是不一会就会上来查看,他如果放任阮点点这样下去,任凭谁也能看得出来这是一场谋杀。

    而她就是最大的嫌疑犯。

    不能,不能这样……

    梁安好平日里不大亮光的脑袋现在却活动了起来。

    管家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刚刚他听到了似乎是小主人的求救?

    梁安好抱起阮点点,她走到楼梯旁,隐约听到管家的脚步声。

    该死的!

    梁安好直接把阮点点从楼梯口扔了下去,阮点点稚嫩的身子在台阶上翻滚,直接就到了最底层。

    “小少爷!!!!”

    随即就响起来管家的尖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梁安好阴险的笑了,她要的就是管家现在的惊慌失措,要的就是管家以为是阮点点自己摔下去的,好让自己有机会处理犯罪现场。

    梁安好把沾了阮点点血的花瓶一点点擦拭干净,放回原处,又用袖口把地板上的血液蹭干。

    “小少爷!快来人啊!”

    梁安好又站在看着全是阮点点痕迹的楼梯,满意地点了点头,迅速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太好了!只要阮点点死了!就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计划!

    梁安好笑了笑,忽然又有些害怕,阮点点真的死了么?

    刚刚她用花瓶把这个孩子砸的血肉模糊,小孩子脑壳薄,她几乎觉得自己能砸出阮点点的脑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把阮点点扔下了楼梯,估计神仙也救不活他。

    梁安好松了口气,忙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在房间里的浴室洗了澡,把衣服也草草的洗干净。

    120很快就到了,上上下下的佣人都骇的魂不守舍,每个人都看到了阮点点那濒死的模样,谁也没有注意到梁安好是什么时候从侧门跑出去的。

    乔弈森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和ben聊最近的时候请,ben也觉得一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偶然。

    两个男人正在商量对策,管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乔弈森看了眼来电,眉头皱了皱,但还是接通了。

    “喂。”

    “少爷!不好了!!”管家的声音明显带了哭腔,乔弈森心里一紧,这是怎么了?从来也没见过他这么惊慌的样子啊?

    “怎么了?”乔弈森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机。

    “小少爷出事了!”管家正坐在救护车内,看着医生对阮点点救治,阮点点头上好几个窟窿,呼呼的出血。

    医生每个人都愁眉紧锁,阮点点这个情况非常棘手,孩子头部大片撞裂性伤口,而且这些伤对于一个孩子来讲实在是太过严重。

    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虽然还有呼吸,但谁都说不清楚,这点微弱的火苗什么时候会停。

    “怎么回事!”

    “小少爷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现在……估计……”

    管家不敢把话说完,当时他看到遍体血迹的阮点点,那么凄惨的场景,他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他甚至以为阮点点当时就会停住呼吸。

    乔弈森在赶往医院的时候,还不知道阮点点是伤成了什么样子,毕竟他家的楼梯也没有多么骏险,就算是从上面跌落下来,又能怎么样?

    可他和ben一起到了医院,手里接到病危通知书的时候,乔弈森才感觉到了绝望般的恐惧。

    管家依然在旁,现在他已经冷静下来,没有了开始那么惊慌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乔弈森不能想象,仅仅是自己早上出了个门,怎么现在就会搞成这样?

    他的儿子为什么会躺在急救室中?为什么手中会接到病危通知书?

    乔弈森脑中已然爆炸,他没有办法去理性的思考,他只能一股脑把怨气火气发在管家身上,他死死抓住管家的衣领,似乎要把人生吞入腹。

    然而ben却觉得这件事太过于奇怪,要说乔弈森家他也去过,他家的楼梯也知道,并不是那么陡,反而为了照顾历代乔家的孕妇,做的较为平缓。

    阮点点就算是从上面摔下来,最多也就是个骨折而已,怎么会到了这种下病危通知书的地步?

    “我那时候在楼下收拾,然后隐约听到一些声响,我赶过来就看到小少爷从楼梯上摔下来,全身是血……”

    管家的语气中全是自责和哽咽,他也很喜欢这个机灵懂事的小少爷,现在因为他的失误造成了这样的情况,就算是乔弈森杀了他他也认了。

    “你!”乔弈森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旁边的ben拦了下来。

    “你说你听到一些声音?是什么声音?”ben满脸全是疑惑,但语气中还是冷静。

    管家现在对那个时候的情况都有些模糊不清了,他现在脑中最鲜明的是阮点点一身的鲜血,他努力回想那个时候的情形:“我觉得我似乎是听到了有人呼救……”

    “呼救?”ben皱了皱眉头,问乔弈森“你家当时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在?”

    乔弈森这才想起来梁安好。

    “有……”乔弈森这句话似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他的表情太过于凶狠阴恶,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阮点点和阮小溪一样都是乔弈森不可触碰的逆鳞,谁敢伤害他们,乔弈森都会陷入一种崩溃焦灼的状态。

    “这就很奇怪了……”ben一点点的分析:“按理说,管家听到别人的呼救……”

    “但是,我也有可能是听错了……毕竟离得太远,我只是听到有动静……”管家不敢确定那个时候到底是听到了什么,毕竟阮点点对于乔家实在过于重要,一个不留神可能会给别人带来灭顶之灾。

    “好,就算不是呼救,只是一点声音而已……”ben平静的说道:“你家楼梯我也是知道的,并不是很高很陡,管家那个时候在厨房附近,走过来的时间应该不管太短……”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