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这都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人
    “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能办成这件事……”

    阮点点慢慢靠近声源,发现竟然是梁安好……

    阮点点是怎么样七窍玲珑的心思,他转念一想,刚刚梁安好说的是要杀人吧!

    阮点点之所以对梁安好这样容忍,全是因为他没有证据,而且梁安好还是爸爸生意上的伙伴,如果不拿出证据来,直接就这么说她做了那些事,恐怕梁安好还会哭诉自己受了委屈,到时候梁家要是追究下来……

    阮点点也体谅自己的爸爸,所以他还不想平白无故的因为自己的任性造成这样的后果。

    阮点点这才才想起来自己手上还有乔一鸣的手机,他本来是想拿到厕所玩会上面的游戏,现在倒好了,有了新的作用!

    阮点点小心翼翼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

    “你说什么?”梁安好这个时候明显有些气急败坏,应该是她的某些条件对方不能满足:“没关系!多少钱我都可以拿得出来,你必须做掉她!”

    阮点点听着这个女人的话,心里暗暗嘲讽,上次想要杀他没有成功,这次不知道又要害谁。

    不过别管是谁,今天的录音已经有了,梁安好是没有办法抵赖的。

    “宋家又能怎么样?”梁安好要气炸了,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忌惮宋家的势力。

    “您可别开玩笑了,上次你让我们去杀的人是乔家的,现在帮里人心惶惶,生怕不小心就搞到我们头上。”

    “这次又是宋家,这都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人……”

    梁安好觉得肺都要炸了:“是我上次不该隐瞒你们要杀的人的身份,他们是乔家的人,但这次不是……”

    阮点点不知道梁安好在说谁,但宋这个姓非常让人注意,阮点点对这个字非常敏感,他隐约记得妈妈说过,她现在在宋舟鸿那里……

    该不会……

    该不会……

    阮点点忽然满心都是恐惧,阮小溪和梁安好应该没什么瓜葛啊,甚至她的妈妈应该都没见过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个女人……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梁安好这时候才懒懒的笑了,似乎是对方说了什么好消息。

    “她叫阮小溪,是个非常喜欢勾引别人的贱女人,你去帮我做掉她,要多少钱我都会给你,上次你们已经惹到了乔家,我可以帮你们离开这里,到时候你们不会有任何危险,而且还能得到一大笔钱……”

    “怎么样?”

    阮点点听到阮小溪名字的时候,全身上下就是一颤,他虽然是早熟且智商极高,但毕竟还是个孩子。

    而且猜测和事实是不一样的,阮点点骇的眼睛瞪得极大。

    现在听到有人要杀自己妈妈这样的消息,阮点点不自觉下意识后退,不小心碰到了身后一个屏风。

    “谁!”

    梁安好听到旁边有声音,追过来就看到带着仇恨看着他的阮点点。

    阮点点根本来不及逃走,梁安好反应实在是太快了,一大一小两个人互相对视,眼睛里都是对彼此的憎恨。

    梁安好表面上保持着冷静,但内心里早已经炸开了锅,她刚刚说的话难道这个小东西都听到了?

    “我刚刚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阮点点看了眼身后,现在情况很不利。现在他知道了梁安好的计划,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她肯定想要杀自己灭口。

    管家在楼下厨房,一般除了打扫没有人会到二楼来,就算他现在大声疾呼,恐怕也会被梁安好捂住嘴。

    阮点点不动声色的结束了录音,把手机藏在自己裤袋里。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梁安好不注意的时候,马上跑回自己的屋子,锁上门尽快给爸爸打电话。

    可是梁安好腿毕竟比他要长的太多,如果被她抓住的话,恐怕凶多吉少……

    阮点点不动声色的撤退,他脑子中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就开始行动,他要巧妙应付梁安好的话,让她放松警惕,伺机逃跑。

    “我只是从这里经过而已……”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梁安好早知道自己刚刚听到了一切,否则对于梁安好来说,要杀掉他就成了必然。

    “真的?”

    梁安好有些犹豫,难道阮点点真的是偶然间从这里经过?

    “我只是想上个厕所而已,你有什么事么?”阮点点一点点后退,眼看就要逃出梁安好的攻击范围。

    “哦……”梁安好稍稍放松警惕,却忽然想起方才阮点点看她仇视的眼神,那分明是得知一切对她恨之入骨的样子。

    不对!他听到了!他全都听到了!

    这个该死的小东西还想要骗她……

    梁安好脸上挂了点温柔的笑容:“点点,那你就去上厕所吧,阿姨陪你……”

    阮点点知道了她要做的事情,他必须死!

    阮点点当然不会被她迷惑,他知道梁安好已经下了决心要对他下手,索性也不再说什么,转头就跑。

    “管家伯伯!!!”

    阮点点在边跑边叫,试图引起旁人的注意。

    “小兔崽子!”梁安好咬牙切齿的追上,她绝对不能让他有机会跑进屋里!

    “管家伯伯!!!”阮点点还想继续叫,头上却忽然一片阴影,他下意识回头就看到梁安好正拿了个花瓶,对着他狠狠砸了下来。

    阮点点虽然机敏,但毕竟还是个孩子,梁安好三下两下就追了上来,脸色狰狞拿起身边的花瓶,对着阮点点的头就砸了下去。

    “!!!”

    阮点点没来得出声,就被重物狠狠敲击,极大地冲击在头脑中晃荡,让他一瞬间就失了神智,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梁安好并没有松了一口气,她拿着花瓶狠狠在阮点点头上砸着,鲜血顺着孩子头角脑顶蜿蜒,染红了地板,也染红了梁安好的手指。

    管家在楼下收拾屋子,忽然听到楼上有什么动静,隐隐约约是有人呼救,下意识就冲楼上喊了一句:“怎么了?”

    这一句话把梁安好从疯狂的杀意中拉扯回来,她看着地上不知道还有没有呼吸的阮点点,心里骇然。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