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对,我要她死
    梁安好看到了阮小溪,那个女人消瘦了很多,不过依旧美丽,像是一株美丽的罂粟花,带着纯洁美丽的毒药,让男人们不由自主的上瘾,为之疯狂。

    梁安好看到乔弈森手指上细细的血丝,心里狠狠一惊,怎么就这么短短瞬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男人并没有看她,仿佛世界里并没有她这个人的位置一样。

    梁安好恨得咬牙切齿,她看着阮小溪的背影,觉得谁活着都可以,这个人绝对不能是阮小溪。

    可她脑海中这个时候忽然想起宋舟鸿警告过她的话。

    “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管你,甚至可以帮你一把,但是……”

    “阮小溪是你碰不得的,你可以去害任何人,只有她,你记住要是她稍微有点什么,我都不会放过你……”

    “就算你是真的梁家大小姐……”

    这话说的极其威胁,尤其是最后一句,让梁安好全身上下血色渐褪,难道是宋舟鸿发现了什么?

    可现在的梁安好被嫉妒迷了眼睛,她现在已经不想管那么多,兴许是无法让乔弈森爱上自己的事情已经让她有了认知。

    就算他和阮小溪又一模一样的脸,乔弈森还是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随着这个认识一天天加深,梁安好觉得自己濒临崩溃。她要杀了阮小溪,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个灾星,她一出现就让乔弈森受伤流血痛苦,她不就是个长相一般的女人么?她凭什么和她梁安好抢男人?

    梁安好咬着嘴唇,她跟着乔弈森一起去了骨科,乔弈森刚刚那一拳真的是用尽了力气,竟然硬生生断了两根指骨。

    梁安好心疼的看着乔弈森缠上绷带的手指,越来越觉得阮小溪是非死不可了。上次的事情没有杀掉阮点点,不过也让程琳那个贱女人收到了惩罚。

    “有什么办法呢,我该拿你怎么办……”乔弈森喃喃道。

    乔弈森想起刚刚阮小溪倔强的目光,那是把他拒之千里的眼神,为什么会这样呢?

    当阮小溪说出宋舟鸿名字的时候,乔弈森刚刚真的有把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打昏带回家锁起来的冲动。

    管她是不是爱他,两个人在一起不就好了?

    一想到把阮小溪囚禁在那间屋子里,让她永远活在自己身边,乔弈森竟然有一点心动。乔弈森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变态,可现在……他却有了这么个变态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克制自己危险的想法,因为那必定会伤害到阮小溪。

    梁安好清楚的听到了乔弈森的低低呢喃,心里更是愤恨。

    该拿她怎么办?

    梁安好恶毒的笑笑,当然是杀掉了好啊。

    阮小溪是打车回到宋舟鸿家的,她一想到到医院里那个挽着乔弈森手臂的女人,心里就一阵绞痛,这分明就是报纸上的那个女人,乔弈森真的和她在一起么?

    这个时候的阮小溪根本不知道还有更大的风波在等待她。

    当天晚上,乔弈森带着阮点点和梁安好一起回了乔家。

    程琳不放心把阮点点一个人放在家里,毕竟梁安好都做出了那样的事情,难说她不会狗急跳墙,趁着乔弈森不防备做出什么事情。

    她想让乔一鸣和阮点点一起回去,乔一鸣如今放心不下的程琳的身体,怎么有心情回去保护点点。

    阮点点也看出乔一鸣的纠结,他软软的握住了程琳的手:“婶婶……”

    这声婶婶叫出来,红了的不光是程琳的脸,乔一鸣脸上也有几分羞晒,可乔一鸣并没有反驳,默认了程琳将来就是他的妻子。

    阮点点心里偷笑,哎呦,这两个人之间都要腻出蜜来了……

    “婶婶,不要不放心我,乔家不是你想的那么弱的……”阮点点拉了乔一鸣过来:“我也可以照顾好自己,你们就好好待在这里,不要担心我了……”

    阮点点调皮的露了个鬼脸,一下子病房里的气氛就好了很多。

    乔一鸣最后还是没有跟着回去,他觉得梁安好刚刚搞出来那么件事情,现在应该会暂时收手,不然肯定会直接把火引到自己头上。

    她不觉得梁安好是这么愚蠢的人。

    当天晚上,三个各怀心事的人一起吃完了晚饭,乔弈森迎来了个好消息,明天ben就要回来了……

    所以今天每个人都睡得很早,乔弈森去见ben自然不可能带着梁安好,梁安好一早上送了乔弈森出门,心里就开始算计昨天的计划。

    他知道现在阮小溪住在宋舟鸿的家里,那个男人深沉莫测,她是绝对不可能不可能有机会在宋家下手的。

    所以说他现在只能在阮小溪外出的时候再做准备,可又怎么知道阮小溪什么时候会出门呢?

    梁安好这个女人虽然在这地方没有那么多的势力,可她现在有的是钱,有钱能使鬼推磨,还怕没人能查得到阮小溪什么时候出门么?

    梁安好打通了上次那个电话。

    这个帮派是她还是沐沐的时候就知道的

    她找的这个帮会不是很大,但是却聚集了一群亡命之徒,用钱什么都能买得到,上次那两个人是她花了大价钱的,所以事情刚刚败露,两个人就自杀了。

    这一点梁安好是非常满意的。

    梁安好只觉得乔弈森不在了就是万无一失,她压根忘记了家里还有个阮点点。

    阮点点其实是不想起这么早的,可他昨晚上不小心把乔一鸣的手机带了回来,乔一鸣手机上刚刚好有个七点钟的闹铃,直接把阮点点耗醒了。

    阮点点揉了揉眼睛,他本是想倒头继续睡的,可竟然有点尿意,所以阮点点决定还是先去上个厕所。

    万万没想到就是上这么个厕所,就上出来这么大的事情。

    阮点点一步一挪的往厕所走,他房间里的卫生间刚好坏掉了,阮点点在心里抱怨,尿尿而已还要走这么远……

    “对,我要她死……”

    阮点点忽然听到女人怨毒的声音,恍惚中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摇了摇头,却依然听到那个声音。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