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这还没死呢,你就哭丧啦
    “妈妈……”阮点点心里一阵难过:“我不想骗你,医生叔叔们说程琳姐姐可能……”

    “可能不会再有孩子了……”

    “……”

    阮小溪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自责像是洪水一样的涌出来把她淹没。

    “不过我们没有告诉她……妈妈你不要说漏了……”阮点点的声音透过电话通传过来,一点点击打着阮小溪的心。

    阮小溪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知道程琳现在面临的是种怎么样的境遇。

    她竟然因为自己想要见孩子的**,让原本一个善良完美的女孩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你们在哪?”

    阮小溪鼻尖一阵阵发酸,可她还不能流泪,眼泪这种东西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xx医院603……”

    阮点点已经有几天都没有见到阮小溪,今天这个电话是想和阮小溪报个平安,没想到妈妈竟然会想要过来。

    “我今天回去看她……”

    阮小溪觉得自己现在身上背负的全是罪恶,她狼狈的走回房间,对上宋舟鸿审视的眼睛。

    “怎么?”

    宋舟鸿摸了摸阮小溪红彤彤的眼眶:“谁欺负你了?”

    阮小溪不自在的后退一步:“我有些事,今天要出门一趟。”

    “是么?”宋舟鸿自从阮小溪踏进他家门一步就不想让她有机会在出去。这个女人明明应该一辈子呆在他的房间里面,日夜张开双腿等着他的宠幸,然后再生下他的孩子。

    阮小溪不知道宋舟鸿现在心里是多么邪恶的想法,他现在担心的全是程琳,所以也没有看到宋舟鸿脸上一闪而过的阴霾。

    “如果我不准呢?”

    “?”阮小溪心神一震,抬头直直的看向宋舟鸿,似乎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呼……”宋舟鸿吐出一口气,脸上又是那种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逗你的,最近外面比较乱,我只是不放心罢了……”

    宋舟鸿可以隐藏了自己阴暗的心思,阮小溪现在还没有稳定,他一直以来都想让阮小溪是心甘情愿投入自己的怀抱,强硬的手段是下下策。

    再说阮小溪这样非黑即白的性格,要是逼得紧了,可能会鱼死网破。

    “嗯……”

    阮小溪没有再多看宋舟鸿一眼,她抓起自己的背包,急匆匆的向医院赶过去。

    乔弈森在公司一整天的魂不守舍,ben今天给了他回应,说让他再忍一忍,过几天他就能回来。

    要是有了ben的帮助……

    乔弈森冷眼看着身旁的梁安好……这个女人就没有多大的用处了。

    他记得那天晚上梁安好的反常,可他一向不是喜欢没有证据就随意冤枉别人的人,乔弈森冷冷用手指关节轻轻敲打桌面。

    他已经派了人去查这件事,如果和梁安好没有关系,他自然不会为难,如果要是有关……

    乔弈森想起那天晚上的满地血泊,阮点点因为鲜血而被浸染的幽深双眼,阮点点的天真完全在这晚上被狠狠洗去。

    乔弈森生在豪门,一直都知道豪门之中孩子一般都成长的困难,也比旁人更加早熟,可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这样……

    他希望阮点点能够快快乐乐,没有任何忧虑的度过自己的童年。像乔一鸣一样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保持那份快乐……

    可现在……

    乔弈森眼前又闪过程琳苍白的脸孔和乔一鸣绝望的眼神……

    这个幕后的人……乔弈森脸上逐渐浮现出阴狠,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乔弈森自从知道程琳身上的情况,就派人去寻找了这方面的专家,他对程琳也是有着浓浓的感激。

    梁安好这个时候正式崩溃,这次的行动不但没有除掉阮点点,还打草惊蛇……

    不过……梁安好脸上出现个笑容,能让那个贱女人不能再生孩子……也算是意外之喜。

    像乔家这种豪门,对子嗣是很看重的,程琳现在被捅了这一刀,就变成了不能下蛋的母鸡,就算是乔一鸣再喜欢,乔家的长辈也不可能同意再让两个人在一起。

    乔弈森看得出来自己的弟弟对这个女朋友还是很喜欢的,乔弈森站了起来,决定去医院再次望一下。

    当阮小溪在病房门口偶遇乔弈森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完全没有任何防备。

    两个曾经那么相爱的人,再次重遇竟然谁也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阮小溪想起乔弈森做的那些事,觉得自己应该狠狠咒骂这个男人,可她却实在没有这个力气。

    阮静怡突然的怀孕,程琳现在的情况,阮点点的归属都让她心力交瘁。

    再说了这是在医院,她也不可能和乔弈森争吵。

    阮小溪没有理会那个男人,转头进了病房。

    乔弈森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遇到阮小溪,看阮小溪转身,他想抓住她的手,可他现在又要以什么身份去阻拦她呢?

    乔弈森站在病房外看着阮小溪领着大包小包的水果放在程琳的床头,程琳和乔一鸣看到阮小溪都是一副高兴的模样。

    乔弈森不由得有几分恍惚,阮小溪是什么时候和他们关系这么好的?

    阮点点没有跟着阮小溪一起进去,他在屋外看着乔弈森脸上的失魂落魄,哼,这个木头老爹明明还是喜欢妈妈的……

    可真是别扭。

    阮小溪在病房里待了很久,程琳惨白的脸色印在阮小溪心底,她不经意竟然就流出眼泪来。

    程琳打趣道:“我这还没死呢,就哭丧啦……”

    “……”

    阮小溪无声地笑了笑,程琳根本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所以还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开玩笑,却不知道到这样的开朗对在场的旁人都是一把尖刀。

    “好了好了……”乔一鸣看阮小溪的模样就知道她可能知道了一切,并且在深深的自责。

    他拿起一个削了的苹果,给两个女人一人切了一半:“吃点东西,吃点东西就不会这么伤怀春秋了……”

    乔一鸣没有任何责怪阮小溪,这件事在他看来全是梁安好的责任。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