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为什么你的眼神里全是怨毒
    阮静怡觉得现在脑中全是刀刃,一下下搅碎她的脑袋一样,太多凌乱的记忆带着巨大的豁口,冲击她的神经。

    “我要……生下来……”

    阮静怡觉得自己已经是支撑不住,她深深看着阮小溪,眼神中带着绝望,她想对她说小心宋舟鸿,非常想……

    阮小溪没想到阮静怡还能有一瞬间能恢复神志,阮静怡看起来极为痛苦,她的指甲已经陷入阮小溪的手臂:“要小心……”

    宋舟鸿今天心情很不错,阮小溪同意让阮静怡进入宋家让人照顾,而且阮小溪还决定陪着阮静怡一起,不然的话她是不会放心。

    宋舟鸿终于等到阮小溪要去宋家小住的消息,他一直想要的一天终于来了,怎么能让他不激动?

    所以今天宋舟鸿来得早了一些。

    “小溪,我来接你们了……”

    阮静怡话还没说完,恰好赶上宋舟鸿进屋,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间,阮静怡眼睛中瞬间爆炸出恶毒的光,那是恨不得把人碎尸万段的模样。

    阮小溪注意力一直在阮静怡身上,她看知道自己的妹妹突然眼神像是淬了读得刀刃,心下怀疑,转头就看到了满脸是笑的宋舟鸿。

    宋舟鸿?

    阮小溪疑惑的看了眼身后的男人,阮静怡和他萍水相逢,为什么刚刚的眼神却全是怨毒?

    “啊啊啊……”

    阮静怡忽然抱住自己的头,在床上撕心裂肺的吼叫起来,那声音凄惨凌厉,哪怕是见惯了大世面的宋舟鸿都不免心神一颤。

    阮静怡忽然像是疯了一样,抬起拳头就对着自己的小腹捶打下去。

    “住手!”

    阮小溪还没有回过神来,宋舟鸿已经到了两人之间,伸手死死捏住阮静怡的手腕,他全身冰寒,看着阮静怡的眼神也是阴冷,仿佛是看这一块没有生命的死物。

    “啊啊啊啊啊啊啊……”

    阮静怡对宋舟鸿的恐惧已经是浸入心脾,如果她现在是清醒,或许因为仇恨还能冷面相对,可现在阮静怡好不容易才出现的人格已经又埋进不知道是哪里的黑暗之中去了……

    阮小溪不知道宋舟鸿为什么这样激动,在她看来宋舟鸿一直保持着绅士的风度,为人温润,是绝对不会这样偏激的关心别人的事情……

    “你……”

    阮小溪缓缓的开口,可却没把话说完。

    “抱歉,我失态了……”宋舟鸿知道自己的行为刚刚是有点不妥,解释道:“我只是看不惯有人伤害自己的孩子罢了……”

    “我有个朋友妻子意外流产,没几天夫人就因为抑郁跟着孩子一起去了,跳楼自杀……”

    “所以我觉得没有人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她现在是疯了,如果清醒的话知道自己做的事一定会崩溃……母亲都是很伟大的,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我对孕妇一般都会非常上心……”

    “嗯……”

    阮小溪听着宋舟鸿的解释总觉得前言不搭后语,又想起刚刚阮静怡看着宋舟鸿的眼神,心里慢慢涌出一点怀疑。

    阮小溪带着阮静怡搬进了宋舟鸿的别墅,一来到这里阮静怡的精神状态就不太好。

    对此,宋舟鸿并没有过多在意。

    “刚刚到新的环境里难免不适应。”他这样对阮小溪说。

    阮小溪想想也觉得是有点道理,就没有过多在意。

    “铃铃铃……”

    阮小溪看向手机,是乔一鸣打来的。

    阮点点他们已经有几天都没有再和他联系了,阮小溪连忙接通。

    “妈妈……”

    阮小溪没想到听到的是阮点点的声音,阮小溪眼睛瞬间就湿润了,她看了看身后的宋舟鸿似乎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在他面前流露出这么多情绪,就索性走出了房门,在屋外去接听电话。

    宋舟鸿看着阮小溪躲避的动作,心中不由得疑问,阮小溪竟然有什么瞒着他么?

    这段时间宋舟鸿对阮小溪变态的独占欲越演越烈,他现在觉得焦躁难安,虽然他知道阮小溪不可能是在和乔弈森接电话,但内心里却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宋舟鸿想着,拨通了铁秩的电话。

    “阮小溪最近有些不对,去查查。”

    阮小溪自然不知道这么短短瞬间,宋舟鸿就已经下定决心派人去查她。

    她握着手机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每一件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程琳这段日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联系不到,程琳是他和阮点点之间联系的唯一通道,如果连这个都断了,她可能再见阮点点一面都是难如上青天。

    “点点,你们最近怎么了?”

    阮小溪下意识就觉得他们是出了什么事,不然不会一连几天都没给联系。

    “嗯……”阮点点想了想,决定隐瞒一些事情,如果他告诉阮小溪,爸爸找了个后妈,现在那后妈正在想方设法的把他弄死,阮小溪该会多么着急。

    “回去的那天晚上,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匪徒,程琳姐姐受伤了。”

    阮点点简单地和阮小溪把最近发生的事粗略的说了一遍。

    “……程琳没事吧。”

    阮小溪光是听着都觉得胆战心惊,她心里也是惦记那个善良的女孩子的,两个人虽然相识不久,却有点心有灵异的感觉。

    人之间的情谊有的时候着真的不是日子久了才能产生的。

    “……”

    阮点点没有立刻回答,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程琳姐姐的事情医生是当场就说出来的,阮点点不是没有听到。

    他虽然还小,但也知道孩子对一个女人还说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看阮小溪对他多么看重就能知道。

    现在程琳姐姐虽然是完好无损的的躺在床上,可……

    阮点点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安慰的告诉妈妈,程琳姐姐没事,可他说不出口……程琳姐姐是为了救他才发生这样的意外,如果他现在说出口程琳没什么大事,未免太冷血了些。

    “……”

    “你们在哪个医院,我去看看……”

    阮小溪听不到阮点点回答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程琳之所以会受伤完全都是因为要帮她,阮小溪心里满满都是愧疚。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