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总是不能阻止罪恶的发生
    程琳一直不能想象,一个女人为什么能狠毒到这个地步,就连一个小孩子都不肯放过。难道她就没想过会不会有报应么?

    阮点点的腿被台阶划出大口子,殷红的血正一点点落在地上,像是绽放的梅花,阴寒又绝美。

    梁安好想得很清楚,阮点点一向和她不和,今天的事情太过浅显,就算是告到乔弈森那里,根据这段时间阮点点的偏激程度,乔弈森也不会相信。

    可能还会觉得是阮点点故意想把她赶走,设计好的。

    梁安好等着阮点点大哭大闹,去向乔弈森告状,现在项目正进行到关键时候,乔氏现在离不开梁家的融资,就算是乔弈森真的相信阮点点,也不可能对她过多指责。

    无论怎么样,到时候父子两人的感情都会出现隔阂,这正是她想要的。

    可阮点点有没有哭,他看着站在楼梯口的梁安好,用了一种极其轻蔑的眼神看她,仿佛在看着一只蝼蚁一样。

    明明是这么小的年纪,梁安好被他看着竟然觉得全身发冷。

    “点点!”

    程琳急匆匆的跑过来,她本是想呵斥梁安好的,可看到阮点点腿上大片的血迹,其他什么就完全顾不及了,只想先带他去治疗。

    程琳想把阮点点抱起来,可却被阮点点推开了。

    “点点……”程琳不知道阮点点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推开她。

    “我没事……”

    阮点点脸色苍白,因为疼痛额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看着楼梯口和她妈妈一模一样的的那个模子,艰难的站起来,冷声道:“你今天给我的,给阮小溪带来的痛苦,他日我定十倍奉还。”

    程琳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会有这么大的魄力,她一直以为孩子在这年纪全都是无恶不作的小恶魔。可阮点点分明不是那样,他身上有种天生的上位者的气质,他现在年纪还小,将来恐怕是要大有作为。

    程琳知道阮点点也撑到了极限,这么小的孩子腿伤成这个样子,恐怕自己再不帮忙,逞英雄就要变成人间惨剧了。

    程琳适时抱起阮点点,她从梁安好身边走过,甚至没有多看这个女人一眼,也没有给她留下任何一个词语。

    梁安好既然敢这么做就说明她有恃无恐,现在就算指着她的鼻子咒骂,恐怕也只是让自己显得跌份,倒不如卧薪尝胆,等到哪天一举把这个女人的额度面具揭穿。

    程琳把阮点点抱回房间,请了医生来帮他包扎伤口。

    “对不起,点点……要不是我那个时候没在……”程琳看了看阮点点苍白的脸色,就低下头不忍心再看。她是真心的内疚,他答应了阮小溪要好好照顾阮点点的,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酒精擦在伤口上,阮点点疼的心脏都开始抽痛。

    要是以前在阮小溪身边,阮点点觉得自己肯定会流着眼泪在妈妈怀里撒娇,可现在……

    阮点点看着空荡荡没有一丝温暖的家,觉得父母这场闹剧真的让他有所成长,至少他现在开始学会理性的看待事物,也更加坚毅。

    “这都不怪你……”阮点点体贴的捧起程琳的脸,正对上程琳的眼睛,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全是真挚:“人总是不能阻止罪恶的发生,只要那个坏女人想要害我,总能想到办法,和婶婶是没有关系的……”

    这件事情程琳和阮点点都没有把具体真相告诉乔弈森,两个人的秘密越来越多,关系也就越来越亲密。

    托了梁安好的福,阮点点的腿这样受伤,程琳借口待在房间里照顾阮点点,阮点点也就有了更光明正大的理由躲在房间。

    两个人更有时间偷偷跑出房间去看阮小溪,也算是祸中生福吧。

    可没有不透风的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不……

    阮点点和程琳这次偷偷跑出去,就被乔一鸣发现了不是……

    乔一鸣尾随着一大一小,看着她们从侧门出去,上了辆出租,乔一鸣挥了挥手找了辆车。

    “跟着前面那辆车,看看他们去哪……”

    乔一鸣尾随着那车兜兜转转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阮点点和程琳终于停了下来。

    乔一鸣在车中看到阮小溪那张活泼美丽的脸。和梁安好那种呆滞完全不同,这才是阮小溪。

    阮点点被程琳转交到阮小溪手里,程琳带着淡淡的笑看着这两母子,目送他们离开。

    程琳今天心情很好,今天天气也很不错,她决定转转再回家。

    她一回头就看到满脸冰霜的乔一鸣。

    “你……”

    程琳没想到乔一鸣会突然出现,那刚刚……刚刚他有没有看到?

    乔一鸣看着程琳目瞪口呆的样子,她一头长发被风吹动,殷红的小嘴微微张开,像是在等待一个吻似的。

    乔一鸣本是十分愤怒的,可看到这个女人毫无防备的模样,心里稍微柔软了几分,可表面上还是那样严肃。

    “一鸣……你好……你怎么在这?”

    乔一鸣一步步逼近:“我怎么在这?”

    “怎么?我的女朋友在这里,我怎么就不能来了?”乔一鸣脸上挂了点意味不明的笑容:“难道你不想让我来?”

    程琳舔了舔嘴唇,狼狈的回答:“怎么可能……”

    她心里有鬼,她害怕乔一鸣发现阮点点的事情,毕竟她是偷偷把阮点点带出来的,她不知道乔一鸣是怎么想的,毕竟阮点点是乔家的血脉,她现在这样做,很容易让他们觉得这是要偷走乔家的血脉。

    乔一鸣不想再逗弄程琳了,女人的脸色都已经苍白,看起来很是可怜,让人于心不忍:“程琳,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乔一鸣的话一落下,程琳的脸色就黯淡下来,乔一鸣应该是全部看到了,甚至可能是从家里就跟着她一起出来的。

    “要是大哥知道了,你知道会有多严重?”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