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不像做出卑鄙事情的男人
    那不是他想要的,至于教育这种事情,一生还很长,总是会有机会的。

    梁安好没想到程林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为阮点点说话,看着两个人的眼神全都变成了恶毒,尤其是在看程琳的时候,甚至比阮点点还要憎恨一些。

    程琳毫不客气的回瞪回去,这个女人比起喜欢乔一鸣那些野女人可是弱多了,经历过那些大风大浪,还在乎这时候一个眼神?

    而且……程琳看着怀里的孩子,要是能把仇恨引导自己身上,可能阮点点还会安全一些。他一点也不想这个懂事的孩子出什么意外。

    乔弈森本来今天就是想多看看自己的儿子,现在因为梁安好的一句话弄得不欢而散,这也算圆了阮点点的想法。

    乔弈森终于带着梁安好走了。

    阮点点知道刚才程琳是在为自己说话,抬头看着程琳的眼神全都是感激:“谢谢……”

    “说什么呢,小鬼,快点准备准备吧……”

    程琳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了,笑着拍拍阮点点的肩膀:“我们该出发了。”

    程琳告诉管家自己要陪阮点点读书,午饭已经做好了,吃完之后阮点点就会午睡,叫他们不要来打扰。

    管家看到阮点点两个黑黑的眼圈,心里全都是心疼,忙的答应了,说绝对不会打扰小少爷休息。

    程琳对阮点点使了个眼神,两个人脸上全是满意的笑容。

    阮点点和程琳趁着走廊里没有人从侧门溜了出去。

    只不过毕竟出门太晚了,两个人打了车过去,也还是晚了半个小时。

    阮小溪这半个小时都没有任何消息,她昨天真的是失策了,应该和程琳交换个手机号码,现在她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被乔弈森发现了?

    还是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不测?

    阮小溪越想越离谱,心里七上八下,整整半个小时走来走去,都没有坐下。

    “妈妈!”

    阮小溪正在着急,忽然听到一声脆生生的男声,她一回头就看到程琳正拉着阮点点,站在她不远的身前。

    阮小溪控制不住得泪如雨下,跑过去就抱起自己的儿子,阮点点也是哭的玉带梨花,程琳在旁边看着觉得这才是母子相聚,上次那个算是什么啊……

    阮小溪一眼就看到阮点点膝盖上的纱布:“点点你怎么了?腿上这是怎么回事?是他打你了么?”

    阮小溪说着就开始脑补出乔弈森对阮点点不善的样子,越想就越是害怕。

    “不是……”阮点点不想让阮小溪知道自己是摔了个大跟头,只能含含糊糊的说:“是我自己不小心。”

    阮小溪不相信阮点点的话,这小鬼从来都会帮他那个不争气的老爸说话。

    阮小溪看向程琳,似乎想听她说出真相。

    程琳才不会顾及阮点点的面子,笑着说:“上次他看到有个人长得像你,就不要命的跑了过去,自己摔得……”

    阮点点狠狠的看了程琳一眼,这么嗅的事情,怎么能让阮小溪知道呢。

    程琳接收到阮点点小狼狗一样的眼神不由得笑出了声。

    阮小溪再次见到儿子,真的怎么也不想放手了,她爱阮点点,这么久了她都没再见过这个孩子,真的像是剜掉她的心一样。

    “点点……你愿跟着妈妈么?”

    阮点点从小跟着妈妈长大,跟阮小溪的感情自然深刻,当下就点头:“我想妈妈,我要跟着妈妈,我不要跟妈妈分开!”

    阮点点说这话的时候,死死搂着阮小溪的脖子。

    “点点,你说的是真的?”

    阮小溪这几天胡思乱想,在乔家条件一定会比跟着她要好上很多,阮点点要是喜欢这样的豪门生活不肯跟他走了怎么办?

    “当然是真的,没有什么比妈妈更重要。”

    阮点点坚定地开口。

    程琳本因为母子相聚的场面感动,听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些异常,阮小溪这是决定要带走阮点点么?

    程琳知道乔弈森是多么看重这个孩子,那男人作为父亲的眼神里全是慈爱,如果他失去了阮点点……

    她带阮点点过来并不是想要帮阮小溪把阮点点从乔弈森身边抢走,而是她看不了这一家三口的想见而不得见。

    现在阮小溪要是真这么做了,乔弈森绝对会发疯。

    程琳看着阮点点:“点点你真的想好了么?”

    阮点点不明所以的点头:“我想好了啊……”

    “哪怕一辈子不能再见你的爸爸?”程琳不相信这个孩子对自己的父亲没有任何感情。

    “嗯?”

    这个时候阮点点才像是刚刚明白了什么,阮小溪的意思是再问他,要让他在爸爸妈妈离婚之后选择谁。

    程琳想的没有错,阮小溪并不打算让乔弈森在看到点点,那个男人太过于偏执,如果到时候看到点点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偏执的事情。

    倒不如……

    阮点点看向自己的母亲,他是清楚妈妈是多么爱着爸爸的,怎么会不让他再见爸爸呢?

    可这次阮小溪注定要让他失望了,阮小溪没有说话,只是温柔又坚定的看着阮点点。

    “为什么要这样?我们不是一家人么?”

    阮点点带了点哭腔开口,他深深爱着自己的母亲,但是他不能说对自己的爸爸毫无感情,要做到永生不见实在太难。

    阮小溪也不想这样,她听到阮点点的问题瞬间就一阵心酸。

    可以想到病房里的妹妹,还有床前那一堆的现金,她就没有办法不对乔弈森死心。

    程琳对阮小溪说:“我知道你多么爱点点,可是要让一个孩子永远也不见自己的父亲实在是太过残忍了,你能做得到么?让点点不开心。”

    阮小溪当然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伤心,可她现在毫无选择。

    程琳看得出阮小溪的挣扎,她昨天听了阮小溪说的乔弈森对阮静怡做的事情。

    这个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但是听上去好像又是顺理成章,可又没有任何证据。

    而且以她对乔弈森的了解,这个男人不像是会做出这么多卑鄙事情对待自己爱人的那种人。

    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呢?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