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尴尬的女人之间的关系
    “他前段时间回来了。”程琳从手提包里掏出一张湿巾,她是真受不了美人哭,要是阮小溪再流泪,她一会也该被感染了,现在她鼻子就开始发酸了。

    “他还好么?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闹脾气?”阮小溪睁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程琳,那里面全是纯净和喜悦。

    程琳这才知道为什么阮点点再没有胃口也能塞进去自己做的那些东西,原来全是怕自己的妈妈担心。

    “放心吧,他很好,他有好好吃饭,有好好照顾自己,点点已经成为了个小男子汉呢。只是……他很想念你。”

    “我也想他……”

    阮小溪把自己偷偷回乔家的事情和程琳说了一遍。

    这才没多久,两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就成为了朋友。

    程琳非常同情阮小溪的遭遇,她虽然不知道阮小溪和乔弈森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究竟是谁对谁错,但是母亲对孩子的思念是人之常情,是怎么也没有问题的。

    “我明天偷偷把点点带出来,让你们相聚……”

    程琳既然答应了点点,现在终于也找到了阮小溪,肯定要遵守自己的承诺。

    “可是最好不要再在这里……”

    程琳闻着重重的消毒水的味道,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阮小溪和程琳都是笑了。

    两个人约好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明天上午十点。

    程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阮点点之后,这孩子笑的眼睛都扬了起来,嘴角上全是闭不拢的欢快。

    “婶婶,我真是太开心了,谢谢你。”

    程琳摸了摸阮点点的头,心里也是同样的开心。

    当天晚上阮点点因为太过激动,一晚上都没闭上眼睛,第二天起床挂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乔弈森昨天晚上难得的回了家,看到阮点点像是个小熊猫一样的模样,忍俊不禁。

    阮点点和程琳眼巴巴的等着乔弈森出门,平日里忙的手脚停不下来的乔弈森今天竟然像是没什么事一样,已经九点多还没赶去单位。

    阮点点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委屈的眼泪,就恨不得把乔弈森轰出家门去了。

    程琳虽然也是着急,但毕竟是个大人,还能勉强站住阵脚。

    梁安好昨天晚上也跟着回来了,虽然她想和乔弈森睡在一起,可乔弈森却说这段时间自己神经衰弱,旁边有个人睡不好。

    梁安好昨夜也是气的一整夜没睡,这会一出门就看到阮点点和程琳正眼巴巴看着乔弈森,里面带了点她说不出的急切。

    梁安好想在乔弈森面前表现出自己贤妻良母的一面,这会正好看到阮点点,眼睛一转就想出了个好法子。

    “点点……”

    软点点证心急如焚,旁边忽然出现一个矫揉造作的女声,女人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正看着他。

    “你最近在家里闷不闷,妈妈带你出去好不好?”

    梁安好刻意说自己是阮点点的妈妈,他觉得这个小鬼已经是很久没看到自己的母亲了,她长得和阮小溪这么像,说不定能蒙混过关。

    这样一来既让这个小鬼对她痴迷,又能让乔弈森看到她另外一面。

    阮点点现在心思泉都在去见妈妈上,就连乔弈森都不想理会,更不要说这个冒牌的梁安好了。

    “滚开!”

    阮点点黑着脸呵斥,他本来就不喜欢这个要抢走爸爸的女人,现在她竟然还敢和自己说话。

    不光是梁安好,这句话一落下,乔弈森和程琳也是愣了。

    沐沐自从换了梁安好的名字,还从没有人敢对她这样说话,都说人点面具久了,就会下意识认为自己真的是这个人,沐沐也是一样。

    她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小崽子活剥了,可现在乔弈森和程琳都在,她只能把自己的真实情绪掩盖,装作出副委屈的样子,看向乔弈森。

    乔弈森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怎么这么小就会说这样不好听的话了,在他心里自己的儿子一直是个小绅士,就算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人也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来。

    “怎么能这么说话,道歉。”

    乔弈森脸色沉下来,和梁安好无关,只是他不想自己的儿子说出这样不中听的话来,孩子还小,应该从小就教育。

    阮点点自然不可能去和这个试图插进他家庭的贱女人道歉,小脸一歪,就是不听乔弈森的教导。

    梁安好刚刚背对着乔弈森,所以这个男人没有看到梁安好脸上刚才那种狰狞的模样,可程琳却是又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了。

    以前她还能说可能是自己看错了,这次程琳再也没办法这样欺骗自己。

    阮点点和乔弈森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僵,就在乔弈森准备好好修理一下这个不听长辈话的小兔崽子时,程琳开口了:

    “梁小姐,如果你不愿意见到点点,就请不要装出这样一幅亲近的模样,很容易让人误会,也让人恶心。”

    程琳说出这话完全是因为心里所想,她看得出来乔弈森和阮点点之间的气氛越糟糕,这个女人越是高兴。

    她看不起这样居心叵测的人,也绝对不会让她的计划成功。

    程琳的身份尴尬,她是乔弈森的弟妹,他可以对自己的儿子横眉相对,却没有理由对自己的弟妹说出什么指责的话来,尤其是这种尴尬的女人之间的关系。

    乔弈森隐隐觉得,梁安好不能让阮点点喜欢还是情有可原,可程琳和乔一鸣都对他满是敌意,这个女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一部分问题的。

    而且看起来这个弟妹并不想是那种会含血喷人的人。

    乔弈森还记得乔一鸣前几天对他说的话,梁安好这个女人一定没有那么简单,不信的话他就去找出来证据,到时候把这个女人虚伪的面具撕下来踩在脚下。

    乔弈森开始以为是乔一鸣是对阮小溪旧情未了,现在看来有这么敢做敢说的女中豪杰在他身边,可能他真的只是正义使然吧。

    乔弈森没有再追究下去,他看出阮点点对他的抵触,如果这个时候他在把这个宝贝儿子凶一顿,恐怕会在他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霾。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