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一定要小心这个女人
    “真的,当然是真的!”

    程琳最受不了小孩子哭了,尤其还是这么可爱的小孩子,一时间语气也有点哽咽。

    阮点点开始以为这个婶婶是爸爸派来监视他的,所以他一句话都不想对她说,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这个婶婶分明是个好人。

    可……爸爸明明不让他出去的……

    这个未来的婶婶真的会为了他得罪爸爸么?

    “不要骗点点……我真的会当真的……”

    “当然是真的。”

    程琳露出一个笑容,让她整个人都看起来娇俏起来:“我可是从来不骗人的哦……”

    阮点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

    程琳被这句谢谢熨的心底暖暖的。

    “只不过……”成林忽然想起来些什么,对阮点点一字一句的说:“就是你爸爸带来的那个女人,我总觉得她不是那么简单,点点一定要小心她……”

    “她给的东西点点一定不能吃。”

    阮点点瞥了嘴:“她给的东西,就算是塞进我的嘴里,我都会恶心的吐出来。”

    程琳没想到阮点点竟然这么聪明,摸了摸他的头:“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是这里真的很大,就算是要帮你找妈妈,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而且还要瞒着你的爸爸,其实还是很难的……”

    “点点你知道你的妈妈可以落脚的地方么?”

    “嗯……”

    阮点点皱起小脸,努力思考:“妈妈从这离开也就只能回家了吧……”

    程琳把阮点点说出的地方记在本子上,答应阮点点去这地方帮他找一找,如果看到阮小溪一定回来告诉他。

    程琳走之前还是不放心把阮点点一个人留在家里,对他再三叮嘱,小心梁安好,如果她要是做了什么伤害他的事情,一定要先给爸爸打电话。

    阮点点很少见过除了妈妈还对他这么上心的人,心里暖洋洋的。

    程琳出门的时候,阮点点抬起小脸对程琳说:“婶婶,你做饭真的很难吃。”

    “啊?”

    程琳这才想起来阮点点这几天吃的全是她做的饭,味道自然和平时不一样。

    阮点点笑着看着这个婶婶,脸上全是调皮:“不过我很喜欢,非常喜欢。”

    有那么一瞬间,程琳竟然被这个小孩子撩到了,看着阮点点那张清隽的脸,心说这孩子长大之后肯定又是个祸患苍生的主。

    阮小溪那天从酒店出门之后,就很少在想起乔弈森这个名字,不知不觉她已经能对报纸上乔弈森的免疫。

    宋舟鸿还是会经常来看望阮小溪,阮小溪的表情越变越少,只有在面对自己女儿的时候才会有那么一丝称之为温柔的表情。

    宋舟鸿隐约知道自己的计划进行的十分顺利,只不过现在乔弈森已经开始反应过来,在经济上的压制已经不是那样明显,乔弈森这个人不愧是生意上的天才,现在宋舟鸿也能隐隐感觉到自己正在受到一些难言的排挤。

    宋舟鸿曾经提议给阮小溪的孩子起个名字,都被阮小溪拒绝了。

    宋舟鸿咬牙切齿,可能阮小溪自己也没察觉到她其实还是渴望这个孩子能让乔弈森给她一个陪伴终身的姓名。

    阮小溪这段时间在家里医院两头跑,忙的筋疲力尽,阮静怡现在情况已经稍微稳定下来,有时候能含含糊糊吐出一些她听不清楚的文字,像是个幼儿一样对阮小溪的完全信任。

    阮小溪看着这样的妹妹,对乔弈森的恨意攀升的越来越高,甚至她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把加害人的帽子扣在乔弈森的头上。

    程琳按照阮点点说的地方找过去,这才发现这房子已经被卖掉了。

    程琳不知道怎么和阮点点说这件事,毕竟阮点点是那么满怀信心,她也不想看到阮点点露出失望的表情。

    程琳正在失魂落魄,忽然觉得自己的手上一紧,她猛地抬头,就看到一个笑的极其神经质的女人,正咧着一嘴黄牙看她。

    “好喜欢……”

    “好喜欢……”

    程琳吓的心跳都慢了一拍,这女人一看就是精神不正常,现在她是看上自己的手提包了么?

    可里面还有自己的手机银行卡,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松手?

    程琳试着扯回自己得的手提包,那女人的力道很大,她根本无能为力。

    “抢劫?”

    “这是怎么回事?”

    “……”

    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围上来一群人,窃窃私语的很多,却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

    就在程琳不知所措的时候,旁边跑出来个穿着警服的警察,用手把程琳向后推去,电棍在疯女人身上碰触,就听到那人一声惨叫就倒在地上。

    警察小哥不知道是追了这个疯子多久,头上全是汗,把程琳的包从疯子手里夺出来,用手铐把女人双手拷住,略带歉意的点头:“实在抱歉,今天上午我们就接到报案,说精神病医院有个疯子跑出来了,现在才抓住,给你带来什么不愉快,不好意思。”

    程琳感激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怪罪,忙说:“不客气不客气,谢谢你了。”

    小警察拿起对讲机对那边说了些什么,对面的人说要带着受害人去警局做个笔录,最近破案率太低,凑个案子。

    这话都被程琳听在耳朵里,小警察挠挠头:“麻烦您陪我走一趟了……”

    “不麻烦,不麻烦。”

    程琳理解警察也是很不容易,索性就上了警车。

    小警察先把这个女人带去精神病医院,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好地方,小警察也没有要求程琳下车,就让她在车里等。

    程琳看着车外来来回回的病人家属,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悲伤,程琳一直是个感性的人,不由得也被这样的气氛感染,脸上也沉痛下来。

    就在程琳百无聊赖的时候,程琳看到从医院里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气质和旁人都不相同,程琳一眼就注意到了她。

    阮小溪今天不能陪阮静怡呆的太久,女儿这几天身体不太好,吃什么吐什么,阮小溪听说之后担心的厉害,准备带着女儿去医院好好看一下。

    “阮小溪……”

    程琳看到那女人的脸之后,喃喃吐出这个名字。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32;&23376;&23567;&35828;&32593;&32;&87;&87;&87;&46;&32;&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26356;&115;&26032;&26356;&113;&24555;&24191;&21578;&235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