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她以后就是你的妈妈了
    每个人都下意识面露惊慌的保护阮点点。

    除了梁安好。

    阮点点看着站在远处的女人,不知为什么他忽然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慌乱中他看到那个女人脸上绽开一个笑容,恶毒又阴狠,像是喜闻乐见一样,她嘴角微微扬起,眼角都带着细细的笑,对他的哭泣熟视无睹。

    她不是妈妈……她不是妈妈……

    阮小溪从来都不会这样看他的,那个人把他当做心头最重要的一块肉,什么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他,怎么会这样冷漠呢?

    “疼不疼?点点?”

    乔弈森把阮点点抱起来,仔细看他腿上的伤口。

    “流了这么多血肯定会疼,哥你就别问了,快让人帮他包扎一下。”

    这个时候梁安好才踩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过来,她脸上带着虚伪的吃惊和关心,恶心的让人作呕。

    “怎么这么严重?”

    乔一鸣这个时候才发现梁安好,梁安好长得实在和阮小溪实在是太像了,他一开始也把这个女人认作了阮小溪,不由得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有些怀疑。

    作为阮点点的生母,怎么能对孩子发生危险不管不顾?

    依照他对阮小溪的了解,她把这个孩子当做心头宝,应该是第一个冲过来的才对。

    “来人……”

    乔弈森害怕阮点点腿上的伤口感染,忙得叫人来帮忙,先把血止了再说。

    “不要……”

    阮点点这话一落下来,所有人都愣了下来,这个孩子在说什么?难不成是摔傻了?

    阮点点眼睛里的泪已经干了,他的眼泪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对母亲的思念,现在他的妈妈不在这里,他的眼泪部位没有必要的东西和人而流。

    “我要见妈妈。”

    乔一鸣看了眼眼前的梁安好,梁安好花了不浓不重的妆,看起来格外的精致,却没有了往日的可爱和开朗。

    他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开口说:“点点是不是摔糊涂了,你妈妈这不是就在这里么?”

    阮点点紧紧抿着小嘴:“她不是我妈妈。”

    “她怎么会不是你妈妈呢?”

    程琳也觉得奇怪,她也见过阮小溪几面,她记得阮小溪就是这个模样啊,虽然整个人气质和以往不太相符,但是那张脸确实是一摸一样的。

    “大家好,我是梁安好。”

    梁安好一点也不愿意被别人误认为是阮小溪,尤其是现在,乔弈森已经承认了他的身份,就凭借宋舟鸿设计的那些事情,和阮小溪离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她才不愿意被人们误认成是那个在这场感情里输得一败涂地的笨女人。

    梁安好一自我介绍,乔一鸣和程琳都是惊呆了。

    乔弈森冷冷地说道:“这位是梁安好,我现在的女朋友。”

    这话一落下如同颗惊雷平地而起。

    第一个炸响的是乔一鸣:“你说什么?”

    “梁安好,是我现在的女朋友。”

    乔弈森丝毫没有犹豫,并且把女朋友这三个字咬的极重。

    梁安好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她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么一天。

    乔一鸣一把扯住乔弈森的衣领,他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阮点点现在还在乔弈森怀里,他不能不顾及孩子的安全。

    “你知道自己是在说什么么?!”乔一鸣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炸裂了,他放弃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因为他这个大哥信誓旦旦能给小溪幸福,小溪那时候快乐的模样让他觉得自己也没看有必要再强留。

    现在!是什么情况?

    “小溪刚刚拼命又为你生下一个女儿,你现在就做出这样的事来!”乔一鸣这才想起来这个女人就是所谓的梁氏的千金。

    他曾也因为这个女人和阮小溪相似的脸孔而惊疑,不过她毕竟不是阮小溪,再像也是枉然,转眼间也就忘了,现在她竟然和自己的大哥厮混在一起!

    这么说来,他也曾听说过这个“千金”的传奇经历。

    梁氏一家到了这一带,梁母就生下过一个女儿,这个女儿生下来脖颈后就有块心形的胎记。可这个苦命的孩子在十岁左右,有天出门管家看官不当,竟然被人贩子拐走了。

    梁母大病不起,梁父觉得是自己没好好照顾妻女,夫妻二人这样悲伤了十几年,有天这孩子竟然出现在了梁氏。

    而且还不是她自己找来,是被梁父发现的,梁父有天下层视察,既看到有个乖巧的女孩子正脖颈后有块心形的胎记。

    梁父念女成狂,非要说这就是他的女儿,这女孩子倒也不恼,从自己头上顺下来一根头发让梁父去做dna,这结果一出来,还真是这家的孩子。

    说的人得意洋洋觉得自己讲了个好故事,别人听后都觉得这个事情真是天网恢恢,可乔一鸣却撇撇嘴:“要是我的话,我才不会这么轻易昏了头脑,这事的确是看似老天有眼,可未免也太巧了点……”

    “要是我的话,定会好好查查,这是自己女儿还好,要是不是而是被什么心怀不轨的人利用了,我的可怜姑娘现在不知道正在遭遇什么不测呢……”

    一想起这些事,乔一鸣更觉得这个梁安好实在是太过神奇了,不但被拐十年光荣回归,而且刚刚好还生了一副和别人一模一样的脸。

    他丝毫没有风度的指着梁安好:“和这样一个女人在一起,你在欺骗谁?”

    “闭嘴。”乔弈森打断了乔一鸣的话:“不准对你未来的大嫂无理。”

    乔弈森当然不是为了欺骗谁,他只是被逼到了悬崖边缘,他很清楚自己还是爱着阮小溪,可阮小溪宁可说出那么自作自贱的话来,也不肯对他稍微做出解释。

    他又能怎么办呢?

    梁安好至少从来都不会说出阮小溪那样伤人的话来,她会像是以前的阮小溪一样对着他笑,会想以前的阮小溪一样温柔的嘘寒问暖。

    这个和阮小溪长的一个模样的娃娃,就算她空洞没有灵魂,留在身边也能让他有一丝慰藉。

    乔弈森对怀里的阮点点开口:“她以后就是你的妈妈了……”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