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的这么像您夫人么
    “我带你回去……”

    乔一鸣想明白之后,对阮点点露出个和缓的笑,轻轻勾了勾阮点点的小鼻子。

    “真的吗!”

    阮点点一直在等的就是这么一句话,这时候手上的玩具都扔在了一边,死死抓住乔一鸣的手:“我就知道叔叔最好了,叔叔是最好的了……”

    乔一鸣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就让阮点点开心到这个地步,心里更柔软了些。

    轰鸣的飞机带着阮点点的思念,把一行人送回了国。

    只是阮点点没有想到,他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回到了乔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却依旧没能看到自己的母亲。

    乔弈森刚刚经历了阮小溪的事情,他没有回家,那里有太多他和阮小溪的回忆。

    公司的事情也不甚顺利,正心力交瘁,就接到管家的电话,二少爷带着未婚妻和小少爷回来了。

    “什么?一鸣和点点回来了?”乔弈森揉揉发疼的头,久违的露出个微笑:“他们回来了怎么也没和我说一声?”

    “当然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啊……”

    阮点点抢过电话,对着话筒大喊大叫,几乎把乔弈森的耳朵都震得聋了。

    “好好好……真是惊喜……”

    乔弈森脸上全是浅笑,温和的像是春风雕塑出的弯柳。

    梁安好走进乔弈森的办公室就看到这个原本总是一脸冷漠的男人开心的像个孩子。

    这才是他放下防备松懈下来的样子么?她竟然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呢……

    这个男人的魅力就像是剂美丽的剧毒,蛊惑人心诱人坠入深谙底渊。

    乔弈森挂下电话才发现梁安好站在面前,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往常的淡然:“怎么了?”

    “我刚刚看你笑的这么开心,怎么是有什么好事么?”

    梁安好带了淡淡笑看他,这个模样像极了阮小溪。

    宋舟鸿非常了解阮小溪,他对梁安好做出了一些指导,让她一些举动看起来更像是阮小溪。

    宋舟鸿觉得梁安好选择了最愚蠢的一条路,代替品永远是不能替代正品的,赝品永远都是做工粗糙的仿制品,不管多么像。

    不过这是她自己选择的,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坏处……宋舟鸿就勉为其难的指点了一二。

    既然是阮小溪的代替品,自然是越像越好了……

    乔弈森也有一时间的愣神,反应过来才知道自己又是认错人了,对一个未结婚的年轻女性,而且又是经济上的合作伙伴做出这样的遐想,实在是不应该。

    梁安好看到乔弈森躲避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是成功了一半。

    “怎么?乔总我真的这么像您夫人么?”

    乔弈森窘迫的喝了口桌上的茶水,没有回答。

    “其实这段时间,我对乔总真是十分欣赏,所以才会拜托你同我一起进行大大小小的事务处理……”梁安好慢慢走到乔弈森身边。

    “我发现乔总真的是个好男人,让我无法抗拒你的魅力。”

    赤/裸裸的示爱让乔弈森没有反应过来。这段时间他是有觉得梁安好在有意无意的勾/引他,但是他都没有回应。

    他是有家室的人,他以为就算是梁安好对他真的有那么几分意思,也不会直接说出来,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这么光明正大的示爱。

    “尤其是你拒绝我可以的示好,这让我对你的看法又提升了几分。”梁安好说着宋舟鸿帮她安排好的台词:“我梁安好是正式像你求爱,不管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家室,我是真的对乔总心生好感。”

    梁安好把自己最近做的事对宋舟鸿说出之后,宋舟鸿对她刻意勾/引乔弈森这件事深深皱了眉头。

    乔弈森这种人酒场里跌爬滚打惯了,怎么会被这种程度的勾/引眯了魂魄?反而还会觉得这个女人不慎检点,就算之前有过几分欣赏都会折损上几分。

    宋舟鸿帮梁安好想出了这个说辞,既可以挽回自己的形象,又可以直接告诉乔弈森自己的意图。

    现在工程正进行到紧要阶段,就算是乔弈森真的不喜欢梁安好,也不能把话说得太过强硬。

    乔弈森看着梁安好那张和阮小溪极其相似的脸,又想起阮小溪在酒店里对自己说出的绝情的话。

    乔弈森心痛欲裂,闭上眼睛。是时候试着放这段破碎的感情了,阮小溪肯定也想看到自己不再纠缠的样子吧。

    “好。”

    乔弈森对梁安好说道。

    梁安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乔弈森竟然真的答应了?这不是假的吧!

    乔弈森睁开眼睛,眼睛里是几乎把梁安好溺死的温柔:“我答应你,梁小姐。”

    “不过我的事情你也大概了解了,我有一儿一女,希望如果以后你能好好对他们。”

    这话几乎是定下梁安好的地位了,梁安好嘴角都要忍不住笑了。

    她自然是不可能好好对待阮小溪这个贱人的儿女的,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怎么能回答不可以呢?

    “好。我一定会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他们。”

    乔弈森笑了笑:“今天晚上我的弟弟一鸣和我的儿子阮点点会一起回来,你和我一起去吧。”

    梁安好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马上就应了下来。

    晚上,乔弈森是挽着梁安好手臂回去的。

    阮点点站在大门口,直勾勾对着大门口,好不容易才看到乔弈森挽着妈妈回来。

    “妈妈……妈妈!”

    阮点点几乎是看到那张脸就哭出声来,颠颠的就跑出去想要抱住自己的妈妈。

    他实在思想阮小溪,小小的身子不要命的跑过来,看的乔弈森提心吊胆。

    “点点,小心……”

    话还没说完,阮点点就被绊了个跟头,膝盖直接摔在地上,皮肉被土地肯破,流出不少血。疼是真切的疼。

    乔一鸣程琳看得胆战心惊,都跑过来看孩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弈森更是焦急的如同被踩了尾巴的老虎,松开梁安好手臂就快步走过去。

    瓜子小说 网 www gzbpico m ,更 新w更快t广 告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